立即捐款

政經

梁天琦,記者被襲不是沙沙石石

梁天琦,記者被襲不是沙沙石石
廣告

廣告

上星期,梁天琦和楊岳橋出席D100電台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論壇。網台不是廣播機構,不受選舉論壇守則規限,主持提問,互相質詢,回應聽眾,時間比較充裕,爭議話題,談得透徹。用足兩小時,心平氣和地暢所欲言,令聽眾對他們的理念,有比較清晰的認識。

我第一次接觸梁天琦,印象不錯。他在港大念哲學,讀過不少書,是一位思考型的學生,絕非一些人眼中鹵莽盲撞的暴徒。梁天琦的「抗爭無底線」、記者被毆打是「抗爭的沙石」,有理論根據,經深入思考。

梁天琦被問到旺角騷亂,有記者被示威群眾毆打,是否應該道歉?梁天琦這樣回應:「年初一的衝突,是對抗暴政打壓的抗爭,至於當中有一些,我覺得是抗爭入面的沙石,是會波及到無辜,我可否就每個事件去評價呢?」

「沙石論」相當耳熟,讀者或許還記得,一位前教育局高官,稱解放軍射殺平民坦克車輾過示威群眾的六四事件,是「中國歷史長河的沙石」,輿論嘩然。梁天琦的「沙石論」,也與民建聯蔣麗芸說法很相似。對警察毆打記者,蔣議員這樣回應:「當時環境混亂,警察錯打記者不足為奇……」被毆打的對象同樣是記者,不過打人的,由示威群眾換了警察而已。
梁天琦的「沙石論」,是有理論根據的,在不少本土網民的言論中出現。他們說,這是一場戰爭,無可避免會傷及無辜,這叫做collateral damage,甚至是collateral casualties,即附帶破壞、附帶傷亡。這種輕描淡寫的說法,是美帝國主義者經常掛在口邊的語言偽術。美國無人機鎖定目標,轟炸恐怖分子的巢穴,匪首被擊殺,數十無辜平民陪葬;為了合理化屠殺行為,美國人就會說:這是一場戰爭,為了殲滅恐怖分子,附帶傷亡無可避免。

記者何辜?

我不知道梁天琦的「沙石論」,與本土網民的理論是否完全一樣:「為了對抗暴政,誤傷記者不足為奇,亦無可指摘。」但記者真是如他口中所說,被磚頭意外掟中而誤傷嗎?大聲申明自己是記者,也被示威群眾圍打,被玻璃樽插傷手臂,情况就像《明報》記者三番四次表明身分,也被如狼似虎的警察圍毆一樣。

對此,梁天琦這樣辯解,他說:「事件如何發生呢?網上有說是有記者追影示威者的『大頭』,如果要保護自己,不受傷、不被捕,掩飾自己的身分,這是抗爭者應有的責任……」梁天琦的回應不是衝口而出的,網上流傳一篇對付記者的文章,標題是這樣寫的:「你們的鏡頭如何對待我們,我們的拳頭也必如何對待你們。」佔中運動時,不少記者被「藍絲」群眾毆打,理由也是媒體立場不公、拍攝示威者「大頭」會成為證據。記者何辜,「藍絲」、本土派、警察都同樣以拳頭磚頭對付記者。請問,在暴力的界線上,你們三者有何分別?

在另一個論壇上,梁天琦再被追「沙石論」,被問到是否認為政府不能打壓「第四權」,但示威者就可以打壓「第四權」,梁天琦沉默數秒後稱:「真係好難答。」後來他再在面書補充:「街頭抗爭者的10年自由重要,還是記者的採訪權知情權重要?真心唔識答。」梁天琦把抗爭者的自由與記者的採訪權、民眾的知情權對立起來,顯然是贊同用武力手段對付可能會暴露抗爭者身分的記者。這就是「抗爭無底線」的意思嗎?

我再問梁天琦:「抗爭無底線,暗殺是否可以做?」梁天琦顯然有思考過:「我們抗爭無底線,但不代表無原則。無底線的意思是,因應當時嘅情况,咩嘢代價都可以付出,原則就係對等武力原則」,「不會隨便打『差佬』,而係受到壓迫,先會用對等武力反抗」。我再追問:「如果警察武力升級,令示威群眾身體受嚴重傷害或死亡,你哋就會用對等武力原則,將武力升級,令警察身體受嚴重傷害或致死?」梁天琦沒有直接回答,他說:「我哋參加社會運動,一直反對社運精英領導,主張由群眾自發佢哋的抗爭方式……」意思很清楚了,武力升級與否,由示威群眾決定。他不是領袖,也不是領導,群眾的任何行為,與他無關,毋須負責。這是不少本土派組織的行動邏輯。梁天琦的回應,我一點也沒有意外。但不幸的是,警察的武力可以不斷升級,群眾的武力,可以升級到哪裏去?

尼采金句 願勇武年輕人聽入耳

前幾天,曾參與六七暴動的「少年犯」開記者會回應旺角騷亂。他們說,六七是愛國的「反英抗暴」,警察濫捕鎮壓打傷示威者,他們被迫暴力反抗;今天的「旺角暴動」,「暴徒」反對共產黨,示威者是反中亂港,影響香港治安,與當年對抗外來入侵者截然不同,兩者不能相提並論。

如果將「六七暴動老人」換了「本土派」,將「反英抗暴」換了「反抗中共殖民統治」,50年前的「左仔」,和今天的勇武抗爭者,我看不出有絲毫分別。他們的思想相當一致:只要目的正確,如何殘酷和暴力的手段都可以用。

論壇結束前,楊岳橋引述尼采金句,語重心長與梁天琦共勉:「與怪獸搏鬥時,千萬不要令自己也成為怪獸。」但願勇武的年輕人可以聽得入耳。

可到重溫梁天琦對楊岳橋的新東補選論壇

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還有劉志成、黃成智、周浩鼎、梁思豪及方國珊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