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對付領展巨獸(2)︰增建公眾街市 對抗領展霸權

廣告
對付領展巨獸(2)︰增建公眾街市 對抗領展霸權

廣告

對付領展巨獸,上回談過「領展賣一個、政府買一個」的建議,將巨獸縮水,減少民間傷害。

筆者早前曾建議「領展賣一個、政府買一個」(註1),涉及開支較少,即使買回領展170多個物業項目中較平價的120個,也只約280億,比今年度派糖金額更少,政府絕對有能力支付,近期正值領展放售物業,政府可以分部購入,嚴管外判,改善管理,「買回民生」。今次討論另一個面向,是增加市民的其他選擇,針對購買食物及日用品,政府應增建公眾街市,及加大力度推動墟市,對抗屋邨街市私營化問題

面對巨獸,若然未能削弱它的力量,可以築起城牆,免被攻佔,並擴大自己的實力。

增建公眾街市 增加居民選擇

領展所以成為問題,在於它壟斷了民生,市民必須買餸,也難以跨區買餸,尤甚是長者及殘疾人士,更多只會在樓下購買日用品及餸菜。事實上,這個「買餸」市場絕不自由,資訊不透明,大概市民不能即時比較全港最平的菜心在哪?即使知道,也未必能越區購買,交通費及時間都要考慮,狂風大雨怎辦?有人會跨區,但不會是大多數,否則全港市民大概會一致湧到最平的街市買餸,但事實不然,街市擁有明顯的寡頭壟斷優勢。而市民怨聲載道,在於領展街市的物價較高,影響日常生活。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於2016年1月,比較3個新市鎮的領展街市及近區的食環署街市(共6個街市)的貨品價格,分別就菜心、五花腩、雞蛋、活雞及橙的價錢作比較,發現領展街市的物價遠比食環署的公眾街市為高,例如天水圍天瑞街市的菜心要$32/斤,近區元朗大橋街市則是$20/斤,而根據統計處統計月刊,2016年1月,全港菜心的平均零售價為$26/斤(批發價格為$11/斤)(表一)。事實上,公眾街市攤擋每月租金中位數只約$1830,租金偏低,令商戶較有空問提供廉價貨品(表二),增加公眾街市,能讓市民有更多廉價選擇

表一︰監察公營街市發展聯盟調查(2016月1月)結果及統計處數據

1

而現時的公眾街市是否足夠?根據2016年3月食環局在立法會的回覆,食環署共管理101個公眾街市,包括76個主要提供新鮮糧食和其他乾、濕貨品的公眾街市和25個獨立熟食市場;房委會轄下有21個,領展則約有84個街市(表二)。單看數字,市民似乎有一定的選擇,然而,這數字當中有點「水份」,不計熟食市場,食環署只有76個街市,而當中包括一些臨時街市,如尖沙咀海防道臨時街市,猶如被政府「放棄」多年,自1978設立至今,88個檔位中有30個被凍結,政府多年未有改善營商環境;也包括一些偏遠或規模較細小的,例如只有7個檔位的屯門藍地街市。市民被迫買貴餸,公眾街市明顯不足。

表二︰全港街市所屬及管理部門

2
抵抗巨獸,並非實力不足,而是思維問題。改變管治意識,增強自己實力,便可以逐步減少巨獸的破壞。

改變管治意識 改善街市管理

有指,政府的管理一直問題多,以致環境差、閒置及被濫用情況嚴重,是公眾街市的弊病,不過,我們必須了解整體情況、背後原因,以及能否改善。個別街市是有較嚴重的空置情況,如荃景圍街市,空置率達74%,241個檔位中,178個被凍結;然而,整體而言,空置率未算嚴重,於2015年3月,全港公眾街市的攤擋為13959個,空置攤檔1255個(包括1008個被凍結),空置率約9%,若不計算被凍結個案(如正進行改善工程),空置率不算太高(表三),至於,有指商戶租用單位閒置擺放貨物,這是食環署應該以條款限制的。

不過,更大問題,是政府對改善街市環境並不積極,減少市民到訪的意慾,例如在101個街市項目中,只有21個有空調系統,而食環署對改善環境一拖再拖,例如大圍街市,即使商販早已收集逾85%簽名支持,拖延多年政府仍未動工。然而,筆者認為這不是簡單的管理問題,而是政府管治的意識形態,雖然政府由曾蔭權的「積極不干預」至梁振英的「適度有為」,但整體仍然迷信私營化,甚或可能刻意弱化公營設施的管理,讓公眾街市慢慢消失,被私人市場取締。還記得天水圍發展的「私人備忘錄」?早年被傳媒揭露,當年港府與私人公司簽訂協議,限制政府於地區發展商業設施的規模,以免影響公司的商業利益,簡單而言,就是「官商勾結」。這種管治思維一直延伸,至2004年變賣公共商場街市,亦一直消極管理公眾街市,環境、空調、宣傳都鮮有改善。2013年,政府終在民間壓力推動下,聘請團體作改善街市研究,可惜只涉及6個街市(荃灣街市、油麻地街市、牛池灣街市、雙鳳街街市、駱克道街市和榮芳街街市),不過最少說明改善街市管理,非不能,實不為也。

表三︰全港公眾街市攤檔數目、租金及空置率(2015年12月31日)

3
民心所向 刻不容緩

對於增建公眾街市的建議,政府一再拖延,但其「理由」卻是荒謬的,包括「當中很多建議興建新公眾街市的地點附近已有街市設施及其他新鮮糧食零售店」,就是超級市場、領展商場或外判街市,就是市民無可奈何的「選擇」。難道地區有書局就不用有圖書館?地區有私人健身公司就不用康文署體育館?不,市民需要的,是公營、廉價的真正選擇。

而興建公眾街市亦可說是民心所向,政府亦指「留意到離島區議會、西貢區議會、北區區議會及元朗區議會曾分別建議在東涌、將軍澳、粉嶺及天水圍興建公眾街市」,不過政府仍倒行逆施。

另一個說法,是興建及管理公街成本高,例如在最近的政府文件及回覆中,可見「興建和經營公眾街市的成本高昂」的說法,到底要多少錢呢?2008年的審計署報告指出,兩個新公眾街市建築成本(不包括土地成本)為1.75億元,至於管理,於2007-08年度,政府於用約5億元經營104個公眾街市,扣除租金收入3.48億元,食環署的開支約為1.6億元。政府一直視公營服務為負擔、成本,而不見私營化的禍害及政府提供基本服務的責任,實在不智。而且,假設以一個公眾街市建築成本為1億,於18區各加建一個亦只是18億,經營開支亦相當有限,政府絕對可以負擔,甚至有減租空間,而街市佔地有限,要在區內覓地未必困難。

增建公眾街市,對抗領展霸權,民心向所,刻不容援。

作者為影子長策會成員、社工復興運動成員、香港政策透視執委

註1︰《對付領展巨獸(1)︰領展賣一個、政府買一個》,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2016年4月13日)

(本文內容載於《信報》2016-5-3 A17 《增建公眾街市 對抗領展霸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