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岑敖暉 Lester

前學聯副秘書長 網誌

政經

梁天琦有承擔,但我選擇楊岳橋

梁天琦有承擔,但我選擇楊岳橋
廣告

廣告

想打很久,但不知從何說起,看到 Donna Yau(游月華)的status,終下定決心淺說一下我對明天選舉的看法。

第一次見alvin,是928下午在西區警署。為何印象那麼深刻,主要是因為折騰了超過三十小時後:通宵佔領後被捕、不獲保釋、搜屋、發燒,整個人已經完全不知道怎樣去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要知道,以現在的情況來說,不獲保釋、四十八小時後上庭和搜屋這些事情之前是從來沒想象過會發生在社運、政治案上,公民廣場那一次應該是第一次),然後楊大狀來見我的時候,第一句就是說:「開始佔中了,已經有五萬人衝了出干諾道中。」我的反應是:「…」對這句話,我當時是完全理解不能,不怎樣把這當作甚麼的一回事,沒想到這原來會是影響這麼深遠的一件事。當時的感覺僅僅是覺得很安心。因為當時其實是完全不知會發生甚麼事情,所以看到有律師探訪個人是會定好多、踏實好多。

此外,還記得佔領之前,義務律師團的核心人數很小,但雨傘出現後開始越來越多律師加入義務律師團。但到了後期,人數又開始減小,再加上有部份義務律師開始不太認同抗爭者的手段,加上警方的濫拘濫捕越來越多,經常都聽Donna呻話好少人做得好辛苦。但無論發生甚麼事,始終這個義務律師團都有一堆十分堅實的核心,肥仔文律師、donna固然是人所共知,而alvin也是這批日跑夜跑的核心之一,因為楊和他們始終相信:無論怎樣不認同抗爭者的手法,他們都是為香港付出的人,他們的法律權利絕對應該有人替他們捍衛,他們從沒想離棄處於弱勢的抗爭者。(當然這個核心不只三人,還有很多默默付出的朋友)

這是我所認識的楊岳橋。我絕對願意投他一票,讓他能夠打敗鱷魚鼎,頂走佢走入議會。

至於梁天琦,我其實對他的為人相當有好感。以往本土派的政治、輿論領袖,都不是以帶上希望為中心,訴諸的,往往是建基於仇恨。但在選舉過程中,我看到的梁天琦不是一個這樣的人,他靠的不是去攻擊他人(所謂的左膠吧)去建立自己的品牌,而是正面地述說自己的政見、想法,在這點上,我是希望將來的本土派領袖都不再需要去透過肆意攻擊、人格抵毀他人、散播不實謠言去建立自己,而是能堂堂正正地述說自己的政見(建國就建國,說獨立有何不可?)。又,梁天琦真正算得上是本土派中少數能夠有承擔的人吧。他不是只叫人去做、自己躲在網上敲鍵盤、做了又不會承擔責任的人。在年初一的事件後,他稱得上是有承擔有突啦。

況且,他和很多的人將來要面對的刑責是極其嚴峻的:暴動罪罪成的量刑點是五年。另外,我也認為他是一個願意思考的人啦。還記得他最初回應打記者的問題上,受到很多人的不滿。但觀乎他後來的回應,似乎他不是一個不會思考、不會反思的人,可能有很多地方他沒有想得很清楚,但一個願意思考的人在香港,我認為真的已經算是難得了,尤其是互相攻奸情況這麼嚴重的政治、社運界。再者再者,一個未畢業的大學生願意走出來,面對刑責、面對選舉,是很難很難的,這點我相當明白,所以我絕不會懷疑他的用心。縱使我對他很多的觀點都不同意,但對於一個會思考、頗有承擔、真誠的人是很難讓人覺得討厭的。

再者再者再者,暴力抗爭派和非暴力抗爭派一定不會是對立的,長遠的抗爭路上一定可以是、並且會是互相補足、互相壯大的。建立一個較理想論爭民主運動的氛圍,不再是極度cynical的屌屌屌的話,對那方都有好處吧我想。

有人說這個選舉不是選人,是選政治路線。我不會把這個選舉認定為路線之爭,如果是路線之爭的話,明顯地兩方都沒有勾劃出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願景、路線是怎樣,有的只是手段而,僅是手段而已。泛民主派需要革新政治路線,這是他們早該在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就已經要開始想的問題,可是他們對於這三十年的檢討、反省、整理,明顯是不合格的,這我相信沒有太多人有異議。至於梁天琦所代表的本土派,需要在手段上清楚說出自己的想法,但對於政治路線,尤其民主運動(或建國革命)的路線,是沒有任何內容,只有手段。沒有路線、綱領、願景,再清晰的手段都只是空談而已。

因此,我期望的是,在半年後的大選舉,可以真真正正讓政治路線、民主運動前路的討論搬到台前,這我認為是所有非建制派候選人參選必須要負上的責任。

今次的選舉,對於我來說,只有一個意義:踢走 鼎。在這個星期發生的事,我相信沒有人可以下一個結論說議事規則完全無用。因此,我絕不會對梁振英、曾鈺成和自由黨投下信住的一票,反之我對他們投的是絕對不信住的一票,因此七號楊岳橋會是我這個選舉中的惟一選擇。

最後,不要花太多時間在網上互相「抽水」。會投六號的點都會投六號。但今次選舉的關鍵應該游走於黃成智、楊岳橋和游走於方國珊、楊岳橋的選民,花點氣力去說服可能投方、可能投黃的親人、朋友棄方投楊、棄黃投楊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