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歐聯冠軍,是施丹執教能力的體現嗎?

廣告
歐聯冠軍,是施丹執教能力的體現嗎?

廣告

塵埃落定,施丹成為了近代足球史上以球員、助教及主教練都能奪歐聯冠軍的足球界人物。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施丹在鎂光燈映照下成為球隊的英雄,在半年前仍是主教練的賓尼迪斯,卻成為皇家馬德里冠軍舞台下失焦的沙石。

賓尼迪斯上任第一個收購,就是極力爭取以回購價購入卡斯美路,建構中軸線的脊骨。在星光熠熠的皇家馬德里,沒有星味的卡斯美路淪為犧牲品,腳下功夫平庸,踢法務實不華麗,成為傳媒及球迷眼中的「契仔」,多次要求賓尼迪斯及在國家打比擺入後備席,結果成為賓尼迪斯被炒的導火線。施丹上任之初,卡斯美路仍未受重用,球隊成績未見有太大改善。

直至施丹重新起用卡斯美路,終於發揮防線第一屏障的關鍵作用。縱然沒有摩、卻二人的視野及頭腦,但敬業樂業為二人作清道夫工作。不止決賽,卡斯美路由中路至橫向的過度、補位以及包抄,徹底摧毀對方的中路及邊路組織,不知疲倦支援邊路及球場的肋部,堵塞了皇家馬德里中路防線及保證了在Half space的空位,分擔了兩位節拍器及兩閘防守工作,同時減輕了沙治奧拉莫斯及比比受正面衝擊的破壞力,間接令二人在關鍵戰發揮出色的表現。

近年皇家馬德里依賴C朗拿度的入球,然而賓尼迪斯明白C朗拿度年紀漸長,皇家馬德里長遠不能依賴C朗,因此將巴爾塑造成球隊核心是他除了爭標外的另一個任務。巴爾在賓尼迪斯治下,在強調紀律的戰術體系下卻反成擔當球隊自由人角色,無論智慧及頭腦上都有明顯進步,獲得比安察洛堤任教時有更大的自由度。因此,當賓尼達斯被傳媒口誅筆伐之時,只有巴爾力挺賓尼迪斯,可見巴爾在治下重抬信心。在施丹任內經歷了傷患期,復出後巴爾依舊保持良好表現。在決賽一戰,不論邊路或中路,不乏巴爾的身影及觸球,積極拉開馬德里體育會多重屏障。巴爾,是給施丹留下最大的資產。

當然,賓尼迪斯在更衣室處理興球員之間的關係、對戰術嚴謹的執迷之痴,都有商榷之處。然而,施丹以助教身份起家,深明與球員相處之道。不過在戰術調動層面上,結合國內外的球評家之言,暫時未有對施丹在調兵譴將有很高的評價。以這次決賽為例,下半場球隊處於被動狀態下的兩個調動:以防守範圍狹窄及意識淺薄的伊斯高入替卻奧斯,是想轉守為攻?

但卻奧斯退下明顯令球隊失去了後場的控球點,此舉動直接瓦解球隊下半場建立的中場屏障令形勢更見被動;以華斯基斯入替,使桑法蘭沒有C朗拿度的威脅下肆意助攻,幾乎將球隊推入深淵。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施丹季中走馬上任,最終奪冠的事跡,令人想起2012年車路的的保亞斯和迪馬堤奧。正如前阿美尼亞國腳、現任瑞士球會蘇黎世主教練Artur Petrosyan在Twitter所指:Zidane should split his medal into two and give the half to Rafa.

(原文刊於體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