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被誤導的生物多樣性諮詢

廣告
被誤導的生物多樣性諮詢

廣告

再過兩天,為期三個月的香港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便要結束,我作為專家小組的一員和香港自然生態論壇的活躍份子,彷彿在過去的幾個月,真正涉及討論整全的策略及行動都十分缺乏,昨日終於在記者會(不是研討會)能把這份諮詢的核心和問題有較全面的了解。

創建香港司馬文指出,諮詢文件第三十七頁,寫到「作為香港首份《計劃》,我們 認為首要任務應該專注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以培育更相容的社會環境。因此,我們不擬在此時引入重大改動,例如改變現有的政策和法律。」如此坦白地指出香港的政策和法律是不會因為生物多樣性策略而作出修改,這不就是狠狠地打了一眾的專家小組的建議,如不少的專家都建議更新或修定野生動物條例或環境影響條例等,這所謂的《計劃》變得全沒有策略和行動性。

土地正義聯盟莊立彬質疑這個涉及政策和不同部門的《計劃》,卻只是由一個環保局下漁護署的一個小部門負責,權責和能力範圍是否能顧及這個牽涉整個香港長遠未來發展的方向呢?他更以香港農地生態作為一個例子,在現時的管理下,農地只歸由食物環境局管理,生態價值未被認同,而農地的使用及規劃,又涉及地政和規劃處的部門負責,最令人氣憤的是元朗一帶有不少的農地,在發展商的收購後,越來越多被荒廢,甚至容許被傾倒泥頭,把整個鄉郊生態破壞得體無原膚。

中文大學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姚松炎質疑政府把生物多樣性與香港市民的居住環境、經濟增長和社會成本等,用誤導的方式讓市民選擇所謂的優先次序,這確實是十分可笑的,自然生態就在我們的身邊,與生活環境是不可以割裂的。他舉例說以他所住的置富綠化地,有瀕危物種和罕見品種,但政府盲搶地下,完全無視這些生態價值的生境,而現時有近百幅的綠化地帶正被規劃成住宅或發展新區。

守護大嶼聯盟謝世傑指出,大嶼山以北有多項的大型基建進行,填海不斷,完全忽視整體累積對海洋生態帶來的影響,而南面的保育地帶,政府卻帶頭建議開發各種的「綠色旅遊」,其實是破壞大嶼山本身的自然生態和文化,以商業的 模式去消費自然生態。對於填海,政府的應對方法就是成立海岸公園作為補償,但即使把現時建議的三個新海岸公園加在一起,所佔全港海域的範圍仍不足3%,遠低於《愛知目標》的10%。

土地正義聯盟執委鄒崇銘指現時政府諮詢文件就如瞎子摸象,政府現時的諮詢給大家一條香蕉,就跟大家說是大笨象。《生物多樣性公約》訂立的最初十年,大部份的簽約國都沒有很實質的工作做到,故此,其後製定《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讓各地都有明確的目標可以跟隨,這次的諮詢文件,大部份的篇幅都在講述政府已在那些範疇進行了有關生物多樣性的工作,像說是我們已做了足夠的工作,只需在這些工作上再加資源,再做好一點已達目標。可惜,當我們檢視《愛知目標》的時候,香港所謂的《新自然保育政策》已是2004年推出的,當中主要的管理協議(MA)和公私營界別合作(PPP),只有三個地點落實MA,PPP更是未有一個成功的案例。

請大家一起聯署,向聯合國環境署(UNEP)及《生物多樣性公約》秘書處申訴,指出政府未有制止眼前眾多的生態破壞行為,盲目填海搶地,漠視國際公約中的愛知目標。

聯署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