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香港故事:一半駐軍有性病

廣告
香港故事:一半駐軍有性病

廣告

最近的安全套潮文,Patrick哥忍辱負重,明知老婆偷食,老婆還可能有性病,整頂綠帽笠到去腳趾尾,還仍然結婚,只是買套保護自己,避免性病。如果返回19世紀的香港,Patrick哥可說是性愛界的智者,當時特別是軍人,完全不懂出入平安的道理,結果玩到當時香港一半駐港士兵有性病,攪到幾代港督都叫頭痛。

英國早期來到香港駐軍,日日都是訓練,親戚朋友全部都在十萬八千里,除了飲酒,駐港英軍根本沒事幹,唯有幹幹女。根據1880年的數據,英國士兵最「污糟」,在英國土本士兵入面,每1000個士兵就有245人玩到有性病,還需要請假。香港的數字亦都一樣,同樣有1/4士兵玩到有梅毒,最經典的一次是發生在1853年,皇家海軍「溫徹斯德號」來港,船上有1/3水手上船時竟驗出梅毒,成為令人嘩然的「梅毒船」。

事實上,叫英國人唔扑野,就好像叫劉江華講解為何康文署點解刪去「國立」兩字樣,都是幾乎無可能。當時港督寶寧於是想出辦法,於是決定用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立法規管,下令所有妓院都要註冊、妓女要定期檢查,有病要強制治療,最後成為1867年通過的《傳染病防治法案》。不過,這個並不單是民生問題,原來更是政治問題,原來當時英國並不是很想立例,覺得變相令賣淫合法化,與國家本土政策不同,變成「一國兩制」,最後勉強同意立法。

「妓院要註冊,邊個最開心?」是軍人?是華人?全部都錯,原來是警察最開心。當時警員是有權查封黑市妓院,黑警的心態,大家都明白,名義上是有權封黑市妓院,實際是有免費雞叫,講句「正!」,舐舐脷就除褲。

但所謂「野可以亂食,雞唔可以亂叫」,更何況是免費雞?結果在條例實施後,在1869年每100個警察入面,就有16個人有梅毒,但軍人、水手患梅毒就由25%降到7%。其後,當時有一隻美國軍艦德拉維爾訪港,當時很多人都擔心會不會成為另外一隻梅毒船,結果水手完成來訪後再上船,隨船醫生為他們檢查性病,竟然無人中招,連醫生都覺得驚訝。難道他們真的全部變回乖寶寶?當然不是,應該真的法例有效,因為整隻船之後去日本,結果真的有不少水手又中性病,又變了性病船。

世界沒有完美法例,在這條關於妓院及妓女的法例上,亦可以見到英國當時對華人的岐視。所謂「強制妓女體檢」,原來只是強制接待外國人的妓女,接待華人的妓女是不需要體檢,所以肯肯定是傷害華人感情。

其後,軒尼詩在1877年來港做總督。如果唐唐有婚外情,私生活不檢點,那軒尼詩可以說是「花叢老手」,他有一個年輕老婆,一個領養老金的情婦,還有兩個私生子!他極為反對妓院註冊制度,於是他使出689的絕招,成立委員會,營造民意,然後預先密會委員會成員,控制結果。這麼張揚,結果大家識做,委員會支持廢除妓院註冊制,消息傳回英國。

剛巧當時英國國內自由主義興起,認為就算社會大部份擁有最大幸福,都不可以侵犯個人自由。用最俗世的講法就是,就算是明知有梅毒,都不可以限制他們扑野的自由。當時普遍有一種看法,如果真的將妓女強制檢驗,即暗示了那位妓女是「墜落」的一群,他們認為公開地標籤某些婦女是「墜落」是不道德,於是建議廢除有關妓院的條例,並獲得通過。

事實上,英國與轄下很多殖民地的文化極不一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包括香港當時條例廢除,但繼續私下監管,最終在1890年連非正式的監管制度都放棄了。監管一廢,性病簡直是瘋狂上升,在1897年頭4個月,每1000名香港駐軍入面,竟然有一半士兵有性病。在有性病士兵入面,又有一半中了梅毒。在1897年至1900年期間,香港有一半駐軍都有接受過性病治療。

最後,英國及香港可說一人退一步,雙方同意授權巡理府可以查封任何警員上報的妓院,但實際上警員有默契地不上報一些繼續接受體檢的妓院,這個方法沿用了很多年。這個方法可不可以壓制性病?阿群不知道,但相信警員就「FATFAT」,變相操控了妓院的生死。



20世紀初的叫雞勝地,春園街大冧巴。最左邊的門口見到NO.1

石塘咀聯陞酒店並不是妓寨,而是高級酒店,但旁邊的建築物就是高級妓寨,要請他們去聯陞陪坐。

參考書目

法蘭克‧韋爾許:《香港史 從鴉片戰爭到殖民終結》,P.242-247

原文刊在此

阿群帶路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