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祖希

兩袖清風,發下嗡瘋 網誌

政經

梁美芬議員與通識科之爭

梁美芬議員與通識科之爭
廣告

廣告

剛看過我的前通識老師的撰文和梁美芬議員對他的回應後,我特此小試牛刀,以應屆DSE考生的角色,就近日通識科的爭議撰寫短文。

以下是有關文章和短片的連結,希望以文章及短片作為本文的立論基礎:
陳曦彤:指導梁美芬議員解讀通識試卷

梁美芬議員發言

考試導向的通識科?

首先,梁美芬議員提出了一點,她認為通識科過於考試導向,令同學難以樂在其中。而我作為今屆DSE考生,我認為不論任何科目,皆是考試導向的。於現今的香港,經濟發展傾向服務業、第三產業,社會著重知識型人才的風氣和傾向是無可厚非的,這亦繼而帶出了社會對於考試、學業成績及學歷的龐大要求。而梁美芬提出的通識科考試導向的論點,於現今社會而言,看來也可以應用在各個科目。讓我們看看不同科目:數學當中學到的三角學,梁美芬議員現時需要用到嗎? 中文科要求的文章鑑賞能力,梁美芬議員現時需要用到嗎? 通通用不到。以上只是僅僅兩個核心科目的弊端,也足以證明考試導向不只是通識科問題。

通識科的功用

而通識科有甚麼過人之處? 如果讀者有接觸過通識,就會發現通識跟以往學科截然不同。通識著重批判性、多角度思考,再以學生的表達及組織能力作評核標準。 而我認為通識是事出必有因的,除了提升思維及學術概念普及化,更甚的是可以推動社教化,令學生了解世界、社會公民責任、培養公民意識及世界觀,還有梁美芬議員提及到的競爭力範疇等等,眾多有關政、經、社、文、環五個範疇的概念只可於通識科學到。這亦反映出通識科可以帶來不同的學術視野,不再局限於文、理、商三個單一的學術範圍,彌補過去教育的不足。通識科固然是傾向政治性的,但當中亦不無道理。

通識科的難易

說到這裡,引伸出另一個問題,就是梁美芬議員提及到通識科難易度的問題。梁美芬議員認為通識科內容比較困難,學生對於競爭力、民生指數等政治性的概念和關系難以理解,令學生難以掌握。我必須指出一點,其實學生的能力傾向有所不同,令他們不能對於所有科目予以擁抱。以現今考生的意見為例,中文卷一(閱讀能力)被喻為死亡之卷,還有,中、英文科兩科必修科目的不合格率非常高,考生對中英文皆叫痛苦。既然中英文不受歡迎,為何又要必修? 因為中英文是香港法定語言,社會強調兩文三語,於是中英文成了必要科目。那麼通識呢? 通識講求的是世界觀、邏輯、表達等等,這些不就是每個人必須擁有的嗎? 所以,未能掌握通識終究是能力傾向的問題,是無可厚非的,就正如理科人的中英文能力較低,甚或至文科人對數學的抱怨一樣。再抱怨,也只是無理取鬧,我作為考生也理解並接受社會對於學生能力的多元需求及承認自己的能力所限。

總結而言,倘若梁美芬議員真的想為香港教育制度出一分力,就應縱觀全局,著手改變現行社會風氣及制度,而不是針對通識科草草妄下定論。作為香港市民,我深切期盼梁美芬議員作為代議士,能為香港的未來奠下良好的基石。

以上是小弟的愚見及首次公開撰文,承蒙各位多多指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