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群英傳

沒有定位,沒有局限,隨靈感而走,寫出我熱愛足球之心。由最初的搞笑趣文,到戰術分析、個人隨筆、歷史回顧,還有小眾專題,這個專欄已變成我的足球日記。 網誌

體育

本是同根生,Adidas與Puma的溏心風暴

本是同根生,Adidas與Puma的溏心風暴
廣告

廣告

兩大歐洲運動鞋商,多年前原來是一家。

Adidas、Puma–歐洲兩大運動鞋商,本是同根生,但誤會加上女人,導致兄弟鬩牆,手足分家。這套不是《溏心風暴》,這是實實在在的歷史。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初,一個叫Herzogenaurach的德國小鎮,入面有位姓達斯拿的鞋廠工人。就像香港很多夫妻一樣,為了家計,達斯拿夫婦都要工作,達斯拿先生在鞋廠當工人,而太太就在鎮內經營洗衣店。達斯拿先生有四名子女,分別是長子Fritz、次子Rudolf、幼子Adolf及女兒Marie。四名子女年幼時,都有在洗衣店幫忙,女兒Marie與媽媽洗衫,三個男孩子負責送衫,被鄰居稱為「洗衣男子組」。

在1914年,長子Fritz最快出身,去到大城市慕尼黑當銀行職員,賺錢養家;次子Rudolf就跟爸爸學師,學習造鞋的技術;幼子Adolf還在唸書。這一年,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三名男孩子都被徵召上戰場,這場戰爭改變了達斯拿家族的命運。當大戰完結,達斯拿三兄弟極幸運地保住小命,齊齊平安回家,但一家人生計出現問題。因為戰爭的關係,鎮內的鞋廠倒閉,就連媽媽的洗衣店都沒有生意。

戰爭是一個大洗牌的過程,舊秩序被打破,有能者乘時而起,這個故事的主角Rudolf及Adolf在那個百廢待興的時代,走出一條康莊大道。在上世紀20年代,弟弟Adolf在媽媽的洗衣店創業,設計當時仍是冷門服裝的運動鞋,後來哥哥Rudolf強勢加盟,兩兄弟拍住上,有粥食粥,有飯食飯,並將洗衣店的招牌拆下來,換成「達斯拿兄弟鞋廠」。

達斯拿兄弟鞋廠的外貌。

那個創業的年頭是達斯拿兄弟最融洽的時期,哥哥Rudolf外向且激情四射,乃是一位出色的推銷員,弟弟Adolf文靜而細心,負責在鞋廠裡設計產品。雖然兩兄弟性格不同,成長時都有勁敵的意味,例如兩兄弟常常在運動場上爭一日之長短,但那時在鞋廠,他們毫無嫌隙,攜手合作,互相信任,各司其職,一起為事業打拼。

真的不知說達斯拿兄弟好運,還是兩人眼光獨到,當時德國為戰敗國,經濟衰退,普通生意都不易做,更何況是運動鞋!人人都為生計營營役役,哪有空閒時間去做運動!不過,達斯拿兄弟鞋廠生意幾好,接了很多訂單,賺到一點錢,但離大公司尚有一段很大的距離。不過,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乎?達斯拿兄弟遇上德國獨裁者希特拉,生意自此登上另一個層階。

左邊是弟弟Adolf,右邊是哥哥Rudolf。

為了推廣雅利安人高人一等,納粹黨十分重新體育運動。1933年,在希特拉當權前,達斯拿兄弟加入了納粹黨。當希特拉上台後,納粹大事發展體育事業,達斯拿兄弟鞋廠的生意滾滾而來,兩人接單接到手軟。乘納粹政權之勢,鞋廠不斷擴充,達斯拿兄弟一躍成為德國的富豪。如果說納粹是達斯拿兄弟的東風,弟弟Adolf就是黃蓋帶領的火船,將達斯拿兄弟鞋廠的聲勢燒至世界每個角落。

1936年,柏林奧運會,乃達斯拿兄弟大捷之地。講到口才,Adolf素來不如哥哥Rudolf,但在這年夏天,36歲的Adolf帶上親自設計的跑鞋,由Herzogenaurach趕到柏林奧運村。在奧運村中,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運動員,還有很多來碰運氣的鞋廠代表,Adolf只是其中之一。Adolf慧眼識英雄,努力遊說美國田徑運動員謝斯奧雲斯,穿上達斯拿兄弟鞋廠的鞋出戰。

