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大中華膠的本土心

廣告
大中華膠的本土心

廣告

文:胡啟敢(投稿)

寫這篇文章,並不是反對港獨,也不是反對自治。我只是反對本土派提出的一種對中國的想像,就是任何香港人擁有中國情懷,都會犧牲香港來成全中國。但現實比想像更加複雜,也有不少例子,其實是中國的因素形塑了香港人,使得香港人出來關心社會,影響香港。

就以十九世紀初的中法戰爭期間,香港工人罷工拒絕為法國船艦修理為例,這除了是中共口中的愛國運動,其實也促成第一波香港人爭取改善勞工待遇的起點。之後就是二十世紀初的省港大罷工,也是香港工人對權利的覺醒,借著中國因素來推動改善自己的待遇。

及後港督金文泰推動教學改革,反對引入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改為引入中國的忠君愛國,君尊臣卑的思想來到香港,以遏止香港人的自立意識,愚弄他們效忠殖民地。由此可見,那怕是殖民地政府,也會利用中國陰暗的一面來鞏固自己的統治權威。

到了七十年代的大學,當時學聯提倡「認中關社」,鼓勵大學生認識中國,了解祖國。而早在五十年代初,不少國民黨和學者流亡到香港,帶來不少中國文化的精華,香港除了再次因為這些南來文化人而堅定了拒共的心態,他們對中國文化的了解亦為日後香港的流行文化發光發熱奠定基礎。可見抱大中華的人並不會威脅香港。

七十年代的大學生也分為「國粹派」(現在的保皇黨前身人物,大多是國粹派)和「社會派」。若果說「國粹派」真的是符合本土派對大中華膠的詮釋,就是中共至上,那怕是犧牲香港也在所不計;那樣子,「社會派」雖然強調了解中國,但認為應該將了解中國的熱情放在香港的社會改革之上,這就不是大中華膠,而是切切實實的本土派了。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這些「社會派」有不少學生加入社會抗爭運動,例如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言之一,以及艇戶事件、反對公屋加租、反對巴士加價等等……一系列爭取社會權益的壓力團體如雨後春筍出現,背後或多或少都有懷抱大中華思想的人參興,可見大中華思想和本土,並不排斥。

到了八九年的北京學運,更加啟蒙了香港人當時爭取民主的決心。香港人在港英政府之下,一直都是重經濟輕政治的動物。但是透過八九民運,香港人切實地上了一堂民主課,知道民主的重要。儘管有很多人因為「六四屠殺」而移民,但是留下來的香港人,大部分都支持香港的民主,這股三十多年來都支持民主的力量,起源正是來自八九愛國民主運動對香港人的啟蒙。本土派當然可以指責領導民主的人士做得不好,但是,香港歷史,不能任由他們歪曲。在香港歷史,大中華思想並未窒礙本土的自我改善運動,除非,這個大中華,指的是愛政權,那就另當別論。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