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持續不斷的抗爭 才可帶來改變

廣告
持續不斷的抗爭 才可帶來改變

廣告

其實,前晚、昨晚我們都有嘗試過走入高鐵地盤,但前晚因被發現而被逼退場;及至昨晚,我們再次「用自己的方法」走入地盤,避開所有保安,深入地底,走過一段很長的路,最後到達天秤,這實多得 八鄉朱凱迪 多次到高鐵地盤附近一帶視察。那時,已是凌晨三時,但我們卻一直守候到五時半,才走上天秤,掛兩幅橫額-「停建高鐵,反一地兩檢」。

有些人會問,撥款都過了,掛來做秀麼?的而且確撥款已過,但關於「一地兩檢」的爭議根本未完,現在是中共單方面想再度釋法或透過其他手段去實施,但此例一開,他日在香港其他地方又是否可以有公安執法呢?再者,撥款雖過,但將來也可能繼續超支,最後也是要我們找數,試問我們又豈可無動於衷呢?誠然,這行動可以更早去做,但人腦只有一個,還要其他夥伴一起去做,實在不是我們預算之內。阿迪說得對,這次就是希望告訴大家,抗爭未完,我們仍要繼續努力。

有些人又會問,凌晨上去,九時下來,完全沒有阻礙到工程,又是做秀吧?事實上,我們已是兩晚行動,而昨晚我們是十二時前已經起行,走到天秤底已是三時多,長途跋涉,走過大片水氹泥路,滿腳淤泥,加上爬上二十樓左右高的天秤(朱凱迪起初還說只有七樓,完全是謊話),的確不容易,在高處太久是比較可怕。而更重要的是,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因要帶我們離開而弄傷(我多次在天秤上勸喻所有人不要勉強將我們帶走,我們會自己下去),加上,我們其實充其量只影響了一座天秤,地盤之大,其他地區由七時開始已經繼續動工,要阻礙地盤人數不足,力量有限。我們多方面考慮,又了解意見大眾也知道後,我們就決定要自行下來,這是我們深思熟慮的決定。

如果,有人認為我們做得不夠徹底,是做秀,我希望批評者可以積極行動,一定要比我更激進更積極更徹底!我智慧有限,能力有限,勇氣有限,自問已盡了力量,如我做不了,就唯有交給那些批評者去辦,我會樂觀其成,心裡支持,為行動者鼓掌。

事實上,我們的抗命行動自知會有刑事風險,甚至可能被港鐵民事追究,有機會破產,但我們已做好覺悟,與上次撥款通過當日留在立法會的抗議一樣,就是想大家知道抗爭並未完結,我們要繼續努力。自雨傘運動後,不少人都會感到灰心,漸漸失去行動力,如一個社會人們都不再行動,只會在網上談天說地食花生的話,這個社會並不會進步。唯有大家鼓起勇氣,不怕失敗,再接再厲,迎難而上,我們才有改變的可能。

來吧,未來還有連場抗爭,希望大家能積極參與,做個有正能量且負責任的示威者,改變不是一時就來,也不會從天降下,乃需要持續不斷的抗爭。抗爭力度有大有小,自雨傘運動後,或許,就讓我們由零開始-停建高鐵,反對一地兩檢;還富於民,踢走大白象!

累了,整晚沒睡,要先行休息,晚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