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第四十九屆編輯委員會——「璞序」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為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官方出版刊物的機構,出版刊物《Jumbo》。作為大專傳媒,本會必定在校園以及社會上擔當監察報道的角色,理性分析、啓發思考,保障同學的知情權;並在文藝生活方面著墨,務求以多角度文章呈現予讀者。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busueb 網誌

文藝

【Jumbo】經典不是陳舊──談改編動畫與原作的對比

【Jumbo】經典不是陳舊──談改編動畫與原作的對比
廣告

廣告

原載於《Jumbo》48.4 P.52-63 《斑斕笑淚 揮灑銀幕》
ISSUU連結:http://issuu.com/_hkbusueb/docs/jumbo48.4/1

有些動畫電影的題材雖是圍繞兒童,卻是拍給大人看;它提醒你一些早已遺忘的特質,以兒童角度點出成人世界的缺憾。暢銷小說接二連三地製作成動畫搬上大銀幕,把平面文字立體化的過程中,為迎合主流製片路線,許多原著內容都被改頭換面。坐在戲院的觀眾,只看見被肢解出來的一部分,很難獲得完整的感動。那些熟悉的動畫電影背後,藏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活在大人心中的小王子

「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

由法國作者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創作的兒童文學經典《小王子》,電影版本選擇了原著「童真」的一塊作為基礎,在原本故事以外加入新故事線。在一切事物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條的城市裡,小女孩服從母親安排的人生計劃,直至認識了鄰屋的飛行員。她接觸小王子的故事後,才找回小孩應有的好奇心和夢想。電影嘗試用雙視角敘述,把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融合,並以和小王子分開的飛行員作媒介,向觀眾展現《小王子》優雅獨特的世界。

以改編動畫而言,《小王子》並沒有失去原著小說的感動。一些經典段落都完整地呈現了出來。玫瑰與王子、王子與狐狸之間的微妙關係,給觀眾留下了無限的想像空間。「正是因為你為你的玫瑰花了時間,這才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使沙漠更美麗的,就是在某個角落裡,藏著一口井。」一句句富哲理性和韻味的對白,使原著和電影自然地銜接起來。雖然因為情節的安排,書中酒鬼、點燈人和地理學家等多個角色被刪去,這一來是為了配合電影的主題,二來是因故事分為兩條主線,容不下太多內容;但動畫正正抓緊成年人世界罕見的純真和幻想,尖銳地刺中觀眾心坎中最柔軟的地方。很多人懷著歡樂心情進入戲院,期待是一套童趣愉快的動畫,卻帶著淚水和滿滿的感動離開。這就是《小王子》的魅力,你和我心中都住著的那份童真,只是它似乎一直在沉睡。

埋葬希望的地方

「為何媽媽和螢火蟲都那麼早死?」

在《小王子》故事風靡全球的同時,另一套小說改編而成的動畫電影《再見螢火蟲》,因作者野坂昭如的離世再次走進大家的視線。《再見螢火蟲》取自作者的親身經歷,生於軍人家庭的清太,二戰時家園被砲火摧毀,母親被炸死,只是國中生的他獨自帶妹妹節子到親戚家求助,卻因父親的軍人身份遭受歧視和冷言冷語。為了妹妹的安全和擺脫寄人籬下的生活,兄妹遷至附近的防空洞居住。他倆一開始過得尚算快樂,但在缺乏食糧的情況下,節子因營養不良而去世,兩人的堅強始終逃不過不幸的命運。

在電影中,螢火蟲是希望的象徵。在故事末段,螢火蟲的光芒圍繞兄妹的靈魂,靈魂留在人間,看著遠方繁華的現代城市。這仿佛提醒世人不要忘記,曾經有無數的生命喪生戰火,沒有像樣的下葬,甚至比不上螢火蟲,有一個供人思念的地方。因此,戰亂中的親情顯得更難能可貴,兄妹倆的母親去世時、清太為生病的妹妹去偷農作時、小節屍體被火化時……在混亂的時世下,兩人相依為命、流離失所的困境,看著年輕的生命逐漸逝去,不禁令人鼻酸。《再見螢火蟲》和《小王子》的角色,同樣加入了真實背景。《小王子》作者Antoine的職業是飛行員,1943年在一次執行任務中失去蹤影;《再見螢火蟲》中的清太,包含了野坂昭如當年沒有好好保護養妹的愧疚,這些現實的元素,均為故事增添迷人之處。

改編動畫商業化

《小王子》作為經典作品,其改編電影令全球《小王子》愛好者充滿期待。當書中的小王子躍動在銀幕上時,我們發現這再不是原著中憂鬱的小王子。美國荷里活式的製作格局,把原來書中的哲學性內容刪減不少,換上大眾化的人物設定、情節發展和題材。或許填鴨式教育下小女孩的成長,更貼近這個世代的觀眾,也更具戲劇張力。但這種勵志式的故事走向和大團圓結局,令人聯想起太多類似的動畫電影。新故事線也令原著中內斂的情感變得過份張揚,雖然用作者手稿為基礎製作,講述小王子故事的定格動畫,是想保留原著中的法式浪漫和哀傷;但在這種雙線敘述下,小王子的故事反而成為了附庸,變成襯托小女孩成長的存在,始終是可惜。

同樣的商業化考量,可以在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改編動畫中看見。有評論指《再見螢火蟲》作為反戰電影,不交代戰爭背景是一大敗筆。觀眾把著眼點放在兄妹的感情上無可厚非,但整套電影都給人壓抑、喘不過氣的傷感,悲劇色彩過於強烈。儘管未曾欣賞原著的人,在開首看見倒在車站的清太,也能預見兄妹悲哀的結局。最後,電影似乎只餘下感人和催淚,反倒弱化原著期望傳達的訊息──戰爭的殘酷、人性的殘忍。

另一套吉卜力工作室製作的改編動畫電影《哈爾移動城堡》,與原著英國兒童魔幻小說《魔幻城堡》的差異亦頗大。首先,與宮崎駿的《天空之城》、《風起了》等作品一樣,改編後的情節融入了一貫的戰爭主題。作品以軍人、軍艦和戰爭作為電影背景的畫面,卻滲透原著無意要渲染的和平反戰概念。另外,主角們的形象也因愛情線的突出而作出調整,原著中的「豪爾」是花花公子,性格活潑而幽默風趣,動畫中的「哈爾」則明顯較為溫柔憂鬱。而蘇菲的外貌會隨心境變化,亦是小說沒有提及的;為了符合東方人的審美觀,蘇菲的頭髮也由紅色卷髮變成棕色直髮,再不是原著中平平無奇、古板的少女。加上小說裡很多細節,例如豪爾與卡魯西的過去、荒地女巫的故事,因為要描寫蘇菲和哈爾間的愛情而簡化了不少。雖然改編後的版本,較原來單純的魔幻歷險故事的可看性更高,但情節的刪減難免令人覺得故事的始末交待不清,有種摸不著頭緒的突兀感。

有人說看改編動畫不應過於拘泥原著情節,但筆者認為既然打著原著的旗號作為宣傳口號,若不能把原著的精神和思想原汁原味地搬到大銀幕上,就只是虛有其名的二次創作。硬是扭曲原著的設定以迎合群眾口味,更辜負了滿懷期待在電影中尋找原著影子的忠實讀者。經典是不會消失的共同經歷,儘管書中的年代久遠,每次重讀還是會有新的震撼和超越時代的共鳴。與電腦動畫效果的創新、情節的突破相比,筆者更期待看見這些改編動畫能為觀眾還原原著的感動。

浸大編委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busueb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