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守護馬屎埔 3 】區晞旻:農村,真的很好

廣告
【守護馬屎埔 3 】區晞旻:農村,真的很好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馬寶寶社區農場的地點,是區晞旻(Becky)的家。Becky的祖父母自上世紀40、50年代起定居馬屎埔,三代人務農為生。區家在村中有幾塊田,今次恆基要收回的,便是其中一塊種香蕉的農地。

IMG_0900

留在農村

Becky自出生便住在馬屎埔,僅在入住大學宿舍時離開過,但過了兩個星期便受不了。在農村長大的她,並不嚮往城市的「方便」,「由細到大,煮飯的時候,爺爺嫲嫲、爸爸媽媽就會走落田,割幾棵菜,或者過時過節爺爺劏雞,咁就有得食!但住在城市,你的食物、需要的東西,都要用錢買回來,不是隨手可得。」在超市買的,質素也不可靠,「在村內吃到的,你知道是來自爸爸的田、嫲嫲種的、或是隔壁婆婆種的,會吃的很安樂。」那兩個星期,她總將家中的食物塞滿背包,帶回宿舍。

畢業後在中環上班,Becky更覺自己與城市格格不入。朝九晚六對著電腦,「唔知做緊乜」,跟不上中環的節奏,每天花個多小時逼地鐵上班,車上人人都又累又煩躁,她問自己,「係咪真係要咁樣過生活呢?」

約兩年後,Becky在反高鐵運動中認識了卓佳佳等朋友,之後辭職全身投入馬寶寶的工作,「長時間留在這個我喜歡的地方,亦很接近家人,每天都可以見到爸爸媽媽、照顧嫲嫲,我就覺得好好了。」

IMG_0946

改革傳統耕種

馬寶寶推動永續有機耕作,但馬屎埔的農夫數十年來使用傳統常規耕種方法,要改變一點也不容易。Becky解釋,常規耕種使用買回來的農藥、化學肥料,有機耕種則要遊走社區收集廚餘、做堆肥、建防蟲網,動用大量人力。另外,社區農場直接賣菜給客人,菜種選擇要多元化,一塊田種十至二十款菜,每一種菜需要不同的照顧,相比只種一兩種菜作批發的常規耕種,控制難度倍增。

Becky的爸爸改用有機方法耕種,首幾年也「好灰」,「菜心穿晒窿,我哋叫佢做『喱士菜心』!穿到唔穿窿,但又真係好好味。」學習過程中又鬧出笑話,有一次爸爸將死魚的殘渣隨便倒在田裡施肥,但沒有用泥蓋住,臭氣熏天,鄰居婆婆以為有死屍,嚇到報警。

IMG_1009
Becky平日負責統籌農作物銷售,訪問這天她穿著圍裙,打理農場出售的蔬菜,進出廚房為巡守隊伍煮午餐,又為導賞團友準備點心。

恆基搞破壞,我哋做建設

6年以來不斷摸索,馬寶寶農場運作愈趨成熟,堆肥亦符合標準。更重要的是,為村內帶來生氣。

「因為有馬寶寶,好像有些希望。」83歲的Becky嫲嫲,以前面對收地覺得「冇得鬥」,但見到馬寶寶開心熱鬧,也開始不捨得這個地方。「20年來,恆基欺負村民、拆屋收地,整條村很頹廢,好多人很不開心,包括我自己。但6年前馬寶寶成立,開始覺得有啲嘢可以做到。恆基在搞破壞,我們就開始做建設。」

說起恆基,Becky笑言「細細個就對住佢」。恆基在90年代開始在馬屎埔收地,村子由700戶人,減至今日約100戶。20年間,馬屎埔由熱鬧變荒涼,良田被圍封,Becky說感到很傷心。

「我以前好憎佢哋,點解要咁樣趕走人。」發展商的目的是囤積土地,等待東北發展起動,收地後會破壞村屋的屋頂、窗戶,「整到你條村有咁爛得咁爛,以為沒有人住,廢村一條。」鄰居逐戶被趕走,農田逐塊荒廢,仍居於村內的村民膽顫心驚,「這裡是我們的家,點解會變成咁?」Becky無奈指,在香港「私有產權大晒」,恆基收地後便為所欲為,破壞鄉村,「有錢係咪就可以咁自私?」

IMG_0918

為了錢而傷害土地,很可憐

去年恆基在村內開始鑽探工程,從早到晚不停往地下鑽洞,噪音不斷,令Becky的媽媽情緒不穩。Becky一怒之下打電話到恆基,質問「條村唔係你架,知唔知呀?」對方竟然反指:「區小姐,條村都唔係你架!」

Becky當下非常氣憤,但後來細想,那些人其實很可憐。「他們可以為了錢,這樣對待土地......」她的眼淚停不下來,滴在木桌上。「原來真係有人會咁樣......我覺得他們很短視,不論是政府、地產商......農田很重要,對香港、對任何一個人都很重要,但他們可以為了錢,而傷害土地。有時我會想,這塊田不是屬於我們,就如佳佳所說,是我們向下一代借來的。」

然而,現實是東北發展步步進逼,「有時會覺得我們很努力,但都沒法阻止這些事情發生......」她吸一口氣,收起眼淚,「有時會覺得很累......但係都冇架啦,都要做架啦,哈哈!」

「覺得對的事就去做,不要讓自己後悔。我知道不是只有我在努力,身邊有很多人都搏晒命保住這個地方。」她說抗爭6年,最開心的是總有戰友在旁,「嫲嫲早兩日先講,患難見真情,哈哈!」今次守地,也是八方支援,「仲有好多人同我哋一齊,我唔係得自己一個」。

IMG_1088
在村口有人通宵輪更留守。

我愛我家

Becky坦言,沒有想過失去家園有何打算,「做咁多嘢,係想問點樣留低,唔係點樣走。」對她而言,只有這裡才是「家」,怎能離開?「我真係有諗過,住到我嫲嫲咁樣。」她看看推著手推車,慢步走入農場的嫲嫲。

她說,爸爸曾開玩笑:「如果有一天失去了這個地方,我們全家一起失業!」一家人的根,深深紮在這片土地,「這個地方對我們而言,真的好重要!」她坐在用布料拼成的「我愛我家」橫額前,堅定地說道。

IMG_1025

【守護馬屎埔系列】
抗擊滅村20年
Zoey:唔做就一定無得改變
卓佳佳:導賞交流 播下種子

記者: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