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用自己方式愛國

用自己方式愛國
廣告

廣告

李波終於回來香港了。他突然的出現在港中邊境檢查站中,大模斯樣的通關回到香港見記者,聲稱自己是「自願回國接受審訊,協助調查」,更謂人身安全從未受到威脅,將會在短期內再次回國協助進一步調查。李波對記者其他的提問一律三緘其口,似乎是有所畏懼。李波在見記者時旁邊更站着一神秘男子,事情更見撲朔迷離,當中應另有內情。今次的事情,斷不會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香港所剩餘的價值,一分一分的正在流失,正在被嚴重侵蝕。

李波用「自己的方式」回國逾月,期間音信全無,更有「官方錄影片段」流出,指李波在中共手中依然安然無恙,人身自由並未有受到限制。到李波在邊境突然出現,竟然可以立即入境香港,彷彿入境處一早已知道李波當天就會被釋回港,已經做好準備配合中共,不需作任何查問便放行李波。入境處職員能夠作出斯高程度的配合,高層官員定必預先下達了指示,要求前線人員作出配合演出這齣「李波回家記」。換句話來說,早在李波「獲釋」前,港共政府已經得悉李波被「釋放」的日期,並要作出相應的配合,演出這套「黨劇」,以安撫香港市民和維穩。

李波回來不久,便再度北上,更招搖的會見記者,再次強調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自由,更能輕易的離境。入境處在李波曾經以「自己方式」回國的情況下,仍然容許李波出境;警方亦未有禁止李波離境,看似並不害怕他會再次失蹤。一切一切的政府部門表現,都顯示港共政府一早已得悉李波失蹤的內幕,並肯定李波不會再次用「自己的方法」失蹤。這正正的顯示,中共政權在李波事件上扮演着核心的角色,一手一腳籌備今次的大龍鳳,更利用李波的「愛國宣言」上演一場「捍衞一國兩制」的鬧劇,意圖粉飾太平。

由始至終,李波根本並沒有真正自由過,回來以後一直都被置於中共的絕對控制下。當初李波去到中共手上,根本不可能是自願北上。如果李波決定要向中共自首和提供調查協助,大可以光明磊落北上,甚或向中聯辦自首,斷不需用「自己的方法」自首。當李波獲釋回香港,竟然高調見記者,歌頌共產黨如何的尊重人身自由和基本人權;如何「文明」和「公正無私」地對待他;如何的「禮待」他及有系統地調查案件。李波回到香港便急不及待地歌頌共產黨,為「一國兩制」和中共政權護航,更公開承認自己中共公民的身份,與失蹤前的李波大相逕庭,一味的阿諛奉迎。最可疑的是,當記者進一步的探問李波北上的詳情和牽涉到的內情時,李波便以「不方便回答」推搪過去,迴避問題。種種行徑,分明就是此地無銀,急於澄清用「自己方式」回國的行徑,合理化李波到中共境內「協助調查」的方式。有人會說這是過份的陰謀論,不應該凡事都用負面的思維去猜度和每事都上綱上線,應該給予共產黨對「一國兩制」的堅持信心。但是,若果共產黨真的有堅定信心落實「一國兩制」,就斷不用現在的方法去處理李波事件,更不有之後的軒然大波;李波若果從未受到共產黨的脅逼,也不貿然潛逃到中共境內,而放棄光明正大的過關踏入中共領域。而事後,李波更在疑似中共人員的陪伴下,高調向記者為共產黨開脫,彷彿李波是在其控制下。若果當中並沒有共產黨的干涉,怎會有如斯的排場?

社會中的建制陣營在李波「浮水」後,立即出來為事件降溫和將事件合理化,意圖淡化事件和為中共護航。但是,事情破綻百出,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只是爛劇本拍出來的一齣舞台劇。在中共眼中,「一國兩制」只是維穩的工具,任他們演繹,來達到絕對控制的目的。香港,對中共來說是一部會印鈔票的機器,必定不容易放棄,所以必定會千方百計,用盡一切方法來控制在手中。中共已經很清楚的展現出,其他任何東西比起主權,對他們都是微不足道。

香港人,已經不願意再受中共忽爾兩制,忽爾一國的觀念管治。香港人,需要的是民主法治,而不是瘋狂的人治。要對抗中共,要從他們最着緊的東西入手。香港人,眼見李波的下場,該明白未來的路怎麼走下去。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