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高鐵博奕 主宰大局

廣告
高鐵博奕 主宰大局

廣告

立法會新東補選塵埃落定,但真正影響大局的高鐵撥款審議即將於本周五揭開戰幕。更吊詭的是,雖然公民黨楊岳橋已經宣誓就職,但落敗的梁天琦並未有退出議會角力,因為本土派在補選設定的抗爭議程,已經預示了高鐵拉布的成敗,勢必會決定泛民政黨今年九月退出歷史舞台的步伐。

新東補選猶如一場香港人對高鐵超支撥款的公投:楊岳橋及梁天琦堅定反對高鐵撥款,梁更明確支持停工改建,而楊梁兩位加起來的得票已過半;再加上表示因一地兩檢未能釋疑而反對撥款的方國珊和黃成智,足以顯示有六成選民認為立法會應當否決高鐵超支申請,這是香港人用選票向立法會議員發出的強烈訊息。今天的關鍵是楊岳橋進入議會之後,聲言要用「革新」回應選民訴求的泛民政黨,是否再甘於以「高聲反對,坐下投票」的方式背棄港人意願,讓政府再浪費多196億元公帑。

其實政府早已作繭自縛,泛民議員只須多用一點創意,拉倒高鐵便可大功告成,迫使政府考慮改建,善用西九和石崗土地資源,止蝕之餘更有望轉虧為盈。(詳見「高鐵變身」方案)

道理很簡單:運房局長張炳良已表示工程至今用去約600億元,相比原立法會批款650億元只剩下50億元,但尚未處理的承建商索償已逾230億元,因此按照往績推算工程撥款早已「爆煲」,即使馬上停工總開支也會超出650億元,梁振英政府勢要背負違反基本法第73條的罪名。所以立法會若在三月份無法通過追加撥款,張炳良實在拖無可拖必須停工。

一旦政府暫停工程,由於每月開支需增2.3億元,兼且港鐵封頂協議失效,政府現今申請追加196億元便變得毫無意義,所以張炳良必須撤回文件重新評估,屆時高鐵變身的可能性便大大增加。

議會內外 合力煞停

政府深感形勢不利,所以親建制傳媒上周大幅引述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民調,聲稱有55%市民贊成通過高鐵超支撥款。但若果細看調查數據,真正認為高鐵有利經濟或交通的市民只佔受訪總人數的29%,再加上訪問時仔字不提高鐵改建的可行性,不少人誤信「洗濕個頭冇得抹番」而作出無可奈何的「贊成」選擇,所以調查結果只是反映政府愚民宣傳奏效,不能作為市民支持撥款的依據。新東選民的投票抉擇,便是有力的反證。

民主派若要證明本土派的勇武路線不是迫使政府讓步的唯一可行策略,便必須在拉停高鐵策略上取得突破,以證明議會抗爭仍然足以煞停苛政,否則到了九月立法會改選,泛民尚餘多少理由說服市民不要把希望寄託在勇武本土派身上?楊岳橋代表年輕一輩泛民議員提出的「革新」願景,豈非提早夭折?

另一邊廂,本土派和有意組黨的學民思潮若不及時在議會外介入,令市民關注高鐵黑洞的荒謬本質,便平白喪失了提升論述和動員群眾的機會。至今為止,最積極的民間組織是土地正義聯盟和小麗民主教室。很多關心全民退保和醫療教育的社福團體和教協工會也高調批評政府寧願圈養大白象而不照顧民生,那為何不坐言起行,發起公民行動?

煞停高鐵是制止京港政府繼續以瘋狂基建的方式掠奪資源和扭曲社會發展的里程碑,影響深遠,無論對泛民、本土和市民大眾,都是許勝不許敗的硬仗。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2016年3月7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