謝斯奧雲斯出戰奧運的跑鞋。

他是謝斯奧雲斯。

識英雄的何止Adolf,還有謝斯奧雲斯。在芸芸鞋廠中,他選了Adolf設計的戰靴,結果就像呂布遇上赤兔,不知誰造就誰了;謝斯奧雲斯在100米、200米、4x100米及跳遠四個項目勇奪金牌。奧運包辦四金,不但謝斯奧雲斯名成利就,達斯拿兄弟鞋廠也成功闖出德國,名揚天下。這個時候,達斯拿兄弟鞋廠正值巔峰,每年可以出售20萬對運動鞋。

然而,盛世背後,波譎雲詭,小小的蓮漪,落在達斯拿兄弟的家中。後宮火起,哥哥Rudolf的太太Friedl與弟弟Adolf的太太Kathe不和,為兄弟反目寫下伏線。Friedl是達斯拿家族的同鄉,作風傾向保守,至於Kathe則是來自外地,為人獨立有主見,兩人常有爭執。當鞋廠還小時,兩人在家中吵,但當鞋廠越大越大,這兩名達斯拿太太都來到工廠主持大局,兩個女人將矛盾帶到鞋廠。

原本家中兩個女人不和並非甚麼大事,但當這個小小的火苗遇上燃油,情況將會一發不可收拾。火上加油的是二次大戰、盟軍的戰機以及一個可笑的誤會。在兩兄弟中,哥哥Rudolf與納粹關係特別緊密,大戰時加入黨衛軍,至於弟弟Adolf就留守鞋廠。有次,當盟軍空襲鞋廠時,Rudolf太太Friedl帶同她那房人先到防空洞,其後弟弟Adolf再帶自己的一房人趕到。

就在這個時候,Friedl說了一句令達斯拿兄弟鞋廠分家的說話,「那些雜種又來了!」其實,Friedl口中的雜種是指盟軍的戰機,但Adolf卻以為大嫂在罵他,心生嫌隙。二戰完結後,達斯拿兄弟都成為戰俘,弟弟Adolf與納粹關係較疏,又為美國運動員設計過運動鞋,所以很快就獲釋,但哥哥Rudolf就繼續被扣留。

在監牢中,哥哥Rudolf聽到謠言,指有人向美軍打小報告,所以他才被扣留。Rudolf第一個就懷疑弟弟Adolf,之後就懷疑弟婦Kathe,心裡總覺得弟弟趁機要獨霸公司。在鞋廠方面,Adolf夫婦主導公司,接了很多美國訂單,至於Friedl就憑她個人之力,盡力保持Rudolf在鞋廠的話事權。經過一年的扣押,Rudolf終獲釋,回到鞋廠,兩兄弟正面火併。

誤會加上妻子的搧風點火,Rudolf及Adolf終於走到最後一步,決定分家,不禁令人想起多少香港大公司,最終都被自家人瓜分。有一天,Rudolf及Adolf召集所有工人,講出分家的決定,讓工人自由選擇投靠那一邊。有三分二員工投向弟弟Adolf,主要是工人;餘下三分一就投向Rudolf,主要是推銷員。

哥哥Rudolf創立Ruda,名字來自Rudolf及Dassler的頭兩個字母,後來Ruda易命為Puma;弟弟Adolf就創立Adidas,名字由自己的花名Adi及Dassler的頭三個字母組成。兩間公司同樣位於Herzogenaurach,廠房相隔僅500米。之後,Puma與Adidas勢成水火,在小鎮內各自贊助一支球隊,互相較量。直至Rudolf及Adolf身死,兩兄弟亦沒有和解,他們雖然同葬於一個墳場,但一個葬在東、一個葬在西,不但老死不往來,甚至連死後也不要再碰面。

參考文章:
The hatred and bitterness behind two of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brands
ADIDAS VS. PUMA: HOW IT ALL STARTED (PART 1)

原文刊在此
足球群英傳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