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香港獨立現實嗎?

廣告
香港獨立現實嗎?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社會主義行動 報道

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張德江將於五月訪問香港。預料他屆時會嚴厲攻擊港獨思想。從港獨議題成為社會討論話題,可見自2012年胡錦濤訪港後香港發生了多大的變化。

在張德江介入之前,多名京官已經向「分離主義」作出一連串的警告,有些說香港獨立不現實、不可行,有些說港獨違法、叛國。如果是「不可能實現」的,那麼為什麼要立法禁止呢,這邏輯真是自相矛盾。

連正在訪問中國的英國外交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稱獨立「不是一個現實的選項」。正如社會主義者們已經多次解釋過的,相比於對前殖民地的緬懷,英國資產階級更加關心同習近平簽訂的商業合同。

港獨支持度的上升,是梁振英政府和中共獨裁政權為自己的政治罪行所付出代價。強硬的專制政策,加上中國經濟增長帶來了肥上瘦下的副作用,令本土主義上升為香港政治版圖中的重要因素。

建制陣營的力量沒有加強,但是北京方面嚴重削弱了溫和民主派。近幾年來,溫和泛民的軟弱及其對群眾鬥爭的恐懼被充分暴露出來。

泛民主派一直發揮著遏制群眾鬥爭和激進運動的作用,因此北京當局削弱了一支過去對它很有用的力量。北京之所以在香港問題上保持強硬立場,是因為擔心民主運動會在中國引發政治連鎖反應,最終威脅到政權的存亡。

在北京切斷了政改之路後,香港青年陷於沮喪,脫離中國似乎成為了他們的另一條道路。

所以,北京現在是自食其果。相當一部分年輕人認同本土派,在中文大學最近的一份調查中,18-29歲支持本土派的比例達到29.8%。但是同時,這些相互競爭的本土派團體總是在「自決」、「自治」和「獨立」這些概念之間搖擺,但是各口號的實際含義都相當不同。一方面是因為他們的機會主義,但也因為他們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更大的問題是右翼乃至極右翼主導了香港本土運動。本土派宣揚針對中國人、部分甚至針對南亞裔移民及難民的種族主義是徹頭徹尾反動的思想,也會很容易被建制派操弄。大多數本土派組織也是資本主義市場制度的捍衛者,甚至視之為香港的「核心價值」。

支持民族自決權

社會主義者支持民族自決權。社會主義者反對一個民族被強迫束縛在其所不想從屬的國家之中。香港「不是一個國家」、「香港無法作為獨立經濟體」等理由都不具有決定性,因為在許多現存的民族國家身上這些理由並沒有生效。

一個世紀以前中國還是軍閥割據,可見當時中國尚未形成強大的民族意識。民族意識是可以發展出來的。北京的強硬政策和資本主義危機正在刺激香港發生這樣的變化,台灣的這一進程則走得更遠。

今天,儘管大多數人擔心香港的自治權正在萎縮,但他們還不想獨立。不過如果大多數人希望香港獨立,那麼應該怎樣實現這個目標?從這點就可以看出本土派組織和「香港眾志」等政團的一大弱點。他們不明白,獨立或者重新確定香港的自治地位,都要正面挑戰中共這個世界第二大國、坐擁全球最龐大軍隊的政權。

若果認為可以迫使北京當局參與某種形式的談判,就是重拾泛民主派的愚見,只不過是把普選權換成了獨立。

資產階級反對獨立

在中共和資本主義的統治下,無論民主還是獨立都不可能實現的。看看李嘉誠的斥責,就知道資產階級反對獨立,因為這會威脅到他們在中國的市場和經濟利益。台灣資產階級大力支持馬英九親中經濟政策,他們對即將擔任下屆總統的蔡英文施壓,使她不敢改變馬英九時期的兩岸政策。可見,那些認為資本主義的獨立香港可以不被中國和中共支配的想法是多麼幼稚。

只有通過推翻中共獨裁政權和資本主義,真民主和自決權的鬥爭才能成功。廣大中國群眾具備完成這任務的力量,因此必須與他們聯繫起來。在民主社會主義和公有制的基礎上,中國各民族以及整個地區都能民主地決定採取怎樣的國家形式,可以是我們倡議的亞洲各國自願組成的社會主義邦聯,同時所有民族都充分享有民主權利,可以自由選擇自治乃至獨立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