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岑敖暉 Lester

前學聯副秘書長 網誌

社運

悼念六四的意義

悼念六四的意義
廣告

廣告

六四屠城,踏入二十七周年。二十七年過去,中共屠夫政權迄立不倒,六四屠城之責任,至今仍未得追究;六四民運中帶著崇高理想、勇氣、無私、堅韌精神的民主烈士至今仍未得以正名;天安門的父母親,至今仍夜夜難眠。

近年強調香港人身份的本土主義興起,主張跟中國完全切割,連帶支聯會連年舉辦的 「六四悼念晚會」成為討論的焦點。事實上,近年出現的六四爭論均離不開將悼念六四解釋成與建立本土認同、推動本土主義運動互相衝突,他們反對參與維園六四晚會,理由是晚會的理念是大中華思想,無利於本土化進程,甚至是有衝突的。

我希望在此闡釋,悼念六四非但不等同大中華主義,更在當下堅持追求自立自決、建設民主香港的港人中有莫大的意義。

首先,出席六四悼念晚會,與建立本土香港人身份並無直接關系,反而跟港人的公民意識、民主運動、道德價值息息相關。在二零零八年,有若四萬八千人參與支聯會六四悼念晚會。同年,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身份認同調查發現,認同自己為「香港人」的比例大若為兩成,認同自己為「中國人」的則約為四成。

而在二零一四年六四廿五周年的悼念晚會中,有破紀錄的十八萬人參與;可是港大民調計劃在相同的調查中發現,認同自己為「香港人」的大幅增長至四成,相反認同自己為「中國人」的則只剩不足兩成;以同年更爆發多場以香港這土地為主體的民主運動,當中包括雨傘運動。

由此可見,出席悼念晚會與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以及投身香港民主和社會運動並沒有直接關系,換言之,不是只有認同大中華情意結的港人才會參與悼念晚會。反之,我認為參與六四悼念晚會的人數與港人的公民意識和道德價值有更大的關系。

誠言,當年港人積極投身支援89民運,跟國族主義和身份認同有莫大關系。然而,到了近年,六四悼念晚會已由國族情緒轉化為香港公民道德價值的泉源。自09年起反高鐵起的社會及政治運動,鞏固了港人對民主、公義、自由、自決、個人權利、勇敢對抗不義強權等價值的追求,慢慢地開始建立以價值為根本的香港共同體,進一步確立港人的主體性。

當中,每年的六四悼念晚會則成為一個具震撼力、保存共同體集體回憶、肯定共同體共同價值的儀式。縱使有人批評悼念晚會是「行禮如儀」的儀式,但舉辦和參與這個儀式最大卻不是出於功利計算:既不是如同支聯會說般要「嚇怕中共」才做,也不應如本土派說般「沒有用所以不應做」。

舉辦、參與儀式和悼念最重要的原因其實是出於道德和價值:透過追悼當年在不同時空下跟港人抗擊同一強權的民主烈士,肯定他們為了追求民主、自由和公義的精神、肯定他們勇敢、無私、堅韌、犧性、赤誠的氣魄,並藉比讓共同體成員聚守一堂並立根於共同記憶、歷史、價值,肯定港人在年復年間為了這些價值對抗強權的付出和努力,並為為港人這道德共同體日後的集體行動,提供道德資源和基礎。

參與六四悼念晚會,非是為了肯定支聯會及其領袖。我們可以不同意、不喜歡支聯會及其領袖的抱殘守缺、不思進取,但六四屠城責任一天未得以追究、民主烈士的血債一天未清還,我們決不可摒棄六四悼念晚會這個港人的道德價值泉源,否則,非但是背叛了跟今天港人抗擊同一強權而犧牲的民主先鋒,更會令香港失卻了其道德價值以及歷史進程的根源。

而沒了根,香港前途問題也無從談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