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關於「不自殺契約」的誤解

關於「不自殺契約」的誤解
廣告

廣告

無疑香港政府有很多問題,「唔得掂」更是庸官﹗但關於最近「熱罵」的「不自殺契約」,我認為大家在責備前需先了解事實。

「不自殺契約」是協助意欲尋死人士的輔導工具之一,在香港和外國十分常用。它需配合整個輔導而行,通常在輔導已有一定成果後,才由社工跟受助者簽訂。這可增加受助者自殺的「成本」,令他在行動前停一停,再想一想,甚至主動求助。契約沒有法律約束力,目的也不為此,卻令受助者因為「承諾」而暫緩自殺念頭。

但我想強調,「不自殺契約」絕不能單獨使用,即不會由老師在上課時派給全班一人一張﹕「同學,我們現在簽一份『不自殺契約』,十分鐘內寫好,別填無謂東西,然後回家給家長簽名,明天交回來。」(有學校會這樣嗎?老師們講兩句)若這樣做,絶.不.會.有.效﹗甚至對將來求助的學生帶來壞影響﹕「傻的嗎?又簽﹗上次那份我在吃飯時用作包骨頭。」

「不自殺契約」只有在社工/輔導員跟受助者建立了充足互信,並在輔導過後按受助者情況使用。其實即使沒有白字黑字,口頭上也可說﹕「你承諾我,若你真的打算要走了,在臨離開前,打個電話給我,讓我和你多談一次,可以嗎?」不自殺契約就像看醫生,派的其中一顆藥丸,而藥永遠不止一種。因此,若有人只拿著這份契約說「沒有用」,代表他們不了解來龍去脈,最起碼不懂輔導。

但話說回來,何以教育局的「不自殺契約」竟設「有效日期」?會簽多久?五十年不變,或到8月31日後便「自由身可自殺」?另外,下面加簽的人有家長/監護人?若我想自殺,我能向家長求助,這學生已十分「生性」了﹗一般情況下有「見證人」已可,更絕不能硬性規定家長簽署,你怎知道學生自殺的壓力不是來自家長?

BTW, 網上世界無止無境,要評要罵麻煩先找找資料,請大慈大悲幫幫忙。

自由寫作人胡世君
歡迎來信 [email protected]

我的最新旅遊天書《澳洲任我行(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將於3、4月出版(看腦細心情)。除了食買玩,更有地道文化和生活體驗,實屬非一般旅遊天書,敬請支持(付錢那種)。

其他著作包括﹕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