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對六四的執著,是構成香港人的重要力量

廣告
對六四的執著,是構成香港人的重要力量

廣告

對我而言,六四作為一場歷史血案,我這代以前的香港人就是血案的證人,一切一切實在無法質疑,未敢忘記。猶記得當日看着電視新聞,親眼看着天安門廣場一帶突然熄燈,之後槍聲連連,及後那些披着血的人被送離現場的畫面,沉冤未雪,至今難忘。

當時我們一家流着淚無聲看着電視機,相信絶大部份香港人都一樣,表面上是沉重的靜默,心裏頭卻是連成了一塊,叫自己一定要站在被壓迫的這一方,為這場血案追究到底。這一段歴史,這一份執著,也就是香港人精神面貌的重要構成。

二十多年過去了,很多人似乎把一切淡忘了,但這一切一切,對良知的執着,對公義的追求,卻早已銘刻在我的心裏,成為我成長的重要記憶,性格構成的一部份,根本沒可能切割開去。亦是六四的經驗,啟迪了我對公義的思考,開始去問自己他日可以為社會公義付出什麼。

去六四晚會就是要向殺人兇手顯示這股廿多年來不曾或忘的意志。近年來六四晚會遍地開花我覺得未嘗不是好事,就讓屠夫政權看見,一切都在延展,人民不會忘記!我亦希望,終有一天我們不用再參與六四集會,因為六四冤情終於得到超雪。

後八九的一代未曾經歷這些畫面,對六四沒有大感覺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正如沙士一樣,任何社會危機發生在我們鄰近環境,都會危及我們這個小城市,任由這種重大的不公義存在於我們的環境,讓它延展,亦將對我們構成威脅。

故此,無論今年六月四日大家是否去集會,我希望大家仍會為六四思考、沉澱,亦希望大家能一起致力爭取一個更公義的社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