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管好你的奶粉骨灰龕,任由漁護署檢驗及檢疫部自生自滅就好

管好你的奶粉骨灰龕,任由漁護署檢驗及檢疫部自生自滅就好
廣告

廣告

食物及衛生局及其豁下的漁護署檢驗及檢疫部,基本上是醫學主導的部門。局長高永文是西醫,副局長陳肇始是港大醫學院及護理系出身。主理漁護署檢驗及檢疫部的是薛漢宗與張兆明是獸醫,他們接受的是獸醫訓練。

由醫學訓練出身的人,全權主理動物權益福利事宜,是荒謬的。為甚麼呢?請想想,起草世界人權宣言的,會只得醫生嗎﹖事實上,制定人權宣言的,包括神學家、哲學家、法學家、教育家和外交家等,務求做到情理兼備、清晰明確。

不是說醫生就不講人權或不關心動物福祉,而是,醫生如同所有人一樣,所知的總有限度。醫生不懂人權或動物權,不是醫生的錯。我們要做到的,是讓更多不同方面的專才,參與制度動物福利的工作—或許你也想到了,就例如是139B條例修訂的工作。

那為甚麼漁護署負責社區動物事宜的只得獸醫?因為那個叫「檢驗及檢疫部」,而不是「動物福利部」。由獸醫主理檢疫當然沒問題。但由獸醫主理動物福利權益?那就等如由醫生主理人權一樣荒謬。動物需要的不只是檢疫,正如人權所講的不是「人人有針打」。至於去到食衞局層次,正如本文第一段所說,高永文和陳肇始都是西方醫學出身的。由他們管漁護署,結果就是漁護署說甚麼,他們便信甚麼。動物權益?人類的醫學院沒有這一科。我看他們也沒多大興趣去了解。奶粉、流感和骨灰龕還不夠煩嗎?

除非下一任的局長副局長,下一任的獸醫官,自發對動物權益有興趣與熱誠,投身其中。但,打工這回事,「興趣」和「熱誠」從來難以量化,也不是政府招聘人手時能列明或考核的條件。況且,我們要的,是把動物權益放進日常行政議程中,而不是希望一兩個深明大義的人來打救動物。

動物一日受制於一群根本不懂何謂「動物權」的醫生手上,一日都沒有好日子過。

當然,漁護署的是獸醫「官」,食衞局的是「問責局局長」,除了專業知識外,他們更是官員,要執行程序公義。退一萬步講,如果說現時139B修訂方案的爭議只是情勢判斷之差異,那麼,選擇性諮詢呢?

為甚麼漁護署在4月11日發出的,邀請出席5月3日139B諮詢會的電郵中,清清楚楚地寫明叫受到電郵者把消息「請傳給支持的團體」?為甚麼其他對方案提出問題的團體收不到這個電郵﹖為甚麼條例於20號刊憲,副局長陳肇始與一眾獸醫官在19號晚才和提出意見的團體見面?(更別提甚麼「達爾文話適者生存,所以動物要繁殖」這種論調了。如果你不明白我在說甚麼,請你自行電郵漁護署張兆明獸醫官,因為我都唔明。)

我委實不知陳肇始副局長是否知道漁護署的諮詢手段,也不知道昨晚是否她第一次見識手下獸醫官的水平。我只想跟食衞局高官說:如果你們不打算花更多精力研究動物福利與權益,那就乾脆與漁護署脫離關係吧。管好你的奶粉骨灰龕,任由漁護署檢驗及檢疫部自生自滅就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