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桂林日市」賣熟食抗領展 劉小麗:還小市民公共空間

「桂林日市」賣熟食抗領展  劉小麗:還小市民公共空間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小麗民主教室昨日(6月5日)下午在黃大仙中心南館外舉辦「桂林日市──抗衡領展」墟市,是繼早前的深水埗和美孚後第三次發起墟市活動。今次日市的形式有別於過往,活動開始時雖和過往一樣以自由定價形式擺檔,到中段時間有攤檔改為定價擺賣,並即場明火加熱熟食。教室創辦人、大專講師劉小麗對獨媒表示,改變擺賣形式的目的是利用公民抗命對抗領展,要求領展將公共空間還給市民,和令市民反思小販制度的不合理。

劉小麗指出,領展不停翻新商場和街市,要求各商戶自資翻新店舖,又不斷加租甚至不予續約,扼殺他們的生存空間,再大量引入連鎖店,造成壟斷。她認為這不但加重居民的經濟負擔,更減少了他們消費的選擇。

籌備日市困難 劉小麗:最緊要是市民開心

領展目前在黃大仙持有多個物業,黃大仙中心是區內其中一個大型商場,屬於領展重點發展的商場。黃大仙中心由南館和北館組成,南館原名黃大仙中心,領展在2009年翻新商場,改稱黃大仙中心南館;而北館原稱龍翔廣場,經多次翻新後於2014年改稱黃大仙中心北館,兩者統稱為黃大仙中心。劉小麗續指出,黃大仙中心內的連鎖店佔整體舖位超過五成,迫使居民每日都要捱貴貨。

19

劉又表示,擺設墟市是為了展現小販美好的一面,而小販的形象差是受到政府的污名化。售賣小飾物的檔主娟姨認為,小販是香港的一部分,政府不應欺壓小市民。

談及今次活動的籌備過程,劉小麗指出,每次籌備日市都需要用兩至三星期,除了招募檔主,亦要考慮到活動的背後理念和意義;而過程中還需要向檔主講解自由定價的概念和相關的法律問題。劉小麗稱,組織活動的過程困難,每次都要找不同小販,而自由定價方面更難以處理,因小販需要考慮成本及收入,又要顧及法律風險。

劉認為今次桂林日市的成果很好,因為之前舉辦桂林日市都是靠支持者來幫襯,但今次是黃大仙居民主動撐場。劉表示未來仍會繼續舉行日市,「每次舉行日市都令我更有動力,因為可以令市民感到開心」。

20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區諾軒都有參與,並擺設攤檔。墟市共有6檔熟食,包括啫喱、豆腐花和茶醋等,還有14檔乾貨,如售賣小飾物、二手衫和二手書等,更有檔主向途人派扭波和繪畫人像畫。

除了壟斷商場和街市,近月領展車位問題亦備受爭議。黃大仙中心南北館均設有多層停車場,當中毗鄰南館的多層停車場大廈內設領展分區管理中心。在兩個月前,有政黨及車主發起慢駛遊行,車隊駛至該管理中心抗議領展調高車位租金,及取消固定車位並改為浮動車位出租。

問到會如何處理領展車位問題,劉稱自己需要進一步思考,但認為商場和街市是小市民生活的重要一部分,最為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例如這些地方本來是長者的聚腳點,由於受到領展的壟斷,「長者連微小嘅開心都冇埋。」

46
陳伯

市民小販支持墟市

繼早前深水埗和美孚的桂林日市,售賣豆腐花的陳伯今次再擺檔。陳伯支持小販行業,認為這是低下階層市民的重要搵食方法。陳指香港的工業式微,很多人都處於半失業狀態,小販行業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空間,一個機會」。

52
朱婆婆

售賣衣服的朱婆婆表示,在桂林日市擺檔感到安心,因為食環署不能充公她的貨物。朱對記者講述經歷時表現激動,指自己曾到葵芳擺檔,但檔口仍未準備好,貨物就被食環處人員充公,最後更未能拿回貨物。

朱認為政府沒有理會窮人的困苦,沒有解決貧富懸殊,只會欺壓基層市民:「政府啲官一年幾十萬人工,但喺到做緊咩?退休金又唔畀,我哋打工得幾千銀,根本養唔到老。」朱又表示,領展不合理的租金導致物價騰貴,最後落在消費者身上。

參加日市的居民方小姐指,自己有點擔心小販攤檔的食物質素出現問題,認為最好的方式是向政府爭取小販合法販賣。方又表示,自己平日多數會光顧非領展旗下的商場。

方亦提到,現時區內的領展商場少了很多小店,而最近黃大仙中心街市結業對她生活也有影響,常常要走到較遠的大成街街市買餸,認為這會對長者尤其不便。

記者︰林曉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