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同志運動爭取的是平權,還是霸權?

同志運動爭取的是平權,還是霸權?
廣告

廣告

最近傳媒報道一跨性別人士的國際組織已與本港的同類機構Out in HK合作,預備推動主辦單位選擇香港在二○二二年成為主辦國際性「同志運動會」(Gay Games)的地方。據說,現在已將香港列為最後被評選的十七個主辦城市之列。它們挾着為跨性別人士爭取平權和教育市民為其神聖任務,還聲稱可為主辦城市帶來可觀的經濟收益,因此項「盛事」會吸引其他國家過萬的跨性別人士,趁運動會舉行期間,順道到訪香港,但這些是否「理直氣壯」的原因?

第一,香港政府過去所舉行的國際性的運動競技,都是以運動類別或區域作界別,去進行公平競技。全球最權威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只會因顧及傷健人士不同競技的能力差別,才另設殘奧,以達致為他們提供特別安排的平等競技的運動會。「同志運動會」未能符合以上的任何界別和需要,以促使政府須支持此活動,更遑論開方便之門,使用公帑去支持這些「特權」人士,主辦全港參與的「國際性事」!

夾雜「銅臭」金錢利益

第二,同運人士一面說他們推動人權,但卻將此崇高理想的原則夾雜着「銅臭」的金錢利益。體育運動是推動公平競技,鼓勵市民注重身體健康,投入強身健體的正常生活,為何他們要談經濟利益,去污蔑體育運動的神聖目的?

第三,香港是否需要通過這種方法,去教導如何與跨性別人士相處;更談不上這些人士在生活上是否活在「危機」中,而要使用不同的方法「硬銷」平權概念。事實上,每年同運人士已舉行不同形式的活動,包括同志遊行、音樂會,去宣傳及爭取「平權」,但請他們不要自我封鎖和隔離,以特別群組舉行專有活動,如要傳揚,理應參與多元化和普及性質的國際運動會。

第四,真正推廣運動會是不計成本和考慮經濟利益,像香港政府在幾年前主辦的東亞運動會,便是明知蝕本,也要舉辦,就是為推廣運動的崇高理想和樹立在區域的形象,讓本港的運動員能有國際競賽經驗。其間足球的輝煌成績雖是始料不及,但卻為本土的衰落足運,燃點新的希望,但「同志運動會」可以達到這些成效嗎?縱使可能如他們聲稱的短期經濟利益,但有沒有估計他們實際鼓吹的「性解放」行動,對香港的倫理道德觀念,會帶來無可計算的損失,那不是區區幾百萬的一次過經濟進帳能負擔的長期經濟損失,最後,大眾市民要對這些巧立名目的活動說不,香港市民才得到真正益處!

束健銘大律師

註:刊登於《星島日報》,A13版來論,2016年6月5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