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永康

以基層角度看社會問題,曾撰香港淪陷告台灣朋友書,在當地廣傳 網誌

政經

最低工資能否對本地低技術工人入息有增加?回應雷鼎鳴在立法以前的論點

最低工資能否對本地低技術工人入息有增加?回應雷鼎鳴在立法以前的論點
廣告

廣告

近年來,最低工資,已然立法。在立法以前,學界幾乎一面倒的反對,謂會拉高失業率,得不償失云云。然而,立法經年,學者預測,竟然不見。論者嘗謂立法工資,在均衡價格以下,致使失業之率,沒被拉高。然而,我們在勞工處搜尋空缺,只僅僅達標職位,依然可見。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此奇怪的現象呢?我相信學界,值得探討。

筆者年少失學,當清潔工人超過二十年,至今仍在行業打滾。對低下階層生活,有切身體會。與此同時,我也正在受學院派的經濟學訓練。相信觀點,值得各前輩學人指正。

首先,我為當世最惡之人,即是窮人,深知民間疾苦。在立法以前,見很多招聘,只有二千一月。但我很奇怪,學者們為什麼沒有一個疑問,二千元,交租住床位,在沙士時期,非典期間,也不可能。如何生活呢?記住,我只述住屋,還未論及衣食行三項。不是很奇怪嗎?這樣如何過活?關鍵是低收入綜援。

根據社署數字,在立法前的06至09年,每年領取低收入綜援人士,超過兩萬人。如果一個家庭,爸爸外出工作,媽媽照顧兩個小孩,而即使爸爸工資,只有二千,也可以領到過萬元援助金。這些資料,全部網路可考。

那麼,工會領袖,組織遊行,示威人數,成百上千,又是否請來演員,撈取政治資本呢?

對不起,他們是真的希望有最低工資的可憐人。前面不是說過,低收入綜援,可幫助低收入人士嗎?怎麼他們又不能受助?豈非自相矛盾?

沒有矛盾,只要化分綜援制度,便可知道。

如果一個人和家人同住,親人收入,加起來超過受援金額,而家人涼薄,不予援助,他們便得不到可夠生活的金錢,故上街遊行,要求立法。

看到這裡,當明白為何工資超低,仍然有人幹,又為何有人受不了,而要求立法。

吾師張惠霖,嘗在課堂,指低技術工人,供給曲線,是打橫的,供應是無限的。在此,我有一疑問,先勿論市場是否有這麼多工人,我想問的是,低技術,難道低體力要求?在港台節目,窮富翁大作戰中,銀行家之後,執拾房間,便吃不消。田北辰議員,便曾烈日當空下掃地。補習天王送貨,便遲到連連。這些全部可考。我叫他們在廚房工作,在商場保安,不用他們做,只要他們站,我保證一日回家,澡也不洗,便倒頭大睡。

學者前輩雷鼎鳴教授說一立法便拉高失業率?不見到啊!我告訴你們,零九年我在新鴻基旗下商場工作,替經理翻譯標書,發現新地旗下物業,如想投標,定要給予工人最低工資。但我們翻查年報,新地近二十年來,未見虧蝕。

事實已經,放在眼前,學者們只知書本,不識窮人,以為常識便是常識,沒有細心觀察本地情況,便下結論。題目是最低工資能否幫助增加低技術工人入息?過去數年,市場已說明一切。其實,當年社民連已提出,援助應以個人,而非家庭計算,可惜政府不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