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不論大中華還是本土,是時候拿出具體方案來辯論了

廣告
不論大中華還是本土,是時候拿出具體方案來辯論了

廣告

建設民主中國和建設民主香港,爭論了幾天還沒有完。中大周豎峰在電台上說,推動香港民主但不推翻中共會比較容易,接著又是一翻辯論。

其實沒布什麼好爭拗的。得罪講句,支聯會說「建設民主中國」實際上比較像「等待民主中國」,所謂建設,其實只是精神上同訊息上嘅支援,由台上到台下似乎沒幾多人真的會落手落腳發動實質行動對付北京極權政府。這樣的建設民主中國,其實跟建設民主香港沒有什麼衝突,除非你相信你不再說民主中國,跟中共談判會比較容易。

下一點,推動香港民主。我又得罪講句,泛民的確是爭取不到普選,佔領也爭取不到普選。民主黨帶頭密室談判那班人,絕對是老襯,中共在談判時引誘他們相信的事例如逐步民主化,2017做到普選之類,全部都是天仙局,民主黨和民協當了冤大頭。區議會選舉前我在文章中說,何俊仁和馮檢基選不到是抵死。

到正題,推動香港民主但不推翻中共會不會比較容易?

要推動香港民主但不推翻中共的話,那代表要和中共搏奕的同時,中共會退讓;或者中共實際上控制不了香港,被迫放棄控制。問題來了,不推翻中共,只要求按《基本法》實行普選的素求不是未試過,但在過去十年不斷被中共落閘放狗,那麼現在如何令中共讓步呢?周豎峰所講的香港「實力」在哪裡呢?怎樣才可以用這種「實力」令中共就範?那是不是建基於一個等待「支爆*」的大前提?

這些問題,不只是周豎峰,而是所有政治團體必須回答。

政治運動sell的是願景,但同時也要sell實現願景的方法。印象中周豎峰提過要在六四之後號召討論香港前途問題。

我對這種討論有期待。不論是學生組織、政黨、意見領袖、學術界也需要提出實質的綱領和計劃,才可以令人信服,不理你要永續基本法、基本法下普選、重寫基本法、建國、歸英、聯合國託管、廣東大城邦,也要有具體實行嘅方法,而不是只有仇恨動員或者情感動員,否則那根本土派罵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只有口號沒什麼分別。

自從2014中共態度轉趨強硬、雨傘革命失敗,純粹爭取普選的希望已經幻滅到不能再幻滅。在如何爭取普選這個問題上,基本上所有政團提出過的建議似乎沒有用,經歷過這麼多,失望得那麼徹底之後,公眾不會輕易信任或投票給政團。

誰能具體地提出下一步香港應該如何做、承諾會落手做,才可以得到支持。

其實支聯會、泛民政黨、本土派也知道,中國現在的情況在不久的將來會有大變。其實大家也在等那一刻,就好像當年蘇共自顧不暇的時候,東歐各國共產政權紛紛崩潰一樣。在這一刻,請各方拿出具體方案給選民看看。

* 支爆:支那爆破,起初是網絡用語,用來形容中國經濟泡沫爆破,經濟危機引發管治危機的情況。

廣告