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割雞用牛刀 大炮打蒼蠅

割雞用牛刀 大炮打蒼蠅
廣告

廣告

黨說要有槍就有了槍,黨說要有炮就有了炮。

當民建聯大狀馬恩國轉述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對付港獨的辦法時,我不期然想起《聖經》裏上帝的話語:「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根據馬大狀的憶述,張榮順是這樣說的:如果港獨具備實力,中央很容易處理,「要法律有法律,要槍有槍,要炮有炮。」事隔一天,同團的譚惠珠澄清,張榮順說的是排除了用槍用炮,要用法律和輿論解決港獨。意思竟然剛剛反轉?不禁喊出聲:「媽,我真係好亂呀!」

港獨「講獨」 港人自講

使用武力甚至出動解放軍來對付港獨,不一定是嚇唬香港人的誇大之辭,更突顯了中共維護領土完整的決心。但各位不必大驚小怪,也毋須過分擔心,用槍用炮動武是有大前提的,就是「如果港獨具備實力」。今天看來,不但言之過早,更是言過其實。港獨不但沒有力,就連膽也欠奉。本土熱血勇武的港獨分子,在虛擬世界看似聲勢浩大,但實際只停留在手指與鍵盤的層次,「打咗當做咗」。所謂港獨,名副其實只是「講獨」,「港人自講」。

主管香港政策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訪港3天,所到之處,無不水馬圍城,「一帶封路」。不但到處大塞車,就連救護車運送傷者到醫院急救,也受阻延。由於保安嚴密,店舖也被迫落閘停做生意。張德江訪港對居民生活的影響,不下於新界北區他們口中的萬惡水貨「蝗蟲」。

令人無法理解的是,以港人利益為最大優先,主張城邦自治熱血勇武「驅蝗」港獨的本土派,沒有空群而出驅逐這隻在客觀意義上最大的「蝗蟲」,只在面書上不斷發文解釋:「張德江訪港與本土派無關」、「聰明的反抗者」、「行動就是no action」、「向張德江抗議是承認中共殖民統治的合法性」、「不值為一個小小的張德江令義士被捕」。這種似是而非邏輯顛倒的笑話,連自圓其說都不及格。認真看待,只會對智慧造成永久傷害。

如果張德江只是「小小的」,那麼在北區被踢篋的水貨阿伯、勇武派搞喊的小女孩、到為肖友懷評估測試的小學貼標語抗議嚇得失聲痛哭的小女生……這些被小懲大戒的「走私賊」和「蝗蟲」,在本土「義士」眼中,才是「大大的」,才值得他們空群出征。說來說去,其實只是欺善怕惡。阿伯大媽女孩當然好欺負,對有警察國安保護的張德江下手,連門都找不到。

如果自說自話自己爽,為了迷惑死忠信眾也就算了;但本土各派偏偏心有不甘酸葡萄,紛紛在鍵盤發文放聲,對其他組織的抗議行動,極盡揶揄嘲弄之能事。不說還好,一說就露了底。

社民連突破警方如鐵桶一樣的封鎖,成功在獅子山腰、在安達邨、在將軍澳、在港珠澳大橋橋墩,掛上「我要真普選」和「結束中共專政」的標語。香港眾志成員,也在警方重重包圍下,在保安區內突圍,成功打出「自決」等標語,被如狼似虎的警察撲倒在地,拘捕帶署,大陣仗的上門搜屋。

人心不死行動持續 就有機會改變現狀

有人可能會這樣說:掛直幡抗議,就可以有真普選和結束專政嗎?高舉「自決」A4紙,共產黨就可讓你公投決定「2047香港第二次前途」嗎?當然不會這麼天真。

中共七常委最高決策者之一的張德江來到香港,在嚴密保安下,到處歌舞昇平,聽不到半點抗議聲音,這就是香港的真象嗎?在半山橋墩大廈掛上直幡,到場抗議表達港人心聲,即使張德江未必看得到聽得見,但總比什麼也不做鴉雀無聲默默承受的no action強得多。抗爭行動,對象不但是張德江、不但是梁振英、不但是特區政府,更是直接面向香港人。只要人心不死,只要希望仍在,只要行動持續,現狀就有機會改變。

在集會或電視論壇上,熱血勇武的城邦本土派,聲嘶力竭的對着空氣高喊「打倒共產黨」,喊得青筋暴現口沬橫飛。但名副其實的共產黨頭領近在眼前,他們卻連屁都沒有放一個。難道用念力就可城邦自治?轉換面書頭像就可獨立建國?由是觀之,所謂本土,所謂港獨,其實只是口頭革命、口頭勇武,講就兇狠,做就……

港獨與梁振英,本來就是有你才有我的同卵雙胞胎,今天已發展成互相依存互利共生或附生的關係。梁振英要誇大港獨的威脅而繼續穩坐釣魚船,港獨也要靠梁振英的倒行逆施來刺激勇武盲動的追隨者,繼續繁殖下去。

中共大員張德江訪港3天,本土派露出了真面目。可能是怯懦而龜縮,可能是計算後走精面什麼也不敢做。更可能的是心領神會,互相配合。

馬恩國大狀轉述張榮順的槍炮論,原意看來是要對港獨起震懾作用。但對付口頭勇武的所謂港獨分子,動槍動炮,豈止割雞用牛刀,簡直是大炮打蒼蠅。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