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不必再在這裏加「編者按」了

不必再在這裏加「編者按」了
廣告

廣告

已經是第二次在《明報》副刊開天窗了。

兩年前,劉進圖突被調職,來自馬來西亞的鍾天祥空降擔任總編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率先在其副刊專欄開天窗表達不滿。時代版其他作者紛紛撰文評論撤換總編輯一事,加東版明報將有關內容全部抽起,以其他作者的文章填塞。加拿大的明報讀者發現,以電郵告之。這種極不尊重作者的做法,我們極度憤怒,4位作者在同一天開天窗抗議。

尊重表達自由是明報珍貴傳統

當年開天窗,編輯部有沒有激烈討論甚至爭拗?我不得而知。而刊出的開天窗專欄,只有我們各自擬定的標題,內文一片空白,編輯沒有為我們加添任何東西,尊重作者的表達自由,是明報最珍貴的傳統。據悉,當年負責簽版付印的,就是今天被炒的姜國元。

明報粗暴解僱執行總編輯筆名「安裕」的健筆姜國元,幾位專欄作者決定開天窗抗議。副刊專欄因為要提早埋版,要刊出前兩天交稿。專欄在星期日刊出,星期五晚把稿交了,一直沒有收到受阻的消息,沒有新聞就是好新聞,以為過程順利。到星期六晚上接近11時,我收到副刊編輯的電話,說有阻滯。來電的編輯說,上頭計劃把「編者按」放進開天窗的專欄內。老實說,如此侵害作者表達自由的做法,我是極度不滿的,但我體諒編輯的難處。

刊出的「編者按」,與這幾天在觀點版文章末刊出的一式一樣,內容如下:「編者按:《明報》集團4月20日就此事的聲明表示: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這種官樣文章,有公信力嗎?能達到「消毒」效果嗎?可以改變讀者的負面觀感嗎?相信當事人心中有數。如此這般的「編者按」頻密地出現,在明報的版面幾乎無處不在,重複又重複,像嗡嗡嗡的聲音在耳邊令人厭煩,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這不是笑話那般簡單,更令人震驚的是,原來刊出這個「編者按」,經過了一番周折,開天窗的專欄,幾乎未出街已經給槍斃了。

埋版當天是星期六,鍾天祥休假,負責的編輯已經簽版,並在印刷機開始付印。從明報職工協會的聲明得知,鍾天祥晚上突然回到明報,下令停機,要求改版「封窗」。如何「封窗」呢?要求用任何方法,包括文字圖片等把版面填滿……總之是不能讓讀者見到代表抗議聲音的天窗。經過翻來覆去的討論,幾經「斡旋」,在開天窗的專欄中放入代表官方立場的「編者按」,作為妥協。

報紙專欄就像一片自留地,通過文字與讀者交流,是作者的個人觀點,絕不代表報館的立場。寫什麼內容,只要沒有觸犯法律,由標題到文字,幾乎一字不改就刊出。開天窗是作者在今天的特殊情况下,不得已的表達形式。強行「封窗」而不得逞,在每個開天窗的專欄中硬塞入明報的「編者按」,極不尊重作者同時也不尊重讀者,版面看起來也相當滑稽,非但不能產生所謂「消毒」作用,也無法達到平衡效果。相反,這種編排,令讀者覺得明報每况愈下,換了老總,炒掉執行總編輯,明報已變成讀者都認不得的明報,明報已不是昔日包容多元的明報。

從明報的「編者按」看到,炒掉執行總編輯的最大理由,是節流緊縮、節省資源。但最荒謬的是,副刊早已上機印刷,鍾天祥下令停機改版再印,為何浪費油墨浪費紙張浪費電力也在所不惜?難道明報老總負責的對象並非讀者,眼中只有老闆,粗暴停機企圖「封窗」是做給老闆看的?強制塞入「編者按」也只是為了對老闆有所交代?試問,眼中沒有讀者的報紙總編輯,還配做總編輯嗎?

媒體是公器不是私器

近期明報因政治敏感理由臨時改版,早已不是第一次了。去年2月,明報原定頭版報道「六四密件」,後來改為「阿里巴巴10億助港青創業」,就是鍾老總的傑作。員工不滿,發起「擱筆1小時行動」抗議。類似情况,前一年也發生過。

「新聞自由是屬於老闆的」,不少華人媒體的主管奉為金科玉律,只要體現老闆的意志,懸崖深海也會跳下去,違反新聞規律道德操守也在所不計。媒體是公器不是私器,媒體的對象是廣大讀者,老闆只是讀者之一。明報今天的做法,無疑是把已經搖搖欲墜的招牌打個稀巴爛。

與不少同齡人一樣,中學開始看明報,每天看,甚至訂閱送報上門。40多年報齡,我極愛明報,一直視明報為精神食糧。明報經過這幾年的折騰,公信力受損,形象日走下坡,身邊的朋友都說,對明報極度失望,不再訂閱,早已停看者愈來愈多。明報的發行部門應早有察覺吧。

專欄開天窗,文章繼續批評,想必已惹怒明報的當權者,秋後算帳必會到來,是遲或早,是用「版面改革」或「優化內容」等藉口而已。僅在這裏立此存照。

上面的內容,已把「編者按」完整地引述了,省點油墨,不必再在這裏重複吧。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