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社運

你看得懂那三個水桶麼?——中國律師的抗爭

你看得懂那三個水桶麼?——中國律師的抗爭
廣告

廣告

圖中的三位女士,是「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中的律師家屬,她們在天津市檢察院及法院外高舉水桶抗議,喻意「桶桶(通通)被抓」,水桶身上有「支持你」、「相信你」等字句。

這樣微弱的抗爭,不要說身處香港的我們,就是路過的天津市民,大概也看不懂,包括那幾個水桶。這讓我想起今年六四前,有某位本土派傾向的大學學生會會長說,二十七年前的中國人爭取民主,二十七年後的中國人甘心服從專制。這種無知,一半是立場認同先行,自我欺騙,一半是因為抗爭困難與微弱,不容易讓連報紙也不多看的大學生知道及體會,至於中國大陸居民,他們大概只見過自由行旅客與學校裡的內地生,看不到或不願看懂中國大陸的社會反抗。

1989年後,北京天安門廣場的確不再有學生運動,沒有全國性的民主運動或工人運動,理由很簡單,那是坦克車子彈打造的資本主義專政,是警察國家監控力度與日俱增的強國,誰有能力再發動這種形式這種規模的抗爭?但是,坦克車與子彈再可怕,警察國家再進化,也沒有打掉地方性、事件性的抗爭行動,有西方學者稱之為細胞式(cellular form)的抗爭--大量一個又一個孤立此起彼伏的抗爭。2013年,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的藍皮書估計,一年超過十萬宗,大部份人也相信這個數字大大低估了。

近年較為讓外界注意的,是律師的抗爭。維權律師參與法律抗爭,因而被迫害的例子全國無時無刻都發生。如去年底判刑的浦志強,曾是一位英雄兼明星級的維權律師,被控「煽動民族仇恨罪」、「尋釁滋事罪」、判刑及吊銷律師執照。此外,去年7月發生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便是一例。過百名律師由7月上旬至2016年1月被逮捕,有些失踪,有些被拘留,有些被控「煽動顛覆罪」。

不過,事件遠沒有落幕。除了家屬要找回他們的親人外,仍然有律師願意為他們當辯護人,當然,被捕律師的律師也會被捕。今天,天津市有四位律師為了李和平、王宇、劉四新、翟岩民等辯護,卻遭警察圍捕。

律師遭受打壓,似乎沒有令他們噤若寒蟬,他們把握任何機會發聲及行動,特別是遇到相對沒有那麼敏感的事件。兩天前,《蘋果日報》報導了廣西南寧市律師吳良述遭法警搶奪手機、毆打及扯爛衣褲,律師遭扯爛褲子,拿著公事包站在法院外的照片,網絡馬上瘋傳。值得注意的不單是這位露出大腿的可憐兼聰明的律師,還有接著800 位律師的聯合聲明(據說是業界罕見的行動),要求調查事件及懲處相關執法人員

情況有點像早前的雷洋事件,人民大學不同級別的校友海量聯署信,要求公正徹查。在高壓下這種持久不衰的群眾壓力不容小覷。

人心沒有死,不同社會的反抗力量,需要用不同尺度,更用心地去了解,這不是某些膚淺的「族群認同」幫得上忙的。

(圖片來自互聯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