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碼頭工友告訴我,那些關於尊嚴的故事

碼頭工友告訴我,那些關於尊嚴的故事
廣告

廣告

今天趁著五一勞動節,我與一群青年人到工聯會的遊行隊伍,望向參與遊行的工人長者揭穿工聯會的真面目。他們於深水埗區議會投票反對全民退休保障、立法會於標準工時立法時拉隊離場、男士七天侍產假投反對票。

我發覺參與遊行的長者們,對於工聯會種種出賣工人利益的不義之舉似乎毫不知情,真心誠意地喊着口號,希望標準工時可以立法。看着這些畫面一幕一幕經過,我覺得十分可悲,不能任由欺騙繼續。

猶記得三年前當我參與碼頭工潮,到碼頭跟工友做訪問時,發覺自從金融風暴後,香港工人所面對的處境越來越艱難。每次經濟危機,僱主都會要求工人跟他們一起共渡時艱,實行裁員、減薪、以至外判。但當經濟復蘇後,資方卻從沒把工友付出的、應得的歸還他們,工資鮮有提升。這十多年來基層市民的生活條件,就是因此日益惡化。

當時許多工友會被要求連續工作72小時,工作環境非常惡劣,完全是收買人命。更傷感的是,工友為了養活妻兒唯有捱盡苛克條件,但過長的工時卻令他們無法陪伴家人,甚至失去家人。當日我訪問的工友中,不少都是剛離婚或正辦離婚的,報章亦有報導,有工友的女兒因太少見爸爸,連他的樣子也不認得,把他喊作叔叔。

這場工潮對我的影響很深。在這之前,並不知道本地工人的水深火熱原來到此程度,在這者號稱第三大的金融中心的繁榮都市中,工人賣命的工資竟如此低、工作條件這樣差,直如第三世界地區,多麼荒謬!多麼令人憤怒!

其後翻查資料,我發覺原來香港的堅尼系數,沒有隨着我們的經濟增長而減低。相反,我們社會越富有,堅尼系數卻有增無減,至今已達0.537,全球排第12位,只比第三世界落後地區稍好。我們的工時,更是全球最高,竟然比第三世界地區以極端剝削見稱的孟買還高!

這堆荒謬的數字告訴我們,社會竟然已墮落到這種「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失去人性的地步,試受過社會學薰陶又或稍有社會理念者,誰還能保持漠然?作為香港人,必須挺身而出,為工人爭取權益,只有當基層權益得到保障,社廣大市民的福祉與尊嚴才能一步一步伸張。

這兩年來有關大白象基建的抗爭,對於民主運動的投入,在我心裏的最大執著,也就是希望改善香港人的生活條件,重伸我們的尊嚴。而這些東西在回歸後的十多年中,就是如彭定康所說,是由我們的管治班子及保皇黨急不及待地一手出賣的!

今天這班出賣港人利益的奴才,竟然還可以厚顔無恥地打著爭取工人權益的旗幟站出來,你說多麼可恥!我懇請大家下午一起走出來遊行,揭穿工聯會的假面目,真正為工人發聲,捍衛香港人的尊嚴!香港人已是不能退縮,也實在退無可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