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咪貓

香港傳媒工作者,現留學英倫。從前,咪貓每到世界一個角落,都會寄他一封名信片。分手了,名信片無處寄,唯有寄到心坎中。故事繼續,踏著碎步,走遍世界每個角落。 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stepsofmi/ 網誌

生活

丹麥——哥本哈根:在Arken Museum 看到丹麥女孩的真身

丹麥——哥本哈根:在Arken Museum 看到丹麥女孩的真身
廣告

廣告

在倫敦Covent Garden看畢《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甫出影院,一眾友人即議論紛紛。

「那個老婆Gerda的愛偉大到不可思議!」
「是愛嗎?還是沉溺而已?老公Einar變了女人 Lili,已不是她所愛的那個人了!」
「我分不清究竟Lili還是Gerda才是主角!」

我靜默地忍著一眶眼淚,發了個短訊:「我看了《丹麥女孩》,不停問自己,他日你變了女人,我還會愛你嗎?」
他覆了一句: 「傻瓜 >3<」

變了性,可以愛。變了心的,還可以愛嗎?

Gerda Wegener 為我提供了答案。

在哥本哈根短短三日,竟讓我碰上了史上最大型的Gerda Wegener畫展。

從哥本哈根中央車站出發,只需25分鐘就到達Ishøj站,再坐10分鐘UBER,就到達方舟現代美術館(Arken Museum of Modern Art)。「方舟」此名,改得沒錯,四周人跡罕至,美術館旁就是汪洋大海。

一進展覧廳,電影裡的畫面逐一湧現,當日在影院中的激動和糾結再度湧上心頭。戲裡出現過的畫乍全不是虛構,一幅又一幅真跡就在眼前!

1904年,Gerda與風景畫家Einar Wegener 結婚。1930年,Gerda支持丈夫接受變性手術,成為史上最早變性人之一 Lili Elbe 。

Gerda的作品大多以女性為主題,內容大膽前衛,筆下的女子個個嫵媚、高貴、獨立。

21312312

早在1920年代,Gerda已高舉女性獨立旗幟。其中一幅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1927年面世,名為 “Girl and Pug in an Automobile”。Gerda 以裝飾藝術風格 (Art Deco),描繪一名女子駕著閃亮紅色跑車風馳電掣,飄逸的外衣,說明跑車的馬力遠超背景中那兩頭真馬。而此女子更是非一般女子,她是一位Garçonne 。Garçonne一詞由法國作家J.-K. Huysmans於1880年發明,意指那些束短髮、穿男裝、妝容突出的女性。這位Gerda筆下的Garçonne不但打扮入時,且自由駕車,前往自己想去的目的地,乘客座上陪伴她的不是一位男士,而是一頭可愛八哥犬。

在自由的藝術國度裡,Lili 和Gerda有自己的小天地, Lili活出她的女性身份,而Gerda則用畫筆盡情發揮。Lili 是Gerda最喜愛的模特兒,不少作品都是Lili 的肖像畫。畫中的Lili形像百變,千嬌百媚,意態撩人,坦白說跟展覽館中Lili的巨型實照頗有出入,戲中Eddie Redmayne的造型甚至比真實的Lili還要美麗。但從Lili 的肖像畫中,觀賞者確能真切感受到Gerda對Lili的愛意,欣賞之情盡顯筆下,沒有愛,根本不能看到Lili的美;沒有愛,根本不能支持愛人的一切選擇和決定,哪怕外人認為那些是自私和不負責任的決定。

2342342

Gerda在幾幅作品中,描繪了她跟Lili共處的快樂時光。她們會互穿大家的衣服,又會一起到巴黎遊樂園The Magic City,出席一年一度的同志化妝舞會。直至1935年,這個化妝舞會一直是LGBT界盛事,亦是他們的心靈避難所。因此,坊間有傳Gerda有女同志傾向。1925年,Gerda為色情書籍 The amusement of Eros,創作了一套12幅的插畫,以幽默但高貴的畫風,繪出兩女之間的魚水之歡。

1930年,Lili在法律上正式成為女人,獲發新護照,且不再與Gerda同居。由於Einar不再存在,所以無法與Gerda離婚,丹麥國王遂特別頒令終止二人婚姻,Einar/Lili與Gerda和平分手。

Lili後來愛上了藝術品商人Claude Lejeune.,更希望與他共諧連理。1931年,Lili為求懷孕,接受子宮移植手術,三個月後因器官排斥,與世長辭。死前幾天,她給家人寫了一封信:「我知死亡將之,昨晚我夢見媽媽,她握著我的手臂叫了我Lili,爸爸也在場。」

1931年,Gerda改嫁意大利空軍軍官 Fernando Porta ,移居摩洛哥,但仍保留Einar的姓氏,在往後的作品裡,自稱為Gerda Wegener Porta。惜新夫耗盡她的積蓄,二人1936年離婚,Gerda於1940年在貧苦中去逝。

無論Einar/Lili怎變,Gerda都愛,只是愛的方式不一樣了。

一行禪師在著作 How to love 裡,分享了愛的定義 -- “Understanding is love’s other name. If you don’t understand, you can’t love.” 

禪師提醒我們,只有令人快樂的動機並不夠,因為人人對快樂的定義截然不同。要令你的愛人快樂就要明白他們的需要、痛苦、和願望,而非自以為是地假設自知怎樣做就能令愛人快樂。

“One of the greatest gifts we can offer people is non-attachment and non-fear.”

Gerda 明白成為真女人是Einar的畢生願望,只有這樣Einar才會得到快樂。

超越執著、超越恐懼,她放開Einar,成就了Lili。

Gerda 做到了,我呢?J

原載於本人部落格 - 咪貓碎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