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顧乾玥

現就讀於英國林肯大學電影電視系 網誌

社運

公民社會與小農基因——兼論新東補選

公民社會與小農基因——兼論新東補選
廣告

廣告

「旗幟高舉,群眾聲討不甘安於封建制度裏,迷信上街真理會達到」

這曲數年前唱至街知巷聞的年少無知,在這次新東補選前夕,再聽一遍,着實百般滋味在心頭,而恰巧最新民調顯示本土派代表梁天琦兄支持度達十二個百分點,這也讓筆者重新檢視此一「亂世」之中,是否依然堅守著自己相信的價值與政治信仰,亦期望藉此一拙文與主張票投本民前梁天琦兄的各方友好作一討論,順道也能一解鄙人之困惑。

以武制暴之旗號自去屆立法會選舉後迅速冒起,而其各類主張亦得到不少群眾的支持,然而,在是次補選的過程當中,筆者聽到最多的論調為傳統泛民帶領香港民主運動三十載而毫無寸進,所以寧票投激進右翼以換取希望,然而,閣下的希望與願望是否能夠通過一紙選票而達成呢?從八八直選至今,我們寄望過港同盟與民主黨致其曾於二十席的直選議席當中豪取十三席及至本世紀初對之失望而票投公民黨,及後之社民連、人民力量與新同盟,如今又投向本土派的懷抱,而更甚的是,三年多前,我們也曾厭倦商人治港而為黨員特首吶喊助威,最後香港之淪落,你我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在這三十多年間,不斷希望然後失望,但閣下有沒有反思過,原因何在,自己到底為何投票支持該後選人,是因為後選人的政治理念與自己的想法真的確切無誤,還是有着其他原因呢?

而且作為本土派重要旗手的資深傳媒人黃毓民議員在不足十年間兩度創黨,兩度退黨,即使光譜、路線相近,亦不可能在所有議題上的立場亦步伐一致,然而他亦選擇退黨,箇中原因為何,作為一個成熟的個體,難道真的沒有問問自己,到底相信那一套嗎?更重要的是,其更於自己的著作當中聲言,議事堂比像皮圖章更不堪,如果議會制度在他口裡是如斯不堪的話,其屢次出選又所謂何事呢?

而更讓筆者失笑的是,本土派諸君聲言,票投天琦兄,香港才有活路,然而,作為一個民智稍開的香港人,怎麼把所有的寄望與責任都投放在一個九十後的身上,猶如中華五千年,由夏商周至晩清,我們不斷祈求堯舜與康熙等明君的出現,而自己從未把自己相信的一套,付諸實行,如果你們真的相信以武制暴,當本土派各大老擲磚的時候,你又會否緊隨其後,擲出第二塊,如果你不敢,那麼你又是否真的相信以武制暴呢?如果不是的話,你相信的又是什麼呢?即使你真的是以暴易暴的信徒,那麼不才實在未搞懂,即使你犧牲了,又能換來什麼呢?別忘記,我們「偉大的」領導人曾經聲言,殺他二十萬人換二十年安定,在這個政權的治下,人命如草芥,何必作無謂的犧牲呢?

我們既然追求公民社會,公民覺醒,曾經喊過,希望在於人民,請你記得,相信人民,而以筆者之陋見,如今非暴力抗爭仍為主流,生於亂世,我們都有責任,為建構公民社會而努力,而非只指望政治明星,畢竟,我們不要只問國家能為我們做什麼,而要問我們能為國家做什麼,我們更應該反思,自己的政治信仰是什麼⋯⋯

假如你認為議會失效,制度崩壞,即使進入議會亦只圖進佔主席台,那麼仿效臺灣太陽花學運,走街頭抗爭路線就好了,何必碰建制這趟渾水?再者,先不論梁氏之勝算是否比建制大黨周氏有過之而無不及,而即使其當選後,議會內的盟友亦只有精通帝王術的「流氓教授」,他到底會否成為繼陶君行、劉嘉鴻、黃台仰之後另一個兒皇帝,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而假如最後歷史重演的話,曾經投票支持他的你們又會否後悔呢?而大概閣下也不會願意成為機會主義者的工具吧!
相較之下,獲傳統泛民政黨支持的楊岳橋進入議會會否有助泛民團結呢?如果你依然相信議會制度,相信一國兩制有險可守,何不票投楊岳橋呢?而在票投楊岳橋之後,願,我們都能夠堅守自己相信的價值與信仰,讓公民社會切切實實的植根香港!
願,舊日所相信價值不必接受時代的糟蹋!

願,新東諸君都能投下捍衛價值信念與忠於自己的一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