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交錯的場景 —— 唐津和呼子

交錯的場景 —— 唐津和呼子
廣告

廣告

伊萬里到唐津,有一條JR火車線連接著,但很神奇的是中間一時到四時是沒有火車班次的,這種放飯的節奏猶如意大利的小鎮生活。

坐了四時多的車,約一個小時後到達唐津,去遊客中心找旅館,在那裡的傳單找到一間很便宜的,但再看清楚點發現那旅館全是單人房;然後遊客中心嘗試替我們找一間火車站附近的,當晚也沒有房,最後落腳在海邊附近的一間酒店,頗便宜的但也是整個旅程最像正式酒店的住宿。唐津不大也不旺,但確實比想像多人來。

伊萬里、有田和唐津,均以燒陶聞名,最後我在唐津的商店街也買了一陶瓷紀念品,一個價值100日元的清酒杯,雖然便宜但我卻真的甚喜歡,酒杯外紅內藍,杯底有一向心的旋渦紋,像高達的電影。

第二天早上,天空猶如寶礦力廣告般蔚藍,長長的沙灘配上如此澄明的藍天白雲,仿如超現實的圖畫。有一叔叔對著海邊石壆獨自投擲棒球,球滾回來又拾起繼續,這種像卡通片中獨自訓練的情景在日本其實不難碰見,還記得在原爆公園遺址的一個晚上,碰上一青年獨自在公園練習揮棒球棍,猶如《童夢》中的一幕。那個天色真的很美,城裡的河通通都泛起美麗的倒影。

之後就出發去呼子朝市。唐津和呼子這兩個地方,我是從松平清張很精采的推理小說《交錯的場景》知道的。《交錯的場景》在於故事中謀殺犯是因為文學的追求而殺人,而警官也因為其文學的修養和底蘊而破案,故事中有故事,情景和文本交錯的極緻。《交錯的場景》當中很多故事,就是交錯在唐津和呼子這兩個場景。

呼子在《交錯的場景》是不為人所知的漁村,今天呼子已是非常聞名,基本上很多人去唐津最大的理由,就是去呼子而非唐津本身。呼子聞名在於其朝市,其朝市聞名於其魷魚 (由於本人連基本生物的認識也欠奉,很長時間我以為那些是墨魚)。

先說烤魷魚,那裡有很多婆婆賣烤魷魚,我們試食了很多婆婆們的手勢,全部都很好吃,魷魚乾本身已是美食,更何況是剛烤好的魷魚呢? 但那些烤魷魚全部賣的都是預計你回家再烤來吃的,沒有一家打算賣些即場吃的,我們竟蠢得問婆婆可否買多些試食的樣板。

但我更喜歡那些花枝丸,剛蒸好非常鮮甜,總共在三個地方吃了這花枝丸,全部味道都有些不同,很神奇。但最終極目標是要找到吃魷魚刺身的地方,找了一陣子也找不到,又忍不住邊吃邊找,最後在海港一邊找到食刺身的地方,門口表示電影《惡人》也在這裡場景。

其實那時只是11時還沒有,但已經食了我平時早餐加午餐的份量,但我還是叫了一個非同小可的魷魚刺身定食。定食先來一些刺身、花枝丸、湯、其他魷魚小菜等,主角魷魚刺身有專人出來示範介紹,看她一剪那魷魚鬚,整隻魷魚頭部和觸鬚猛動,當下嚇了一嚇;然後她把魷魚鬚放落豉油碟,那觸鬚依然在豉油中掙扎。魷魚刺身這道美食,就是你一邊吃,一邊看著它呼吸,看著它眼睛還在動,看著它的血管擴張收縮,看著它在看你剪它的觸鬚,不能不說這是一道凌遲的美食。

最後那專人走來問我一些聽不懂的問題,我胡亂點頭,她就把餘下的魷魚刺身拿走,過了一會換成一碟天婦羅,我不知那炸它的滾油,對它來說是煉獄還是解脫。我則吃得很飽很飽,一身殘忍的美味滿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