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令人條氣唔順的「家庭價值」

令人條氣唔順的「家庭價值」
廣告

廣告

同志或直同志如何去面對呢個講「家庭價值」既新主席呢?我認為應該就「家庭價值」的話語主動出擊,不再讓保守陣營壟斷對「家庭價值」的話語權。

Well,我個人比較保守,比較膚淺,我對婚姻同家庭制度既存廢無既定立場(此處的婚姻及家庭制度,不只包括一夫一妻制,還有多元成家、多夫多妻乜乜乜),我一向認為,只要仲有人認為制度既存在有其意義同效用,完全推翻這些制度並非解決制度衍生的問題的方法(而且往往有時問題不一定單由制度而生)。當然,接受家庭和婚姻制度也必須警惕它們作為一種social control和與權力階級合謀的傾向。

一旦不否定家庭和婚姻,就好多野講了。「家庭價值」是否崩壞,從來都是個人判斷,以出生率、首次結婚年齡、結婚人數、離婚率、重婚率等等數據去判斷「家庭價值」的有無,其實也是搞笑的,因為「家庭價值」從來都是因人而異,沒有特定的標準。明光社的標準可能是「六個一」,隔離街牛嫂的標準可能係一家坐埋食飯。陳章明叔叔以「不結婚不生育」作為「家庭價值」腐化既指標,實在令我嚇一跳,然後得啖笑。如果佢係一名路人,我最多笑佢好pure 好true,但佢竟然係平機會下任主席,聽到真係心都離埋。

在西方個人主義最盛行之一的美國,婚姻制度尚且不倒。有研究者指出,在美國,高學歷的白人女性愈多會結婚,而學歷較低的白人女性卻愈少會選擇婚姻。學者們開始問,到底婚姻制度的「衰落」跟愈來愈嚴重的社會經濟不平等有何關係?其實反觀香港,家庭和婚姻制度的「衰落」(其實這說法並沒根據,長期研究香港婚姻狀況的丁國輝教授(2013, 2014)曾指出,大部分香港人仍會選擇結婚和生育),跟社經的不平等怎會無關?

高企的樓價、嚴苛的教育制度、老人沒有全民退休保障(陳教授研究老人問題,應該很清楚老人有尊嚴地生活的重要)、打工仔沒有最高工時保障而強積金又對沖、家庭友善政策遲遲沒有、托兒服務長期短缺、政府和財團對土地的肆意霸佔和污染等等等,一籃子社會問題未解決,保守團體竟然把「破壞」「家庭價值」的罪名怪到性小眾頭上,真係難聽過粗口!自由黨呢頭捍衛「家庭價值」,果頭反對最高工時。喂!係乜邏輯?

其實所謂「家庭價值」,咪又係人與人相處的「價值」。作為支持同運的一分子,重奪「家庭價值」,即是抗擊保守傳統,同時抗衡資本主義剝削。接招啦主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