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鍵盤勇武 行禮如儀——笨土派的五一聲明

鍵盤勇武 行禮如儀——笨土派的五一聲明
廣告

廣告

五一當日,九大學生會(不包括理大、嶺大和教大)與本土民主前線和香港民族黨聯署,聲明不會參加由「傳統政黨組織」舉辦的五一勞動節大遊行。以文論文,該聲明可謂膚淺至極,約莫是DSE通識卷僅僅合格的貨色,行禮如儀都不及;然而以政治姿態而論,則不得不嚴正反駁,仔細辯論。解決問題之首要,是認清問題的因由。弄錯敵人,則無論有多勇武,都是水滴大海,穿不了石,而徒勞無功。

第一點的「本土勞工訴求」,即直指「單程證審批」和「內地人才輸入計劃」。然而內容牽強附會,意圖將「外勞」議題的焦點轉向新移民,混淆視聽,變相為資本家輸入外勞鳴鑼開道。香港政府應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此說已無爭辯之處。然而,將家庭團聚統統視為「籍口」,將之打為「外勞」,便犯上了基本的事實錯誤。試問聯署聲明的梁天琦,佢老母帶佢來的時候,是不是家庭團聚?這一家幾口,是否統統都係搶飯碗的外勞?

須知道透過「補充勞工計劃」來港工作之外勞,受入境政策、標準合約規限之處極多,不但不是「特權人士」,更是香港的「二等公民」。在港的外勞受中介層層盤剝,工時比香港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既不能轉換工作,也不能轉換僱主,「肉鎚砧板上」,本身已無實踐自身權利的機會。很多在老人院工作的中國籍外勞,其工作狀況慘不忍睹,當今的學生領袖,恐怕不屑一顧。

外勞和移民,多少也為香港負擔了基層工作的角色。由被大專生戲言「不如去洗碗」的洗碗工,到街頭巷尾的清潔工人,都不難見到他們的身影。然而,假如一個社會要外勞而不要移民,顯然是要增加基層工人中的剝削,指向的是一個更加不公義的社會。

工會組織普遍要求保障本地就業、不容放寬輸入外勞,原因絕不是狹隘的「本土主義」,而是反對香港工人遭到更多剝削。一個行業一旦大規模輸入外勞,由於外勞體制的短期、剝削性質﹐往往會令行業的薪資插水,外勞啞忍低於本地工人的工資之餘,本地工人亦因而受害,「大家都輸」。

然而,有趣的是,解決問題的重點卻不在針對外勞,反而理應團結外勞,共同抗爭。與「本土五一聲明」不同,我們不但不應純粹「反對輸入中國籍外勞」,反而應該與他們爭取同工同酬、合理待遇。對待移民,亦是同一道理。單程證體制有其不公之處,但要解決問題,其道卻在團結新移民。難道排斥新移民,可以爭取新移民的支持?

「本土五一聲明」的吊詭之處,在於除第一點牽強附會「中國人」之外,其餘的訴求皆是現存勞工團體爭取中的項目。由是,本土派兜一個大圈,承認了多年來的勞工訴求,實際上並不「左膠」,反而非常「本土」。在勇武、獨立等大旗底下,本土派的勞工立場非常「左膠」,何以如此?這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關心過香港的生活,僅僅將「年復年老調重彈」的訴求搬字過紙,納為己用,是徹底的拿來主義。這種「拿來本土主義」的手法,消費多年來工運團體、工會先賢的心血,顯出本土派底氣盡露。在大談2047、港獨等議題的同時,忽視當下的港人自主,正是「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其用心有多真誠,可想而知。

空總搞集會,要求民航處交代機場「行李門」事件,工聯會開記招聲明不參與;五一有遊行,本民前出聲明表示要缺席。兩者的共通點不是立場,而是一種煞有介事:喂,唔嚟單聲得架喇,唔使寫文獻世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