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小金庫系列】日防夜防──澳門人失去的,何止區區一億?!

廣告
【小金庫系列】日防夜防──澳門人失去的,何止區區一億?!

廣告

澳門基金會由小金庫變成「火藥庫」,民怨意外由暨大一億事件引爆,面對利益輸送的強烈質疑,政府、基金會及支持捐款的自稱「澳門暨大校友會」等人士,不斷打出所謂「感恩」牌企圖轉移視線,以「支持國家教育事業發展」的口號,來合理化和正名化崔世安政權黑箱批給大筆捐款及亂擲公帑的惡行。澳基會審批資助向以「親疏有別」著稱,從藝文活動來看,我們也發現不少相當不解的資助狀況,試述如下。

港產商業電影 大手資助1170萬

近年澳門政府看重文創產業的發展,所謂看重,指的是投放巨額資助。先撇開錢多爭議更多的文創基金,澳基會也朝著相同方向辦事,向其中一些來申請電影資助的單位豪爽支持。最令人側目的是,基金會豪擲1170萬來資助的一部電影,竟然是「中華文化交流協會」申請的「資助《十月初五的月光》慶祝澳門回歸15周年電影項目」,而這還只是第一期資助款項,尾數仲有幾多,只有政府自己心知肚明。

但,《十月初五的月光》充其量只是賣「澳門元素」的港產片吧?為何澳門政府要俾咁大筆錢?難道有澳門人參與其中,俾更多機會培養本地電影人才?在主要工作人員名單中卻沒有看到有此端倪。這根本是一部徹頭徹尾的港產片,雖然故事背景是澳門,拍攝也在澳門進行,但即管如此,相信沒有人會將其視作澳門電影,過往曾在澳門拍攝的港產片也不只這一部。據知,這部電影是由6間香港及國內公司出資的,澳門連合拍方也不是,為何基金會還要拿澳門人的錢,對一部港產電影作出如此巨額的資助?!全片刻意安排穿插各個著名景點,如果當是旅遊宣傳,那這筆廣告費是否應由旅遊局來俾?

為這部電影申請資助的「中華文化交流協會」,會長為李沛霖,理事長則是特首堂弟崔世平。而在2009年,該會也曾為另一部官方色彩甚濃的電影申請資助,那就是由澳門、內地及葡國合資,作為慶祝澳門回歸十周年、由澳門、香港、內地演員主演的《奧戈的故事》。據資料顯示,當時澳基會也給予了810萬的巨額資助,而整部電影總拍攝資金約為一千萬,即澳門資金佔八成,內地及葡國加起來佔其餘兩成左右。

本地電影人:這些機會......

兩部電影分別得到澳門基金會超過一千萬及接近一千萬的資助。一千萬是什麼概念?在2013年,澳門文化局文化創意產業促進廳推出了首個專門針對本地電影的補助計劃──「電影長片製作支援計劃」,最後獲得資助的本地電影有4部,而每部可獲資助上限為150萬,作為預估製作費用的70%,而另外那30%的資金,還需要靠電影人再去籌措。相比之下,一班本地電影人經過一輪辛苦選拔才得到的150萬,與基金會不需太多條件就大手批出的千萬,實在天差地別。文化局的「電影長片製作支援計劃」標明是支持本土電影,但基金會則似乎沒有準則,甚至外地電影得到的資助明顯比本地電影多。

其他澳門電影情況如何?2013年,澳門本土製作電影《堂口故事3》得到基金會資助45萬元,而該電影是由3位澳門導演所拍攝的3個澳門故事,不過據了解,《堂口故事3》是由於當時的申請金額也只在50萬以內;另一位澳門電影導演陳雅莉,同年亦獲得基金會資助30萬開展其京澳合拍的《Timing》電影計劃。

同樣是香港電影人來澳門拍攝電影,命運卻大為不同。2011年由香港影意志獨立導演崔允信執導的《無花果》,影片與澳門有密切關係,也有澳門人參與其中,影片的口碑影評皆不俗,但正所謂同人唔同命,該電影只得到基金會10萬元的資助。另一位近年備受觸目的居澳葡人導演Ivo Marques Ferreira,在2012年亦只是得到資助10萬,拍攝電影《Palácio de Cristal望月》。

據業者透露,一般沒有特殊背景的本地電影所獲得的資助,大概就是這樣的數目了,更有一些,試過只獲批數萬元,對拍電影來說實在少得可憐,而試過最多曾拿到百萬的,但亦難以與香港電影《十月初五的月光》或《奧戈》等的高額款項匹敵。

