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整筆撥款的錯(2)︰社福機構的財政問題

廣告
整筆撥款的錯(2)︰社福機構的財政問題

廣告

五一勞動節,社工亦是勞工,應再思一下社福業界問題。

政府自2000年推行整筆撥款,行政工作令社工疲於奔命、忙於「交數」、沒有清晰人手編制令社工有時要「一個打幾個」……不少前線同工不禁問︰「可否請多個人幫手?」、「可否增加開支改善服務?」…這些都涉及錢的問題,大多前線社工未必懂得回應,到底,機構是否有足夠的財政資源?是財政緊絀,社工要「共渡時艱」?還是「有錢唔洗」,苦了前線同工及服務使用者?服務對象及前線同工又能否有權參與決策?

近半資助機構儲備金超標

首先,每年度,政府皆會向資助機構撥款,根據政府指示︰「機構的累積整筆撥款儲備的上限為機構在該年度內有關整筆撥款的營運開支的25%,超出上限的金額須退還給政府」。簡化來說,例如,機構A該年度營運開支撥款為1000萬,而因「節省開支」、「減省人手」、「彈性理財」等原因,最後機構卻有400萬儲備,即佔40%(超過25%),則機構需向政府退還儲備。

這種情況嚴重嗎?根據政府2016年4月的回覆,以2013-14年度為例(2014-15年度未有資料),累積儲備金額相當於機構該年度整筆撥款資助金額的比例(下稱「儲備金比例」)超出25%的有74間,佔全港165間NGOs中的45%,即近半的NGOs儲備金超出社署的限制,其中,儲備金比例達51%或以上的「超級儲備NGOs」的有23間

1123
機構儲備27億 每年退款逾千萬

根據政府指示,儲備超標逾25%的機構應退款,然而,社署有所謂的寬限期或酌情處理,又或是監管不力,因而未必完全收回NGOs的儲備,但即使如此,2013-14年度,仍有17間機構需要退還儲備,涉及總額1270萬,若然社署嚴格執行指示,相信需要退還的款項遠不止此數,因為整體而言,NGOs的累積儲備金額高達27億,佔整體整筆撥款25.1%,即平均而言,NGOs的儲備金已高於社署的要求。

1124

儲備金上限25%的設立,旨在希望機構將資助金額適當用於服務使用者身上及改善服務,而亦有財政空間讓機構不至面臨財赤問題。但為何制度運作多年,仍然有那些「超級儲備NGOs」?擁有幾千萬儲蓄的機構,為何有盈餘退還政府,也不用作改善服務、聘請社工、增加薪酬?

財政決策民主化 檢討整筆橃款監管

如何改善情況?首先,機構應將財政透明化及民主化,2014至15年度,在164間機構中,雖有139間將周年財務報告公開,但卻是張貼在中央行政單位/總辦事處,只有50間上載於網站,31間刊於機構年報,財務並不透明。資助機構應向服務對象及員工清晰交代財務情況,亦應讓他們有更大空間參與決策,包括增加在董事會的持份比例

1125

另外,社署應嚴格監管資助機構的財務情況,尤其有大量盈餘或儲備金比例遠超25%的「超級儲備NGOs」,令機構必須善用資助改善服務及員工待遇;最後,是整筆撥款的檢討,包括制訂及改善「人手編制」,即具體制訂服務需要的最低人手標準,而不應「彈性請人」或「慳住先」,確保服務質素不會因「彈性理財」而受影響,保護服務對象權益。
社會福利資助,理應用於改善服務、支援弱勢、改善員工待遇,而不是用來儲的;若然資助不足,理應向政府反映問題,要求增加撥款。「緊縮開支」,苦了的,就是服務對象及前線社工

作者為社工復興運動成員、香港政策透視執委、影子長策會成員

註1︰立法會議員每年在財務委員會都有大量問題要求政府回答,剛於今年4月勞工及福利局回覆,亦有不少關於「整筆撥款」的追問,值得社工了解。

註2︰另可參考︰《整筆撥款的錯(1)︰欠缺規劃的社福業界》,陳紹銘。(香港獨立媒體,2015年10月2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