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港獨何足懼哉?

廣告
港獨何足懼哉?

廣告

不學無術、經常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科大經濟學系教授雷鼎嗚,繼佔領運動期間胡謅佔中令本地生產總值損失3500億元鬧出笑話後,近日又就所謂港獨主張大發謬論,聲言港獨會導致樓價大跌九成。

眾所周知,所謂港獨,完全是梁振英去年在施政報告借批評「學苑」幾篇主張香港民族論的文章炮製出來的政治稻草人,目的就是要繼續政治鬥爭,製造假想敵,撕裂社會,延續佔領行動後的社會深層次矛盾,以便爭取中共和港共內部強硬派支持連任。

當然,面對中共回歸後背棄承諾、倒行逆施,不單對雙普選一拖再拖,最終更以人大八三一決定宣告香港民主選舉的死亡,還恣意縱容689政權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自由與法治,加上大陸日趨專制腐敗,貪污枉法,香港廣大市民尤其是年輕的新世代,為求自保,普遍反共厭中,要求與中國大陸切割,因而萌生帶有分離主義傾向的自主以至獨立的思想,絕不為奇,完全可以理解。與其說是理性抉擇,倒不如說是情緒反應,更符合事實。

況且,所謂港獨主張,至今仍只停留在倡議的階段,屬於言論自由範疇,完全沒有抵觸法律,看不到一再強調「依法治港」的中共和特區政府,有什麼法理依據可以制裁。即使組黨參選,也不見得可以成為社會主流,在比例代表制下,極其量只能選出一兩個梁天琦加入議會,成事固然不足,敗事也沒可能。以政治能量計,不外乎多了一兩個少年黃毓民,擺擺貎似更激進的姿態而已。況且,加入了議會,始終難免受到議會規則的制約,如果單打獨鬥,不與其他泛民合作,奢言的勇武抗爭,更會登時破産。怎樣勇武,諒也不敢拳打腳踢建制派,動689一條頭毛,到頭來還不是另一個他們恣意攻擊和鄙棄的長毛?但議政能力肯定更差,根本不會做出什麼實事來。

因是之故,高明的統治者根本不會煞有介事認真看待,正如英美民主國家內一樣有共產黨,主張推翻資產階級政權,取消資本主義制度,不見得人家會大驚小怪,除非他們採取實際行動,鼓吹及以暴力進行革命,不然民眾自會自行取捨。

以香港人之務實和刁鑽,用投票(代價很少)表達不滿和抗議經常有之,由推選長毛、黃毓民、陳偉業、慢必入立法會到高票支持梁天琦,基本上都是同一心態,但不等於完全認同他們的政治理念和主張。除了雨傘運動後的元旦和七一遊行不能作準外,回歸以後每年七一遊行的人數,根本反映當時的民情和民怨。只要政府願意聽取民意,在政策上針對時弊,真正紓解民困,激進主義的主張立即消失了大部分的群眾基礎,屢試不爽。

689選擇以民為敵,由外國勢力到港獨,不斷製造政治稻草人和假想敵,目的有二:其一是向中央虛報軍情,誇大事實,製造恐慌,刺激和游說中共的強硬派支持自己連任,以保障所謂國家安全;其二是為港獨造勢,恫嚇公眾,分化民主派陣營,脋迫中央就範。

可以這樣說,梁振英根本就是港獨之父,而港獨就猶如寄生蟲,必得依附在689政權的腐敗和潰爛上才能生存。因此,要從根本消除港獨,辦法只有一個,就是先消滅梁振英,然後大事改革,消減民怨。

反之,以高壓手段迫害港獨,只會壯大他們的聲勢,教他們獲取更多社會同情,效果適得其反,明顯墮入了689和中共土共強硬派的政治陷阱,實愚不可及。

港獨主張只是虛張聲勢的政治姿態,沒有社會基礎,港人挑通眼眉,人人明白,不會認真看待,但打壓港獨卻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自由和法治,動搖根本。國際評級機構固然大有借口降低香港評級,外國投資者亦會裹足不前,屆時金融海嘯後一直泊在香港的逾萬億資金大規模撤走,股市樓市大跌,產生的負財富效應可令本地生產總值七成依靠內部消費推動的本港經濟一夜之間崩潰,那才是更值得令人憂慮的地方。

原文刊在大紀元時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