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駁香港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論

廣告
駁香港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論

廣告

香港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據新華社最近在一篇名為《對「港獨」絕不能養癰為患》的評論員文章說的確如此,文中說:「翻翻史書便知,早在公元前二一四年,秦朝置南海郡,就正式將香港一帶納入番禺縣管轄。此後至十九世紀中葉鴉片戰爭以前,二千多年間,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一直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香港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一歷史事實舉世皆知。即使在被英國殖民統治期間,廣大香港同胞始終認同自己屬於中華民族。」[1]

為反駁這種論斷,《熱血時報》挑出其中的漏洞:「翻查歷史,一個叫『南越國』的嶺南地區國家,曾經管治香港地區。南越國於公元前二零三年建國,時間是秦朝滅亡後,疆域包括廣東、廣西、福建、海南、香港、澳門和越南北部。『南越國』於公元前一一一年滅亡,國祚九十三年。由此可見「新華社」在拋書包之前,未有好好了解歷史。」[2]這種反駁堅實嗎?只要對方將南越國都算做中國歷史的一部份, 就能回護自己的論點。南越國就像那些已經給中國吞併的夜郎、柔然、烏孫、龜茲諸國那樣,不是已經變為「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嗎?

為了駁倒「香港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論」,我建議用「香港自更古以來就不屬於中國論」反駁。事實上,夏代只佔黃河中游一帶[3],就是華中、華東等地[4],都不屬於「中國」範圍。到了周代,才分封諸侯於華北、華東等新佔地區。[5]而就算到了這個時代,諸侯國(即姬姓、姜姓封建主的城市)四周都包圍著長久住在當地的居民,即被諸夏鄙視的蠻夷戎狄,這些土著的語言、風俗都和華夏不同,有很強的「民族意識」,不會把自己當做「中國人」,而「中國人」更嚴守華夷之辨,也不會將他們當做「華人」。[6]若按周朝的版圖論,只有「中原」一帶才可以稱之為「中國」[7],在吳國之外、越國邊鄙的「香港」又怎可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呢?所以,「香港自更古以來就不屬於中國論」比「香港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論」成立得要早,而且更有經典支持,不會「數典忘祖」的你,當然不會拒絕這個論斷吧?

如果中國共產黨堅持要統治一切「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的地方,那麼,請全體八千萬中國共產黨員立即滾回陝北的窰洞吧,陝西一帶才是名符其實「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進一步講, 香港能不能獨立也不是講理由的,而是講利益的,所以,「香港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論」和「香港自更古以來就不屬於中國論」其實都不重要。香港要獨立、要建國,只要符合中外利益,中外各方勢力都會將之納入不公開的政治議程之中,按部就班靜悄悄推行著。既不顧新中國人的反對,也不理香港人的贊成,只會丟下那些「不知就裏的群眾」五內如焚七情上面地公開爭論。

[1] 這篇《對「港獨」絕不能養癰為患》在網上很難找,只能找到二手的新聞報導,我在《熱血時報》上見到連結才看到全文,莫非不容國民看到?

[2] 見《新華社無視南越國 稱香港自秦朝起已由中國管轄》,2016年4月1日《熱血時報》。

[3] 《維基百科》「夏朝」條下云:「夏朝早期,夏族主要在山西中南部的河內地區活動,沿汾水、河水向東南方向遷途,晚期至河南中部伊、洛河流域。」

[4] 華中地區參考《維基百科》「華中地區」條。

[5]《維基百科》「周朝」條下云:「周朝興起於今陝西渭水流域的周原(今陝西岐山縣),在季歷與西伯昌(即周文王)的經營下擴展至陝南、晉南一帶……。武王伐紂的勝利,使得小邦周取代大邦殷,定都於鎬京(今陝西長安),領土拓展到東土晉中、河南、山東等地。」

[6] 例如春秋時晉范宣子認為姜戎洩密,戎子駒支反駁說:「我諸戎飲食衣服,不與華同,贄幣不通,言語不達,何惡之能為?」,見《襄公十四年》。又如《禮記.王制》載:「中國戎夷,五方之民,皆有其性也,不可推移。東方曰夷,被髮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蠻,雕題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髮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中國、夷、蠻、戎、狄,皆有安居、和味、宜服、利用、備器,五方之民,言語不通,嗜欲不同。」《呂氏春秋.知化》:「吳王夫差將伐齊,子胥曰:『不可。夫齊之與吳也,習俗不同,言語不通,我得其地不能處,得其民不得使。』」以上諸君都一致認為四夷很有理由說:「我們不是中國人」。

[7] 《維基百科》「中原」條下云:「指以中國河南省為核心延及黃河中下游的廣大地區」。河南屬華北地區。

圖片說明:

圖一:亞洲電視的遺言「都應該要獨立」令我想起另一家親中新媒體廣告那句「是時候政變了(「政」原作「改」,給最有創意的香港人改為「政」)」。

圖二:民國時期中國各區劃分,見《維基百科》「華中地區」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