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司律

踢住對拖,由你開拖,有理還拖的町人庶民。對食,有難以滿足的肚皮,對書,有難以專一的好奇。 網誌

政經

重建中港對等框架:走向開放社會的自決路向

重建中港對等框架:走向開放社會的自決路向
廣告

廣告

在中港關係的討論上,社會相對重視核心價值傳統以及本地語文對香港社會的作用。一方面,香港強調核心價值傳統,以突出與中國大陸的不同;另一方面,面對官方強行推銷普通話和簡體字,保護香港社會主要使用的廣東話和繁體中文,也成為凝聚身份認同、對抗官方一意孤行的象徵。事實上,自由和權利,以及文化多元是開放社會的基石,自決的方向,應該與香港保持開放社會的方向相一致。

正視『核心價值』並未如想像般茁壯

香港社會自許為『自由社會』,面對中國大陸對香港社會的威脅,香港社會體會到中國大陸政權對普世價值的看法實在扭曲,而且與香港社會南轅北轍,透過政府掌握權力敗壞制度,透過紅色資本的財力,收買傳媒平台、偏離誘導市民的意見。溫和派的自治論者,提出以『自由、廉潔、公平、法治』等價值,作為植根本土的在地價值,並以這份對公民價值的認同,作為主體意識的基礎。

香港社會的確對這些價值遠為重視,是可見的未來內中國大陸社會無法比擬的,這顯示香港社會發展相對進步,但單單以這份對比而自傲,其令人憂慮之處為忽略了對這些價值的鞏固,畢竟相比起其他開放社會,有着數以百年的實踐傳統,這份核心價值僅建立短短數十年,而且是殖民地時期由宗主國英國所移植過來的,在這數十年來我們更是缺乏開放社會最重要的環節:民主政制。可見核心價值在香港,仍需加強扎根。

若果以此而自恃,強調與大陸的對比,恐怕會不成熟地對中國大陸擺出一幅封閉的態度,結果反而是與開放社會的目標背道而馳,損害本應維護的價值基礎。更是放棄在推進政治自決過程中,將本身的核心價值,轉化成對中國有原則的積極交往政策。

超越繁簡之爭的語文政策

語文是社群認同的重要基礎,故此亦是保護內部自治非常重要的環節。舉例法語的使用對魁北克省和整個法語社群利益攸關,關乎保存既有文化,以及個人如何介入工作、商業、公共服務、政治參與。現今香港社會普遍憂慮簡體字和普通話的成份在公共教育系統和私人生活領域之中驟然增加,並且隱然是以替代或削弱繁體字和廣東話的使用為目標,香港這數十年來的語文使用習慣,會因此而逐漸消失。而捍衛繁體字和廣東話,就成了捍衛本土文化的象徵。

除了一些偏向於考據的討論,集中考究那一種語文誰較古雅、誰為野蠻,更重要應是自覺語文對社會的作用。無論文化創作、日常溝通、經濟運作等,其實都影響攸關,若果官方政策是以一套語言取代另一套原本就在廣泛使用的語言,無可避免是移風易俗,改變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工具,是在截除一個整個地方的人群與過去的連結,同時斷絕該語言系統的未來發展空間,包括學術、文化創作、經濟活動(就像電影《十年》那位的士司機連開工都艱難)、乃至公共政治生活的參與、以及共同身份的連結。

當然,在中文使用上,廣東話和繁體字因傳統源流,具有獨特的優勢之處,必須要在公共領域諸如教育系統、傳播媒介中維持既有的地位;不過,單單強調廣東話,又或聚焦於中文使用上的粵語/普通話或繁簡之爭,其實並不足夠。過份強調個別語文的主體地位,實在不利於其他社群融入社會;聚焦於中文使用議題上的討論,英語社群和少數族裔社群也未能起到積極回應。

與其討論是集中繁簡之爭,倒不如點出重點在於政府強推,是一種侵蝕害的舉動。長遠而言,香港應以此為契機,探索自身的語文政策方向。反對強推普通話和簡體字之餘,並不反對各社群在私領域上繼續自由運用本身的語言,並行發展;也應便利非廣東話使用群體,能夠盡可能掌握廣東話這個在本港社會最為普及的溝通途徑,不致在中被隔絕於社會。

走向開放社會

無疑,價值傳統和生活文化上,香港應該繼續保持自身特色,但這份對普世價值、既有語言文化的重視,立足點不應單單聚焦於與大陸的比較,更是視之為一個超越香港既有侷限、疏理歷史面對不足的一個過程,才能夠強化香港更為步向成為開放社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