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培興

陳培興:在香港修讀哲學,經營個人網誌《書寫隨興》、網台節目《輕哲學》。嶺南大學《虎地書室》創辦人。 網誌

社運

學聯秘書長應該「政治中立」?

學聯秘書長應該「政治中立」?
廣告

廣告

(學聯Facebook圖片)

作者:陳培興/書寫隨興

昨晚旁聽了候選學聯秘書長的諮詢,雖然我對學聯的東西不熟悉,不過單是觀察候選人的政綱和立場,也發現不少有趣的東西。最深刻的是在三個候選人之中,有兩個幾乎沒有學聯改革以外的政綱,沒有政治理念和外務的立場可以看,只有候選人的簡單介紹和方案。當然,諮詢會上自然有人問到。而兩個候選人的理由是說,因為他們認為秘書長的角色應該在政治上「中立」,這是甚麼意思,他們沒有特別解釋,只是說秘書長作為一個執行機關的成員,是不應該表達任何的政治立場,因為這樣會影響到委員會的決策。

我聽後當然吃了一驚,除了不表達任何政治立場以外,其中一位更主張秘書長的發言權都應該被取消,在常委員會決策的時候不能夠發表意見。同樣的理由,因為他們認為發言會干預到委員會的決策(縱使沒有投票權也不行)。對我來說,這個理由很弱,因為我認為在制度上讓秘書長有發言權並不就是「干預決策」的舉措。只要秘書處作為執行機關,在執行常委會決策的時候,並不會因為成員的政治理念不同而有所偏袒,在這個層面上來說,他們就已經是滿足了他們的職務,對於決策的執行一視同仁,就是尊重常委會的決定。這是我對執行機關所謂「中立」的一個理解。

細心一點的話,其實也發現兩位候選人也對甚麼是「中立」,以及秘書長如何算是「中立」有一個自己的理解。以下試列幾種常見的立場看看:

一、目的的中立:意思是指在眾多互相競爭的觀念之中,我們不應該特定肯定其中一種。
二、影響的中立:意思是指在眾多互相競爭的觀念之中,我們的行動不應該差別地有利於其中一個而不是其他。(在這個意義之下的中立,並不否定我們可以有特定目的,只是說所造成的影響不應該差別地利於某些偏好。)
三、證成的中立:意思是指我們所推廣的原則或觀念,其正當性或證成是不應該依賴任何特殊的善觀念,也就是要獨立於不同的善觀念之間而得到證成。(這是政哲上常見說正當優先於善觀念的其中一種詮釋)

我之所以覺得奇怪,是因為兩位候選人對於秘書長所需要遵守的「中立」似乎是一,有時候包括二;而我只是二;第三種在這裡則沒關係。我之所以會主張二,因為我認為秘書長雖然是作為執行機關,但也應能在會議上提供意見、促進討論,在這個層面上他可以為自己的理念辯護,嘗試倡議或說服他人,只是到最後是交由委員會決策,他應該尊重結果。(不同意我沒所謂,但我認為最低限度都要說出對「中立」更好的內涵,以及對秘書長的想像)無奈的是,兩位候選人只是說這樣依然會「干預」委員會的決策。

我對這個論點都感到奇怪,因為這似乎是混淆了「干預」和「說服」兩個意思。前者多數指的是一種不正當介入,有可能會改變了對象的立場。後者雖然都可能會改變了對象的立場,卻沒所謂不正當的。一旦混淆了兩者,就可能會主張取消秘書長的發言權。再者,如果一個意見真的這麼容易干預委員會,那麼我們更應該主張每次會議之後,秘書長不能跟別人交淡,竟然如此影響他人,又談不上正當的影響。

當晚還提到對「中立」的理解可能會跟候選人主張的改革方案有衝突。因為其中兩位曾經說,他們心目中所構想的秘書長,其實是一種公務員的角色,不應該表達甚麼政治理念和干預常委決策,只是執行決策。但他們必須要解釋,為何在他們的改革方案之中,其中不乏隱含不同價值觀和政治理念的政策和立場,為何這些東西可以寫進政綱?而其他就不行?候選人必須要說出兩者到底有甚麼根本性的不同,如果沒有,甚至這個解釋不成功,那麼他們就必須接受自己的不一致。最後,當晚其實我還有一些政策理念,例如「港人優先」、「全民退保」等外務立場想問,可惜一直卡在候選人視秘書長為「公務員角色」的言論,它令公眾嘩然,大家一時覺得沒需要再討論下去了,既然候選人只是視自己為一部執行決策的機器,也沒有再諮詢理念的意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