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司律

踢住對拖,由你開拖,有理還拖的町人庶民。對食,有難以滿足的肚皮,對書,有難以專一的好奇。 網誌

蒙羞 - 我對吳克儉被邀出席母校校慶有感

蒙羞 - 我對吳克儉被邀出席母校校慶有感
廣告

廣告

真的不知道為甚麼,在現今教育制度被扭曲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刻,一間中學(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中學),竟然還邀請一位備受社會廣泛質疑的吳克儉,去出席聯同姐妹學校(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二十周年的校慶,背後究竟是甚麼態度。

作為這間中學的舊生,對此實在非常詫異 – 明明吳克儉的所作所為,是何其罄竹難書:力推國民教育,十幾萬市民圍堵抗議,方肯收回,落力執行政治任務;不滿TSA的聲音此起彼落,還厚着面皮落力推銷邀請,莫問市民的反對聲音;短時間內幾十名學生接連輕生,卻只是舊瓶新酒推出輔導,莫問背後對教師學生都套上枷鎖的政策問題;更談不上這麼多年來,那麼多合資格的中學生,因資助大專學額不足而無法上學,延續浪費一代又一代學生的腦袋和付出,他們在挫折中失去希望,他手握權力卻視之不見。他對香港這幾年的教育發展,不但無功,更為有過。

而一間中學,若果還是重視學生、又或者對教育還是有所堅持和路向的話,我想吳克儉的所作所為,應該是與學校本身精神背道而馳,但可惜,這間學校卻在校慶,這麼一個重要時刻,讓無能做事、卻落力效忠的吳克儉,來臨慶祝。這表示,要麼不是學校逆來順受,就是對吳克儉主動屈從。

他究竟憑甚麼,得以與這間學校的同學舊生、教師工友,去分享這個時刻?

若果有老師、同學,係感到不舒服,乃至無奈、反感,卻礙於自己的職責,沒有身位暢所欲言的話,那麼作為離開了這間學校的舊生,就肯定要企定定,夠膽敢企出來。否則,我想太過對不起自己了。這麼多老師,在學校內外對我們傳道授業,他們沒有強迫學生接受甚麼東西,但他們用身教去體現、感召,生活當中有更高的價值、公理,值得堅持同反省;這麼多年來,在學校學到的東西,不是爭成績、比評級,而是求取自己的志向,而個人成長進修,更是有着更高的目的,就是善益於群體。

相信沒有幾多個學生,有本事把修己善群這句校訓每天掛在口邊,但 Vos Parate Ut Serviatis 這句說話,相信還是植根在很多舊生的心坎處,也很難接受一個有負社會,非為善群,乃是害群的不問責官員來到校慶。那麼,明日星期六早上,就在校慶會場天華路外見了。或許有人會覺得,時值校慶卻對安排高聲反對,是贈興、踩場;但與其坐視不理,倒是勇於表態才是無愧過去七年中學生活的表現。

我不會令甚麼人難堪,但我絕對不能令自己愧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