與澳門無關的影展頒獎禮 又袋1千萬

同樣豪擲千萬的,還有於2013年12月13日到15日在澳門舉行「第56屆亞太影展」,除了基金會,金沙中國也是贊助單位,影展並在威尼斯人內進行。這是個什麼樣的影展?亞太影展籌委會的主席是曾志偉,副主席是陳逸峰,申請資助的單位是「澳門盛世文化藝術協會」。影展中,澳門有哪些電影人有份參與?答案是,一個也沒有。

不過,澳門電影人有被邀請出席。據一位本地資深電影人說,他有出席是次影展在威尼斯人一間多功能廳中所搞的一個交流會,當時還有其他本地電影人出席。到場後他們才知道,大會突然頒發一項「澳門電影貢獻獎」的獎項,而與會者事前皆無人得知,也從未聽聞此奬,但現場竟有7個人得獎,皆為當日有份出席的,只覺得整件事十分奇怪。另外,當時主辦單位也有邀請澳門電影人以社團或製作公司名義擺攤位,宣傳本地作品,但整個安排不是太好,沒甚麼外地電影人參觀,場面有點冷清,更枉論與國際級的電影人、外地電影公司、製作公司等交流。事實上,影展只有3天,只圍繞著頒發各個電影奬項,奬項的提名固然與澳門人無關,其它部份澳門電影人能參與的也很少,而這樣一個電影項目,卻得到了一千萬的巨額資助。

澳門原來是一個很喜歡為其他地方的人舉辦電影頒獎禮的城市,再來一個很相近的項目──「第九屆亞洲電影大獎頒獎禮」,2015年3月在澳門威尼斯人劇場內進行,活動亦由威尼斯人贊助。儘管已有商業贊助,又與澳門人無甚關係,澳門基金會同樣向申請單位「澳門生活休閒文化促進會」大方資助了300萬。該頒獎禮也有邀請澳門人出席,聽聞也是在現場突然頒了兩個澳門電影成就獎之類的奬項給兩位澳門電影導演。

這動輒批出的千萬、數百萬,資助一些與澳門扯不上多大關係的電影活動,到底基金會的資助準則為何?!社文司譚俊榮曾許下豪情壯語,要將澳門打造成另一個康城,看到上述種種,只想說一句:收手啦!

跟人口水尾 可得250萬

另外,已在港台等地展出過好一段時間的「黃鴨」,近日也來到澳門了,公眾對它的到來反應只是一般。當然,「黃鴨」在2013至14年已到過香港、台灣和中國多個城市,該趕熱鬧的人也早已趕過了,熱潮早已退去。然而澳門一些掌握巨大資源的人,似乎總愛跟在別人屁股後面,完全不介意「跟人口水尾」,把冷飯番炒再番炒,還要迫澳門人硬食。儘管如此,大家還是應去拍張照片,留個影,因為這件塑膠製品,澳門人可是付了不少錢的──整個活動預算為600多萬元,由政府資助超過三分一金額。主辦的「澳門文化創意藝術協會」號稱這是創會第一波大型活動,但恐怕難找到一滴創意,但澳基會還是很很慨慷的給予50萬資助,而另一主要支持單位旅遊局,據其向其他報章透露,竟資助了200 萬!其他還有咀香園的冠名贊助。

以上所提及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長年累月下來,澳門人在這些年裡所失去的,何止這區區一億?審計署於2012年公佈了《澳門基金會對社團的資助發放》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當中便批評澳門基金會完全未有按照《資助審批內部條例》的規定,批款缺乏準則、對資助不監管、對受資助社團缺乏審查等行為。然而,從上述案例可以看到,這些批評似乎作用不大。

光在2015年,澳門基金會便發放了23億資助。當中有多少是真的有被好好運用和監管?數目太大,澳門人實在防不勝防。說出「區區一億」的人,完全沒有向公眾示範如何好好運用和監管公共資源,還用冷嘲的語氣為公眾上了一課。全世界最窮、卻也最受世人喜愛的烏拉圭總統說:「真正的貧窮是來自於人類永無止境的貪婪與欲求。」澳門進入了物質資源最豐盛的年代,卻也同時進入政治制度的黑暗和人性貪婪的永劫回歸。

【獨立發聲,深入報道,支持我們走下去】
 
X
請將捐款存入《論盡》之永亨銀行澳門幣戶口
用戶名稱:「訊藝有限公司」
帳戶號碼:699070-100
 
捐款、義工招募
http://aamacau.com/donation

【小金庫系列】
美食節誰吃了誰? 基金會1年放水逾1500萬
基金會奉旨養起 科大獨得18億資助
左手交右手:遊艇汽車公務機展工商基金包7300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