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本土研究社

由一群熱心關注本土發展及社會問題的研究者組成,開拓各種自主獨立的本土研究,推動民間知識生產與普及。 電郵:[email protected] FB:https://www.facebook.com/localresearch 網誌

規劃

點解建立公開棕土資料庫咁重要?

點解建立公開棕土資料庫咁重要?
廣告

廣告

筆者有幸獲邀出席躍動菁專(LEAPS)舉辦的「2016土供應,房屋政策與樓市論壇」,分享棕土研究成果及回應政府官對棕土的取態。

大會同步舉行現場投票,有趣的是,就第一條問題:政府最應從哪方向增加可供發展的土地?

結果顯示,眾多土地供應選擇中有52%支持開發棕地,遠高過第二位的開發新市鎮(22%)。現場以專業人士為多的參與者也支持開發棕土方向,似乎反洗腦成功了一小步。

要一再強調,我們非盲目「棕土優先」而不理「先破壞後發展」,若無好好的鄉郊保育政策,無呢四隻字提倡,鄉郊也會淪陷。幸好有姚松炎博士替我總結「棕土優先」三大意義:

一)糾正政府當年重大失誤(melhado case裁定舊批地契無力規管臨時用途)
二)環境修復
三)土地供應策略上,先用已破壞土地,減少發展綠化土地農地等的需求

圖中這幅所指的,是橫洲棕地非法霸佔官地問題,8.5公頃政府地中有3.8公頃有非建霸佔。我說目的不是在此追究地政,而是帶出因我們缺乏Open Data(公開土地資料庫),我們就很容易相信表面景象合理性,即見到幅倉地營運得好好,以為用來起公屋就影響好多人生計。但要去查才知,有非法霸佔官地,假若一開始執正來做,交足租地金,該些營運場能如此蓬勃?他們的成功原來是建基於政府放生,合理嗎? Open data能讓大家透視表象的成因和前設,二來可讓公眾參與監察以分擔公務員工作負擔,三來是對營運者有一定約束,就如上市公司制度,好多資料要公開,就不能亂來,那為何土地資料要如此封閉?

而我不斷講Open Data和橫洲個案,基本上無人駁到我。 但很可惜,討論階段沒有再提Open Data, 大家都忙著討論增加供應與穩定樓價的關係,各類增加土地供應的方法等。大家都是在乎如何搵地,多於先促進基本資訊流通以掃盲的切入點。到底怎樣可再加強去講,令大家重視這方面?

政府說要走Smart City,那不是隨處有wifi及大搞高科技就叫Smart吧?首先要的是Open Data,便利各人得到各類資訊,才有空間一同想出新點子去解決社會問題。Smart City,都要有Smart Governance(善治),推進Commons(共有/共享資源)。

政府何時能學識不要偷換概念,實在地尊重人民?

林芷筠
本土研究社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