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呂永佳

香港詩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著有《而我們行走》、《午後公園》、《無風帶》。 網誌

生活

《焦點追擊》:敲碎權力的巨殼,打開真實的缺口

《焦點追擊》:敲碎權力的巨殼,打開真實的缺口
廣告

廣告

當傳媒要挑戰表面上是牢不可破的神聖權威的時候,一個人、一組人、一份報章的力量可以有多大?作為一個傳媒工作者,他應該處於甚麼位置,揭開黑暗、彷彿滿佈蛆蟲的世界?

身在中國、香港,不免覺得《焦點追擊》的如幻似真。熟讀歷史的人都會知道,國家操控傳媒幾近自然法則。當傳媒變成了政治的工具、當傳媒變成了愚民的娛樂,突然要認認真真揭示真相,《焦點追擊》明顯顯得太過溫和:所有記者沒有被警告、沒有被恐嚇、沒有被消失——《環球報》的老闆、投資者、廣告商通通缺席。餘下的只是一條通往公義的道路。

《焦點追擊》的拍攝手法平實抑制,明顯是取溫柔而捨震盪。當小組已經準備揭示所有真相的時候,突然發生911事件。不幸事件的衝擊,讓宗教的慰藉功能不得不抬頭。《焦點追擊》除了揭示了神父性侵男童,讓他們承受畢生的創傷以外,又反思芸芸眾生應如何面對宗教的失落——連僅有的安慰、崇高、神聖的位置都被醜惡掩蓋。一個小鎮、城市甚至世界,面對災難時應如何重生?揭示真相,又可以改變事實。這一幕似層相識,中國現代文學最偉大的作家魯迅早已叩問:吶喊叫醒鐵屋子裏熟睡的人們,迫使他們面對黑暗,又有何用?誰不彷徨——但彷徨並不代表我們要愚昧、要無知,不知不覺,他的叩問如幽靈般,飄盪近百年。

波士頓《環球報》的「焦點新聞組」跟魯迅一樣,最後不再猶豫。因為他們深信,公義就是公義,真相就是真相,所有受害人都是珍貴、都是只能活一次的生命個體。沒有人可以承受姑息罪惡的反噬。如何維持穩定、和諧、安然,並不是傳媒的責任。有時候我們的世界是有灰色地帶,可是總不能說黑是白,指白為黑。

我們不禁反思,這一次報道何以得到成功?是因為編輯高度自主、文件齊備妥善保存、新聞自由、獨立的司法制度、尊重生命。反觀我們的社會,所有證據或許早已消失得無影無綜,擁有權力的人生死相摶,把謠言當成真相,為利益完全捨棄道德,輕賤的是人命,把不幸定位為個別事件。《焦點追擊》告訴我們,即使壞制度已然植根,即使人醜惡如此,總有人會拿着良心做人,配以篤信、智慧與勇氣,敲碎權力的巨殼,打開真實的缺口。這無疑是最激奮人心的一幕。

https://www.facebook.com/luiwkeric/?ref=h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