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司律

踢住對拖,由你開拖,有理還拖的町人庶民。對食,有難以滿足的肚皮,對書,有難以專一的好奇。 網誌

社運

呢鋪,同佢摙到盡。

呢鋪,同佢摙到盡。
廣告

廣告

財委會高鐵追加撥款議案被憑感覺表決通過,簡直是保王黨乖張敗壞的極致。身為立法會財委會代主席的陳鑑林,濫權逾矩,必須追究。由是此故,今次我選擇藉司法覆核,審查陳鑑林的決定,以期能夠昭彰公義。

陳鑑林的不公無道,不是個別單一的舉措,而是三番多次作出有違規則權限的決定。一則不依議事規則,阻止議員發問,尤其僅容許楊岳橋議員在處理37A議案之後,才有七分鐘提問時間,此舉剝奪議員發言權利;二則跳過議事規則,沒有表決議員就《財務委員會會議程序》第37A條提出的議案,便進入表決程序;三則表決高鐵追加撥款的投票程序混亂,贊成反對表決混淆不清,陳鑑林妄自憑感覺評斷表決結果,是超越主席權力。

高鐵項目追加撥款,涉及鉅額公帑運用,茲事體大,相對財委會處理撥款程序混亂,實在有極大反差。另外高鐵項目本身涉及一地兩檢實行與否,嚴重衝擊一國兩制底線。而回顧高鐵項目開動以來的事態發展,逼遷菜園村村民、車廠位處軍營位置、工程破壞水源與環境,爭議疑問不曾平息。或許這幾年來,社會爭議接踵爆發,高鐵議題看似被淡忘,但政府當初沒有處理高鐵爭議,實與現在更大的社會撕裂一脈相承,全因政府態度上,根本制度上沒有誘因正視民意,以致可以任意妄為。

陳鑑林這種得以依仗權力的政客,就是憑藉一堆得票少數保王黨,以及大批零票當選功能組別,組成議會多數派,進而壟斷立法會內各大小委員會的位置。反而在直選上取得多數選票的民主派議員,卻只有少數議席,守住議事規則有餘,阻止政府惡行不足,面對保王黨助紂為虐,陳鑑林這種資深議員,根本就成了玩弄制度的怪物,醜惡絕倫通過加碼撥款,是制度暴力、制度壟斷、制度橫行腐化的表現。

有些朋友認為,過往司法覆核的經驗中,司法機構會認為不應介入立法會的運作,覺得今次的結果只會一如既往。但政府與保王黨敗壞香港的程度,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離譜,我相信每一個香港人對社會日趨敗壞都不會毫無感覺,很難不認清今時今日的局面,經已有很大的轉變。重視大義,才是守護制度應有的態度,這同時關乎議會內外,我們都需要給予社會大眾一個清楚的信息,我們團結,目標就是企硬,繼續同佢摙到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