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民族黨與基本法廿三條

香港民族黨與基本法廿三條
廣告

廣告

曾任理工大學「退聯關注組」召集人陳浩天宣布成立「香港民族黨」,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為中心思想,主張廢除基本法制訂香港憲法,建立獨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國。陳浩天表示為推動「建國」理念,積極考慮派人參選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

「港獨」成功機會是零,成立「香港民族黨」本是小學雞思想,「前途自決」同「香港建國」都是虛假的安慰,純屬選舉工程,市民反應「今天天氣哈哈哈」,王振民都承認,港獨是用作爭奪管治權的偽命題。但「香港民族黨」仍被定性由言論自由演化為瘋狂之實際行動,認為已危害國家的主權和安全,港獨議題忽然成為奴才階級及傳媒借題發揮之熱話。

香港未獨先亂,在「港獨」爭論嘈吵難耐重重迷霧之中,相關法律是最有討論價值的課題。香港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表示,言論自由也要顧及國家安全,倘人權法凌駕現行有關國家安全的條例,香港會出現國家安全真空。胡漢清強調,「港獨」會危害國家安全,而特首根據香港基本法要保障國家安全,特首應諮詢律政司司長意見,解釋有關行為是否違法。《明報》社評亦旗幟鮮明,認為整體社會應與港獨劃清界線,使其陷於孤立死滅於萌芽狀態。

《基本法》第十四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治安。」第十八條規定:「如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當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基本法》第十八條已明確規定,維護國家統一和安全是中央人民政府的責任。特別行政區政府只負責維持社會治安,必要時只能請求駐港解放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維護國家統一和安全不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特首根據香港基本法要保障國家安全?胡漢清亂噏廿四。

胡漢清認為,倘人權法凌駕現行有關國家安全的條例,香港會出現國家安全真空。人權法是正常狀態的保障,香港被決定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如發佈命令將《國家安全法》在香港實施,屬非常時期的國家行為,香港法院無管轄權,人權法又點會凌駕國家安全條例?香港又怎會出現國家安全真空?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唔識《基本法》。

胡漢清又強調,言論自由也要顧及國家安全,張志剛亦引經據典,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第1至2項中,保障言論自由的同時,在第3項:「本條第2項所載權利之行使, 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制,但此種限制以經法律規定,且為下列各項所必要者為限:(甲)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或(乙)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

特別行政區政府只負責維持社會治安,《基本法》第十八條已明確界定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定義;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就是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特區政府控制能力之內的動亂,屬社會治安問題。處理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屬於防務範疇,由中央人民政府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維護國家統一和安全不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因此,第二十三條不是國家安全立法,而是公安條例立法。

維護國家統一和安全不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香港居民不需服兵役,並無維護國家安全的義務。第二十三條是要求自行立法,規管香港居民有關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只規管行為不規範言論。香港居民不需承擔維護國家安全的義務,但不能作出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行為,這就是「一國兩制」。

中國憲法規定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一國兩制」,《基本法》第五條規定,香港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原有」的法律意義,就是規定回歸後不能被重新定義。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是不同的意識形態,反對社會主義的言論,在香港屬天經地義,在大陸則可被視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除咗馬照跑舞照跳,還包括言論自由,第二十三條立法不能影響原有的言論自由,因此只規管行為不規範言論。

保障國家安全,必然包括維護社會主義制度同擁護中國共產黨,與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規定相抵觸,《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關於保障國家安全對言論自由的限制,不適用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之兩制,限制言論自由的規範存在差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根本不知「一國兩制」為何物。

「港獨」言論並不是新鮮事物,黃毓民議員早已提倡「全民制憲」,陳偉業也經常高呼「打倒共產黨」,「結束一黨專政」亦是長毛的口頭禪。《香港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同第10條的叛逆罪及煽動罪如不抵觸《基本法》,立法會「四不該」早已長駐赤柱日日齊齊高歌「友誼之光」。

成立以建立「香港共和國」為目標的香港民族黨,屬於意圖分裂國家的行為。現時註冊失敗,香港不存在危及國家統一和安全的組織,「全民公投」」及「前途自決」同「香港建國」都是虛假的安慰。「民族黨」有成員表示,「若其他方法做不到港獨會用武裝革命手段」。宣揚武裝革命獨立建國而無組織武裝力量的具體行動,只是喧譁取寵搏取知名度,名符其實小學雞性情,口噏噏不能構成犯罪事實。

《明報》社評認為,設若本港法例應對港獨失效,最壞情况是迫使北京把全國性法律例如國家安全法和反分裂法等引入香港實施。這樣的話,等於「一國兩制」壽終正寢。社評呼籲政界及學界同傳媒勿再包庇,讓港獨組織處於孤立狀態,避免出現迫使北京直接出手打壓的局面。

《基本法》第十八條已明文規定,維護國家統一和安全不是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特區政府只負責維持社會治安,無權執行國家安全法和反分裂法,中央亦不能夠將該等法律引入香港成為特區實行的法律,《明報》是擔心還是期待「一國兩制」壽終正寢?張志剛話恐嚇也是犯罪,以國家安全法加入香港恐嚇市民,傳媒同奴才階級都已構成犯罪事實。

《明報》同《香港電台》是「泛民陣營」的輿論陣地,講《基本法》講「一國兩制」,講「高度自治」講釋法講真普選,《明報》社評一直都是歪理連篇,是傷害香港最深的文字媒體。4月1日及4月19日兩篇關於「港獨」的社評,再次推銷「一國大於兩制」,批評「港獨」的動機亦是立心不良,公器私用,意圖滅絕「獨青」和新政團上位之路維護「傳統泛民」。香港言論絕對自由而淪為是非不分正邪無界的魔域世界,傳媒扮演著不光彩的角色,香港傳媒都不是從事正義事業,《明報》長期是業界的「公信力第一」,完全是臭味相投。

「港獨思潮」令中央顏面無存,擔心惡化或進一步蔓延。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答得好:「只要依照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便能應對,做好一國兩制工作,對所謂港獨思想是一個最好的對應方式。」譚志源的表態,潛台詞是出現港獨思潮,原因是中央及特區政府未有依照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譚志源能夠真情流露,係官到無憂膽自大,「政改三人組」留譚志源一條全屍。

今年北京兩會之後的政治形勢,使人感到《基本法》規定的「一國兩制」和真普選還有機會落實,未曾絕望

※公民教育和通識教育參考資料之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