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反高鐵,六年4】鄺俊宇:根本就唔應該起高鐵

【反高鐵,六年4】鄺俊宇:根本就唔應該起高鐵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財委會星期五和六將加開多節會議,審議高鐵追加撥款。民主黨元朗區議員鄺俊宇在六年前,是反高鐵的一份子。他表示保衛菜園村對他來說非常重要,「沒有參與反高鐵,沒有保衛菜園村,便不會有今天的我。」他又強調由始至終,都不應該興建高鐵。

要談保衛菜園村,時間回到2008年11月11日,當時村民發現,有地政署人員進村內張貼清拆令,勒令他們在兩年內離開,村民發現後大驚。當時有菜園村村民向鄺俊宇求助。接到求助後,他遂成為了其中一份子。鄺俊宇表示在參與保衛菜園村前,都不太明白做議員的真正意義;感恩自己曾參與反高鐵:「做議辦咪做個案,議員就即是再加強版,但幸好遇上菜園村。」

IMG_0449

被視為「乳鴿」的鄺俊宇在元朗朗屏長大,17歲時做青年中心活動中心幹事,21歲成為議員助理,24歲更當選元朗區議員,三份工作都沒有離開過朗屏。

鄺俊宇認為,興建西鐵線都要諮詢十年,但菜園村卻因為要興建高鐵而被淹沒。他在12月中出席村民大會,他還記得去和村民見面時,是非常嫩口「無人識佢」,還要作自我介紹。「因為唔公平,所以我要幫。」

他後來全身投入保衛菜園村,和這班村民東奔西跑,多次在元朗市內巡迴擺街站嗌咪,「爭取高鐵興建元朗站和必須繞過菜園村」。此外,他談到其中一個目標要收集一萬封聯署反對信:「要姓名、地址和身份證,其實一點也不容易。」他指當時的市民對高鐵的概念模糊,對菜園村更是零認知。

鄺表示在諮詢期前仍然四出奔走,有一次更遇上大雨,村民不肯離開,最後整村人更因淋雨而生病。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曾到元朗食牛丸,鄺俊宇及村民欲向他提交意見,但曾沒有理會他們。

雖然最後成功收集一萬封反對信,但政府在一個月後回覆表示:「收到了,但不會列作正式的反對意見。」他不諱言感到洩氣:「點解議員連少數人的利益都保障不到?」

鄺俊宇在同期認識了朱凱迪,朱當時致電給他,鄺介紹了菜園村村民予他認識。後來朱和其他八十後青年陸續入村支援。鄺俊宇則主打網絡,在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中滔滔不絕:「新界420萬人無法直接使用高鐵。」他又到立法會出席公聽會。

「菜園村柴九」開創「午餐肉先河」

然而,那還是社交網絡尚未普及的年代,鄺自言當時創了不少先河,為了令觀眾更知道高鐵的概念,他在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內,把興建高鐵的所需費用轉化成「其他數字」:「兩條青藏鐵路,每名香港人可平分一萬港元,興建北環線、南港島線、沙中線,回購東隧和西隧,實施小班教學,回購全港領匯商場和長者免費乘車」。鄺俊宇當時更要求港台配上相關畫面,務求言簡意賅地表達訊息。他笑言這是「午餐肉先河」,自己比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更早把數字具體化。

當時無綫電視正播出劇集《巾幗梟雄》,鄺俊宇因而有了「菜園村柴九」的外號。先河又包括「萬人聯署」一詞,他表示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亦參與了保育南生圍,更致電予他,希望可以使用該字眼「萬人聯署反國教」。

52342

《左右紅藍綠》片段)

為菜園村奔波

鄺俊宇當時是菜園村關注組發言人,他表示自己可說是初代反高鐵成員,當時一直照顧和村民四處奔走,如擺街站和照顧他們的出入到不同地方,包括會見官員和到立法會,89歲的高婆婆更當他是「半個孫」。

城市論壇上,他直斥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強行收地,沒有諮詢村民,是埋沒良心。鄺俊宇發言時質疑政府推銷高鐵仲衰過「雷曼債券」:「你可以拆菜園村和收地,可以起高鐵,但絕對不能再侮辱和抹黑菜園村的村民。你再多的賠償只會益了地主。」,他表示幸好主持謝志峰準許他完成整段發言,不然便有機會出醜。

