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誰會視問責者為鬼?

誰會視問責者為鬼?
廣告

廣告

周六(2月27日)是教協近廿年來首次舉行的理監事選舉政綱諮詢會,和所有其他相類場合一樣,一辯論起上來火花自然不少,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辯論交鋒,有人以為會有傷和氣,有人相信是思想砥礪,我不想就此即推說是甚麼文化DNA,又或者說成中西之別,不過,修養足夠或不,思路合邏輯否,的確是有影響的。

因為會上爭辯或遭受批評的餘怒未消,會後的感言難免也失諸偏頗。一位教協理事就竟然聲言,其所見到的不監察帶來進步,而是破壞互信和引起分化,他還說,「要證明候選監事不是鬼,請提供符合現實的『橋』,才可推動進步。」監察問責在民主組織裡的意義,任何民主入門書籍,甚或中學通識教科書都有載列,不必筆者贅言,至於指控他人而不提證據,更反過來要求人家自證清白,則似乎遠離論辯的基本原則了。

至於所謂「橋」(點子),進步教師同盟的朋友和我都提過不少,可謂俯拾即是,下文略舉若干,不是要摃起自證不是鬼的責任,而是立此存照,以免那種罔顧事實抺煞進師盟建設進言的歪論擴散。

【班師比終成重點】

先以馮偉華在諮詢會上一開始便說的、來年作為主打的「班師比」為例,我敢斷言,我是較早提出這個問題的人之一(「之一」可否刪去,就交由政策歷史研究者來說吧)。約十年前,我已在教協內部指出班師比的問題,我約略檢索一下,2007年已有文章在《教協報》發表。2012年我獲選為監事後,在監事會會議上,在會務研討日裡,我都明確建議過教協著眼於班師比,甚至主動提出可以協助理事會進行較嚴謹的調查,作為爭取的實據,終於,到了2016年,馮偉華以此為政綱重點了。我以為這是又一次反應遲鈍的,不過也有朋友指出,遲來比沒來好,何況,這是「教協速度」,還能求甚麼?

【工業行動部署付之闕如】

另一個進師盟早有進言的例子是關於工業行動的部署。教協是一個工會,爭取合理權益的手法自然包括工業行動,層次由按章工作至工業行動不等,眼見教協過去多集中在社會運動式的施壓,似乎未有組織工業行動的前期預備,莫論計劃,而我們深知沒有較好的預備,往往難以行動,所以進師盟仝人由盧日高帶領,參考了國外教師工會的經驗,提出了工業行動部署的建議。我們不敢說這份建議完美無瑕,但作為集思廣益的起點實在也不賴。至於馮偉華閣的理事是否聽得進耳,觀乎2014年928後教協發起的罷課,連罷課、罷工也搞不清楚,則看來進師盟的建言是付諸流水的了。

【輔導計劃石沉大海】

雨傘運動記憶猶新,928後,不少學生都有不同程度的介入,由中學生到現場靜坐集會,到小學生看新聞報道,可謂不一而足。作為公民,進師盟仝人也有一定的參與;作為教師,我們更預見對激烈的場面和政府不義的回應,對學生情緒會有所影響,所以我們即制訂好計劃,邀請教協聯合行動,做好學生輔導的工作,這是教師的本份,也可說是守好運動的後門。當時教協理事會的回應是他們自會推動,結果呢,不消提,坐擁龐大的資源,卻沒有負起相應的責任,用來形容教協,實不為過。

【幾經艱難才設FB專頁】

我不知道這位理事自己還記得否,他的忠言在教協理事會裡也有逆耳的時候。例子之一是教協開設Facebook之議。幾經建議,教協遲至2012年9月才開設第一個FB的群組,2014年4月才開設專頁,我還記得,2012年的一次常務會議上,不少理事還在鄙夷網上輿情,大有埋首沙堆之嘆,我作為列席監事指出,那時學民思潮的FB專責已有16萬個LIKE,當時席上眾人頗有如夢初醒、嚇了一跳的迴響,往後的發展這位理事必定比我更熟悉,為何一個九萬會員的教師工會搞到要在FB賣廣告宣傳專頁,自然有其理由或苦衷,網民失笑之餘大抵也不必苛責。

【法律支援的樓梯聲響】

還可一提的是教協成立法律支援隊伍一事。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建議是來自余惠萍的,那是近廿年前了。到了2003前後,我也鄭重提過建議,甚至有一定的財務估算。2013年我也聽過這位理事的相近建議,我當然樂見其成。不過建議還建議,像家庭生意的當家第一次聽現代管理的課,飽受衝擊之餘還是要慢慢消化的,我不知道有關建議到了當家們的消化系統哪一部位,能夠在排出體外前吸收營養就最好,我作為兩屆的監事,自然明白教協有教協的速度。

話說回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說的不只是教協速度而是問責者的憤懣,不去反思教師工會如何取得教師的支持,反而動輒暗示批評聲音是「鬼」,難免錯跟了抗拒接受問責的步履。教協中人裡,的確有視之為私產而拒絕接受問責的勢頭,我會另文再論,這裡要說得明白的是,這位理事大有可能錯跟那步履,而不是說他自己本來如此。以上略舉的例子只是進師盟積極進言的一鱗半爪,我希望有關理事要求人家自證不是鬼,是只因其自衛機能運作正常,而不是真的淪落至傅振中、陳淨心之流動輒罵人漢奸的水平。

(2016.02.2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