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唔通唔做生意咩?

廣告
唔通唔做生意咩?

廣告

反皮草,是動物維權的運動,其實也是一個反資本主義,反消費主義的新社會運動。是價值觀之爭。
我們不只一次聽到做皮草生意的人說:「我們都愛動物的,我們都反對虐待動物的。」但他們卻繼續千辛萬苦的找不同的藉口去合理化自己剝削動物的行為,一方面讓良心好過一點,一方面便可以繼續做生意。

在今日社會資訊之空前爆炸,皮草制作過程之血腥殘忍,幾乎是常識,你只要上you tube打 fur cruelty, 血淋淋的活扑生剝百多條短片可以看得你食不下嚥。皮毛從業員不知是想騙人還是騙自己,提出懷疑這些片是偽造的,那不如說所有人類上太空的片段都是偽造的會較為可信吧。香港皮毛業協會的人更跟我說,有環保組織故意去挑撥人去向動物施虐,然後拍低片段以打擊皮草業。我想問環保組織這樣做有什麼動機,有什麼好處?反而皮毛業的朋友如此強詞奪理的動機就明顯不過了:為了維護這盤面臨巨大挑戰的生意,保住自己的飯碗。

人,是不可能沒有良知的,當知道了事實的真相,心總會有少少戚戚然或悲慟或不同程度的憤怒,至於這份出於本能良知的力量有多大?能否敵過金錢的誘惑,那就當然因人因情況而異。有人會指斥我反皮草,沒有實質的金錢損失,還可以自我感覺良好,當然可以反得鏗鏘有聲。但對於那些半生依賴皮草業為生的皮草商人,心裡大抵都是這一句:「唔通唔做生意咩?!」
這個邏輯於是又輕易套到會展中心上。會展的高層難道不知道皮草的黑暗面?每年面對著來自全球動保人士的壓力,及我們「厭棄皮草公民」寸步不讓的進逼,難道他們沒有半點反省?為什麼辦一個展覽要虛怯到連日封館,禁止記者進入?為什麼在會展正門要架起重重鐵馬,今年更要將鐵馬加至八呎高,把會展變成監獄一樣的森嚴?他們又怎會不明白一年一度的皮草展已令會展也成了「幫兇」!但良心的掙扎到頭來可能都敵不過一句:「唔通唔做生意咩?!」

所以我說這是一場價值觀之爭:生命的價值重要?還是金錢的價值重要?要維護平等公義?還是要維護既得利益? 早前香港的航運巨頭東方海外卻正式宣佈有生意唔做,從此禁止運載包含鯨魚,鯊魚和海豚的貨物,以維護海洋動物的權益。 花生友可能會揶揄兩句:應該搵夠上岸吧,現在來發財立品了! 正是,過去幾十年皮草商人都經歷了很「光輝」的歲月,搵夠了,不如就發財立品吧!至於會展,皮草展那幾天,不如多辦一些教育展覽吧!

只要你認定了人生有些更崇高的價值,有些生意,是的確應該唔做的!!

圖片說明:
會展辦皮草展,卻要連日封館,禁止記者進入,正門更森嚴得像監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