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六四集會的Inconvenient Truth

廣告
六四集會的Inconvenient Truth

廣告

呢番說話,我等到今日先講,希望有識之士響下年64之前呢364日考慮下。

六四晚會主要係儀式性嘅悼念,呢種儀式為主嘅悼念,即使係由1989年六四百日祭開始已經有人質疑,咁多年嚟,六四晚會嘅形式有過改變,例如話劇、選曲、口號、程序,有支持有反對,不過響2014雨傘之後,其實好多人心態改變咗,純粹響六四表達拒絕遺忘已經唔能夠號召到更多人。

愈來愈多人想有更多深入嘅討論、反省,想思考六四屠殺與自身嘅關係,絕對係好事。尤其是對六四冇親身記憶嘅人,佢地更加會問悼念嘅意義、與香港社會嘅關係。

如果去維園晚會唔能夠做到以上嘅嘢,佢地會選擇做到嘅地方,唔理係港大定中大。

六四屠殺呢個問題,唔同意識形態嘅陣營會有唔同解讀,將悼念六四屠殺同佢地嘅政治理念扣連,例如台灣政壇會將六四同sell台灣民主價值連繫,咁擁抱本土價值嘅組織,就會將六四同香港前途扣連。至於支聯會都有,就係支援中國民主運動(雖然實際上係訊息同情感上支持),之前講過雨傘精神、爭取普選,不過似乎都唔係主線。

咁支聯會有冇錯?冇。不過inconvenient truth 係,當中國人身份認同愈來低嘅時候,支聯會講緊嘅議程愈來愈少人投入支持。支聯會唔正視呢個inconvenient truth,只會流失更多人。

你或者會問,咁你又去維園?我係89年嘅細路,六四屠殺對我感情上有羈絆,我希望參與最有規模嘅悼念,算係對天安門母親呢啲仍然受迫害嘅人一點精神支持,所以我寧願俾人話我戇居,我都係去。不過我係網台精,我係會聽番晒中大、港大嘅論壇錄音(如果有),知性上我係想聽深化討論的。對於維園羈絆比較細而想有更多思考嘅人,佢地去咗中大港大,正常不過,冇咩值得批評,支聯會嘅人唔該唔好跌入世代之爭嘅設計,世代之爭,永遠都係年輕嘅一方有利;我呢番說話亦係講俾X人港豬覺得自己好型嘅人聽。須知道響六四晚上,吃喝玩樂緊,對民主價值、香港前途I don't .... care 嘅人大有人在,仍然去悼念或者尋求反思嘅每一個人都值得尊重。

最後呢段說話,唔只講俾支聯會嘅人聽,亦係講俾X人港豬覺得自己好型嘅人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