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天使的眼淚

天使的眼淚
廣告

廣告

教育局長吳克儉不承認香港教育制度失敗,3月19日出席在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舉辦的校慶活動,離場時遇到學生及校友和「熱血公民」合演「請願大龍鳳」,正正反映香港教育存在嚴重缺陷,「請願大龍鳳」掌摑吳克儉局長好應。

請願學生要求局長接聯署信及對話,並要求全面取消TSA、取消普教中及認真處理學生自殺問題。吳克儉對請願學生及口號不作回應,迅速上車準備離去,請願學生隨即上前堵塞停車場出口,並指摘吳克儉不務正業。傳媒將事件斬頭斬尾引導社會視線,只討論學生示威同局長拒絕落車接信,聯署信的是非對錯則隻字不提,香港陷入是非不分正邪無界,傳媒功不可沒。

聯署信開宗明義擺明車馬就是要羞辱吳克儉,指局長「外交頻繁旅行為重」。聯署信第一項反對推行普教中,表示已有大量文獻及各大學學者研究結果顯示普教中未能改善或增強學生的中國語文能力,更甚是阻礙中文能力吸收。大陸同台灣都是以普通話(國語)教學,大陸人同台灣人的中國語文能力是否比香港人低劣?指責以金錢威脅學校推行普教中,金錢只是利誘,與威脅有何相干?聯署信的語文水平說明了事實。

「母語是教與學的最佳語言」,粵語是香港大部分家庭的共同語,普教中有助於語文水平整體提高的成效受到質疑。應否推行普教中的爭議存在不同原因,但普教中並非由吳克儉提倡亦無強迫普教中,何來陷學生於不義之嫌?普通話屬法定國家語言而不是「外來漢語」,作為溝通工具,獨立成科專業專教,可能更適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特別。

聯署信的第二項,指吳克儉局長強調TSA受大部份學校老師歡迎,是把歪理隨口噏。教育局據學校種類、地區及規模,挑選50間小學邀請參與TSA試行方案,目前有近40間小學應邀及自願參與,事實說明TSA不是十惡不赦。讀書從小就有學科測驗,TSA就是每年都要做的學科測驗。TSA只作為檢驗學校水準,學校爭取「TSA 成績平均指數持續攀升」成為強項,為排名而狂操學生,的確對學生不公平。教得好就唔使操,TSA為學生帶來不必要的補課,並非教育局所賜,而是家長校長老師齊齊扮怪獸導致。

聯署信的第三項,指2015年12月教育局課程發展議會更新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提到學生應具備認讀簡體字的能力,指控局長此舉是政治意圖。今年2月教育局已經澄清,早前發出的諮詢文件,認讀簡體字並非其中的諮詢項目。並指自2002年開始,《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已經提出學生應掌握認讀簡體字的能力,不是更新教育課程時加入。中學生或許年少無知,聯署信是由教師草擬,教師是詐傻扮懵玩政治,聯署信同「請願大龍鳳」,完全是借題發揮,志在羞辱弱勢局長吳克儉。

聯署信的最後一項,指教育制度每況愈下,導致本學年已有21名學生輕生。學生輕生是社會問題,教育只是其中一項因素,聯署信抨擊教育局長視人命如草芥,指局長應急謀對策,對症下藥解決學生因壓力輕生問題,不應浪費時間參與校慶。教師的指責,潛台詞是控訴校方不應邀請吳克儉出席校慶,校長朱國華是否為此而感到驕傲?

政府已宣佈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就學生自殺事件全面了解及分析原因,並建議預防學生自殺的適切措施,預計六個月內向教育局局長提交報告及建議。委員會包含各界相關人士,聯署信將學生自殺的仇視集中在教育制度,教師卸膊之餘更劍指吳克儉,令學生呼喊「吳克儉下台」時更興奮,讓校慶成為一次愉快而且富紀念價值的回憶。

適當的時間適當的場所做適當的事情,吳克儉不是學生的「便宜老豆」,不是隨傳隨到,飲杯茶食個包也應該預約。提倡認讀簡體字是否存在政治意圖和普教中的成效以及學生自殺問題,都不是中學生的識見範圍,要求同吳克儉飲杯茶食個包「和平對話」,又能說出些什麼真知灼見?聯署信已認定局長失職之多罄竹難書,希望局長聆聽哭喊又有何用?無知的學生流不出天使的眼淚,年少無知柴娃娃呼啦啦,當然哭喊無用

吳克儉拒絕落車接信,是因清楚知道學生並非表達意見,而是做show。儘管師生認定吳克儉不才,似酒樓部長多過似教育局長,但被邀請作校慶嘉賓,應該受到尊重,同場加映「請願大龍鳳」,強迫吳克儉飾演丑角,不合禮數。校長朱國華如果有睇過聯署信,應該清楚知道師生來意不善,校方處理唔妥當。

校方證實,典禮前一晚已收到局長要提早離開的訊息,並已告知校長和負責老師,事實證明吳克儉不是存心逃之夭夭。該校的教育推廣機構主席湯修齊並澄清,是在吳克儉離開學校時,將聯署信的電子檔案本whatsapp局長,但局長未有回應:「我淨係喺個Whatsapp睇到,局長已經睇咗嗰封信,同埋我可以將局長睇咗封信嘅訊息,話返畀在場人士聽。」

校長朱國華接受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訪問,解釋何以「為學生而驕傲」。朱國華表示:「雖然時間比較倉促,但他們會和校方溝通,說他們有些意見想給局長,學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都希望可以令這件事做得到。這是我第一個驕傲。」請願信於3月10日聯署,整場「請願大龍鳳」已經完成佈署,3月18日才與校方溝通,朱校長的第一個驕傲來得太倉促。

「佔領運動」其間及其後,「熱血公民」搞搞震,擾亂秩序令到商舖要關門,目睹「熱血公民」之活動都是流氓行為,其教主更是黑社會,市民普遍認為「熱血公民」不是正派組織。伊利沙伯舊生會湯國華中學有中三生是「熱血公民」成員,等同黑社會已經滲透入校,校長朱國華是否為「好學生」感到驕傲?

「教協代表」葉建源議員高調回應事件,批評吳克儉「寧願所謂被困45分鐘,也不願意下車跟學生溝通,是自招罪名,與人無尤」。其實聯署信大部分觀點與葉建源之立場相同,教協應該是「請願大龍鳳」的幕後黑手。吳克儉局長未有書面逐點回應聯署信,不是完美結局,有心唔怕遲,朱國華校長如收到回覆,有教無類,應該逐點與學生深入討論。策劃事件的教師已是無可救藥之壞廢品,由他去吧。

如今為人父母甚艱難,子女的師長是「教協」會員,一定擔心子女長大成為「廢青」;子女的師長是「愛國進步」教師,又驚怕子女被教導成奴才;如子女的師長是神職人員,又憂心子女被洗腦變咗神棍。香港人現時都不願意生兒育女,吳克儉局長你話點算好?怎麼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