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東涌谷:在農地種泥頭,喪失城鄉共融未來

廣告
東涌谷:在農地種泥頭,喪失城鄉共融未來

廣告

土地正義聯盟剛剛在政總發起「以泥還泥」行動,對於政府一直莫視鄉郊破壞,縱容發展商和地主在農地和保育地區倒泥,以直接行動提出質疑。

鄉郊破壞一直僅視為保育與發展的對立。但土盟的行動帶起的質疑是:香港人應否容讓我們寶貴的農地和具生態及觀賞價值的地點繼續受破壞?應否讓可持續的生活方式繼續受到官僚政府和財團的剝奪?

年多前,筆者有班朋友在東涌石榴埔開田。由執石塊、處理砂質土壤、用牛糞施肥,與旁邊的農夫建立關係交換種子,差不多隔星期便請社區團體或小家庭幫手耕種。朋友的母親甚至化為農耕顧問,教導一班農耕初哥。筆者有點慚愧,因為路途遙遠,疏於參與農務。喜見陸陸續續有越來越多東涌居民參與,他們在田裡夜宿看星,教學生施肥除草。

土地、人、與人的連結在這半畂地展開。


復耕田對出的倒泥(圖源:Loy Ho)

然而,發展的威脅一直如影隨形。在這個小世外桃園不足十步之遙,佈滿貨倉和貨車場,當中不少本來是農地或果園。在桃園向外一眺,便望到貨倉和堆泥小山。小孩子在田裡學習農耕,發展商在田外圍圈倒泥。東涌新巿鎮發展後,這些不受歡迎的行業便搬到巿鎮邊陲,特別是東涌開始巿鎮擴展計劃後,地主為了破壞農田原來的復耕潛力,陸續有更多的土地換上了「水泥」衣、襯上「建築廢料」,為日後發展埋下基礎。

在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的第三階段的規劃圖,仍可以看見石榴埔附近的土地劃作「農業用途」,但在分區計劃大綱地區草圖中這些「農業用途」突然消失不見,全變成可興建丁屋的「鄉村式發展」用地。



東涌河谷的常耕和荒廢農地將會劃為住宅或鄉村式發展(可建丁屋)用途
(圖1為東涌谷土地現有用途,來源:規劃署一般事項文件編號10045, p.54)
(圖2為東涌谷分區計劃大綱圖,來源城巿規劃委員會:法定綜合網站2)

翻查城規會文件,改劃的主要原因是為了滿足該村和附近村落原居民所謂的「丁屋需要」。石榴埔村原居民丁屋需求由現時的35間,在10年預測會多達103間,結果所劃的丁屋地比原有村界更大。在先前三次公眾諮詢,提議將石榴埔附近農地劃作房屋用途的都是鄉事委員會和離島區議會,更包括持有土地業權的私人公司,其他公眾人士多表示希望保留農地作農業用途。文件中,規劃署表示會支持東涌谷附近農業發展,但將石門甲、石榴埔等大片活躍農地劃作低密度住宅或丁屋用地,支持農業變成粉飾門面的空文。

「東涌人」曾就有關的擴展計劃發起聯署,當中提到希望保留東涌河谷周邊農地,除了保護河谷的生態環境,更可收集來自機場和東涌巿鎮的廚餘,作為農地的肥料,而農地的有機農產可供應東涌居民使用。我曾從當地的一位民主老戰士口中聽過這個提議,聞說他亦做過相關的初步研究和提案,這班年青人竟然無意承接了這想法,兩代人對東涌發展有著一致的願景。難道不是我們應走的方向嗎?從上述小桃園的例子可見,農田只遠離東涌巿十多分鐘車程,既可以減少運輸費用,又可為東涌居民提供安全、可靠、相廉的有機食品,更可化作擬建河岸公園的社區農場,為下一代提供農耕體驗,更可凝聚社區。難道我們要先破壞東涌巿鎮邊緣的農地,再從其他地方輸入有機食物?河岸公園周邊要佈滿住宅?我們的小孩子要體驗大自然,還是河畔豪宅?


東涌河谷的倒(圖源:Loy Ho)

石門甲和石榴埔不少農地在發展審批地區圖刊憲前已遭破壞,現又有更多農地被劃為住宅用途或可發展丁屋,規劃署和其他政府部門將可能無法規管有關破壞。城規會將會在數月內進行新一輪的申述,我們希望東涌擁抱城鄉共融的願景,而這個願景是需要公眾支持,將這片真農地改劃為農業相關用途。

此外,《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諮詢正如火如荼,環團促請政府檢討及修正影響環境保育的條例,包括城規條例和廢物處置條例,希望透過修例限制私人土地上的鄉郊破壞。我們應該拋棄將土地換作豪宅的陳舊發展思維。生態破壞,尤其在農地的破壞,不只令下一代失去欣賞雀鳥蟲魚的樂趣,更是喪失選擇城鄉共融的未來。

相關資料
《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公眾諮詢(2016年4月7日截止)
世界自然基金香港分會就《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發起的聯署

文:守護大嶼聯盟成員及創建香港項目幹事伍雋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