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沒有沈默不言的理由

沒有沈默不言的理由
廣告

廣告

沒怎麼睡的一晚,最終可在山坡、在石柱上掛橫額,讓張德江這個沙士兇徒認真的「看看」和「聽聽」我們的聲音。雖然力量不足,但我們還是要堅持到底。

在山坡上等待良久,把橫額掛上,誰知掛得早了十分鐘,警察趕到。結果,有十多個警察包圍我,總警司在我手中搶了手機後,四周的警員更撲向我,將我的頭壓在地上,雙手帶上手扣,並指我涉嫌「阻差辦公」,將我帶返青衣警署扣留九小時。

我既無攻擊性武器,亦未曾動武,只是掛一張橫額,又何苦要使用暴力傷害我呢?狗吠是因為懼怕,警員向我動武也近乎此一原理,因為他們害怕,他們害怕孭鑊,因此非常緊張,何時何地見到不如意的就當成為保安區,立即制伏示威者,打壓示威自由。

張德江既來香港,他一下機就說要看、要聽、要講。我想問,如果警察禁止我們掛橫額,要平息所有異議,試問張德江可以看甚麼聽甚麼呢?他可以看到警察的水馬陣,聽見警車四處響號,但這裡不是正常的香港。

如果張德江放膽,他大可以走入社區,了解居民訴求,若然不是,那麼來港的目的就只有講,只有訓示。一帶一路尚未有任何效益,就已經滋擾居民,令地盤停工,工友吃苦,張德江還有甚麼好講?不如早早返中南海反省一下,為甚麼港英時代英女皇來港可以四處走,而張德江來港卻只能困在灣仔中環。

警察粗暴對我動武,亂置保安區,沒收橫額,甚至沒收手機,就是為了討好張德江。我問那位上來搶橫額的警署警長,為甚麼要保護隱瞞疫情,害死不少中港兩地人民的張德江的面子?保安區是為了保護政要人身安全,難道我的橫額對他有任何威脅嗎?的確是有的,我們的橫額的威力就在於公然挑戰中共權威。

我希望要挑戰中共權威的不只有我們,全港市民都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表達訴求,張掛黃色大字條也好,穿黃衣也好,總之就要在這個時間,不斷告訴所有港人我們共同的願望。我們沒有沈默不言的理由,尤其是此等獨夫以君臨天下之勢來港「視察」,我們更有理由告訴他,我們要全國普選,暴政倒台!

一起發聲吧,不要沈默,不要置身事外,沒有任何理由我們可以對這個沙士罪人置之不理,我們要大聲告訴張德江,不聽民意,滾出香港!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