鄺俊宇更試過一週有五天都入了菜園村,又為村民四處奔波。他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時遭對手民建聯攻擊:「你幫菜園村得啦!」有朋友更對他表示菜園村不屬其選區,應「注意一下」。但他通通一笑置之,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大勝民建聯對手八百多票,再次成功連任。

學會相信奇蹟

2010年1月16日,立法會財委會作表決,村民和反高鐵人士則在外包圍立法會,村民游伯曾問鄺是否在今晚便要通過,鄺對他表示:「要相信會有奇蹟。」但高鐵撥款在建制派議員的護航下通過。通過一刻的立法會外,過百名反高鐵人士欲衝擊立法會,防暴警察亦繼2005年的反世貿遊行後再次出動。

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和一眾建制派議員最後乘坐港鐵尾班車,落荒而逃。當時鄺俊宇和一眾村民相擁落淚,因為村民知道老家即將不保。這時候,游伯對鄺俊宇說:「你剛剛對我們說要信有奇蹟呀。」鄺俊宇表示「信奇蹟」是由保衛菜園村中所學到,更形容這幕是對他從政來說最重要的一課。

撥款過後,則是守村的階段。在2011年1月18日,三百名警察機動部隊、過百名港鐵工人入村強行收地。村民珍姐被他們包圍,痛哭落淚,鄺俊宇在旁安慰她。鄺俊宇更憶述當時被警察包圍他們,遂對警察怒斥「行開!」,成功和珍姐突破包圍。他說罷不禁苦笑,那還是警民關係仍是「正常」的年代。鄺俊宇指自己的偶像是美國總統林肯,因為他們都是愛說理之人:「我係一個動之以情的人,但我告訴你,我都可以好偏激,你們不要迫我。」

DSC_2233

高鐵絕對有政治任務

高鐵撥款通過後的六年,高鐵尚未如期完工,撥款卻不斷增加,近日更再次被質疑有軍事用途。鄺俊宇認為高鐵絕對有政治任務,並且是加強中港融合的重要一環。他不諱言至今仍對當局沒有使用錦上路方案,感到非常不滿,「原本係可以討論,但連討論都沒討論過。」

鄺俊宇表示,如果沒有參與保衛菜園村,便不會知道如何抗爭作保育南生圍,及和地產霸權抗衡。他認為香港今日民怨的禍根,正是由高鐵而起,坦言至今都沒有後悔曾參與反高鐵。

IMG_0397

革新泛民 「鄺俊宇從不太『民主黨』」

談到「世代」之爭,9月立法會選舉能否讓乳鴿飛?鄺俊宇今天說的都是同一番話,全力支持區諾軒做主席,一起革新民主黨。問到選舉的部署,「我希望可以克服困難和現有框架,不是爭取一個議席咁簡單,希望可以革新。做新泛民,不是得個講字,而係虛心聆聽,更貼地;即使俾人鬧,你都要謙卑。」,「如果人地一鬧你,你就話人係對家,咁點掂?」

鄺俊宇直言,自己已經多次突破關口,說的關口是「退黨」。在財委會表決高鐵撥款前,他曾到中環的舊立法會,要求民主黨黨團一定要投反對票。他補充表示,因當時有人尚未知道是否要「強烈反對」及「揸定主意」。他憶述當時自己只是一個「區議員仔」,並先後寫信反動聯署要投反對票。在黨團會議內,他更激動得拍枱說:「我做緊嘅事,係你們後生時做的。」

IMG_6160

近日新界東補選戰況激烈,其中楊岳橋和梁天琦更被視為泛民和本土,甚至世代的對決。十年前的年輕人政治冷感,十年後年輕人對政治投入相對澎湃。鄺俊宇只認為「這個世代應走在一起」,又形容年輕人不是躁動,只是因為鍾愛這個地方才會站出來,不能質疑他們想改變的心。他又指這一代人正在守護住流失中的香港,強調雖然這些想法可能不切合民主黨的性格:「抱歉,鄺俊宇真係從來都不太『民主黨』。」

被問到如果是立法會議員,會否加入拉布行列,鄺俊宇斬釘截鐵表示一定會:「係會用哂所有方法阻止。」高鐵今日瀕臨爛尾,一地兩檢問題未解決,「你唔好問我一地兩檢點搞,呢條高鐵第一日就唔應該興建。」

【反高鐵,六年】
當年的20個反高鐵理由
地盤工會陳八根:停工改建,更多工人有工開!
菜園新村入伙 89歲高婆婆重回田園生活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